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uet in HARMONY

玩弄东西

ELLE Decoration (China) - - 在上海 -

“家,就是一转身能取到东西的地方,”汪昶行坐在低矮的沙发上诠释着他对家的理解,“在这里,我可以做任何想做的事情。”说着,他起身开启了沙发对面的黑胶碟,伴着略显嬉皮士随性的爵士曲调,宽松与舒心的状态着实“玩到家”了,又仿佛于忽然间理解了设计师将自己工作室取名“弄”的寓意:弄,把玩也。每年都会抽出一个月去旅行,如今已玩遍五十余个国家的三百多座城市的汪昶行,对旅行所得如数家珍,“好看的东西错过了也就没了,所以不管是否有用,我先买回来,总有地方放的。”

没有对原有的精装房做过多的结构变动,只是简单地对空间进行了梳理。将客厅旁的一间房间打通做成开放式书房,而留下的承重墙用黄铜包裹,随着时光的流逝,黄铜表面已显现出自然的花纹。沉闷的吊顶被拆除,露出了干净洗练的线条。刚开始入住的一年,也是这个家逐渐“软化”的过程,因大理石地面过于冰冷,汪昶行就干脆铺满地毯,不管“菲利普”是否对它具有破坏力。

“家是生活出来的,”汪昶行说,入住一年之后,屋内的主要家具才陆续到达。就在进门处,来自Cassina的黑色限量帆船书架是汪昶行的最爱,这件由意大利设计师弗兰克・阿比尼(FrancoAlbini)于1940年为自己家设计的限量经典,让主人足足等候了一年半,并花费了一整天才安装完成。永恒的美经得起时间的考验,而陈列于一片片轻盈玻璃之上的并不是书,而是设计师旅行途中的记忆:日本艺术家奈良美智的瓷狗音响,ArtNouveau(新艺术运动)风格茶壶,西班牙设计师Jamie Hayon的瓷瓶,法国设计师PhilippeStarck的外星人榨汁机,Bauhaus学院的石膏模型,还有各式茶具、酒具、Vitra摆件和艺术装饰,非眼花缭乱不足以形容。

至此,你若将汪昶行归结为一名完全被西化的设计师,未免有失偏颇。就在书架的斜对面,一幅由清末书法家伊秉绶撰写的篆隶单联“业继前修”,道出了汪昶行在“信手拈来玩设计”背后多年的修炼历程。自幼受父亲熏陶,汪昶行具有深厚的中国书画功底,只是在开放式的教育理念下,他游走在艺术、建筑与设计的边缘,演绎着“没有确定性只有可能性”的人生信条,“与建筑相比,我更喜欢小尺度空间,毕竟一个人有70%的时间在室内度过,真正与生活发生关系的正是室内。”

沿着走廊径直向前,便是汪昶行的卧室与衣帽间,原本宽敞的卧室被刻意缩小,衣帽间的门却被换上了玻璃,在视野上营造出拉伸之感。有趣的是,玻璃门上的门把手并不统一,它们是某次欧洲旅行中被屋主从跳蚤市场选回的旧物。“一中一西,本就带着差异和冲突,没有什么是配不在一起的,没有什么是不可以蒙太奇的。”这便是汪昶行的设计哲学,而此时,他又引我们来到了一件“中西合璧”的立柜面前,“这件清末维多利亚风格的老柜子是法国人做的东方家具,顶部非对称的装饰手法尤显韵味。”透过柜门的玻璃,我们可以清晰地看见设计师多年收藏的车模和红酒。

尽管只有十分之一的时间在家中停留,汪昶行却喜欢隔三差五地邀上朋友来家中开派对。又或是在独处时的夜深时分,他燃起壁炉,一杯红酒配音乐,黑胶碟中的古典韵律与壁炉中时而发出的吱吱烧柴声混搭成另一曲“蒙太奇”式乐章,任身心彻底放松。这不正是家能赋予生活的意义吗?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