JosephBeuys

ELLE Decoration (China) - - 关注 -

被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誉为“二战后最重要的德国艺术家”,约瑟夫·博伊斯(JosephBeuys)却险些于二战的炮火中罹难。1943年,Beuys驾驶的战斗机在德苏边境的一个无人之地坠毁后,当地鞑靼人用动物油脂、奶制品和毛毡将他从死神手中拉回。10年后,当Beuys离开杜塞尔多夫美术学院陷入精神分裂的边缘时,好友凡·格林腾兄弟和他们的母亲再一次让他感受到人性的善良与心灵的光芒。于是,他开始用油脂、毛毡、黄铜、铸铁,甚至他自己的身体和人生作为创作工具,来激发更深意义上的真善美。从他的代表作《油脂椅》、《驮包》、《奥斯威辛圣骨箱》和《如何向死兔子讲解图画》中,我们很难用传统的眼光来获得艺术的美感。尽管方法有些令人费解,但他的意图十分明确——希望通过艺术来表达社会功能以及艺术的愈合潜能。Beuys相信每个人,从根本上说,都是一个精神存在,“我们所想象的世界必须涵盖所有无形的能量,尽管这样的能量已经与我们渐行渐远。”在他最为迷茫与困惑的时候,是那些原本不相识的人们给予了他第二次生命,格林腾兄弟的母亲曾对他说,“这个世界上帮助我们的有很多——不止是人。”这句无意识的叮嘱为Beuys的艺术观做出了最通俗的注脚:关注人、人以外的物种,以及人类周遭的生存环境。打开了传统的思维定式,我们便不难理解为何他要向死去的野兔解释作品,也会愿意参与他的《七千棵橡树》。1982年,Beuys用7000块玄武石搭建了一个三角堆,只要付一笔钱,每个人都可以“领取”其中的一块石头,而每块石头所筹集的资金则用于种一棵橡树。这起事件在许多人心中掀起了涟漪,其中就有因“垂直森林”而闻名于世的意大利著名建筑师斯坦法诺·博埃里(Stefano Boeri)。Beuys宣称“人人都是艺术家”,所有人都应该用自己的力量去雕琢“社会”这尊巨大的雕塑,而这样的思考在当今世界仍然意义非凡。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