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研究中产的书

ELLE Men - - /卷首语/ - 资深专题编辑韩见

傅高义1958-1960年在东京市郊进行田野调查,研究日本的“新中产阶级”,那是他的学术成名作。令他惊讶的是,如今不止是中国的出版社(上海译文出版社于今年引进出版了《日本新中产阶级》一书),整个中国社会如今都开始关心这个他于半世纪以前提出的概念。

无论怎么强调中国的“中产阶级”和西方以及日本都有很大差异,能否套用这个概念还不好说,但在我们可见的媒体上,关于“中国新中产”的讨论也已经进行了数年。有定量研究这一群体的行业分布、购买力水平的,也有定性研究价值观和审美倾向的,煞有介事。但此类所谓研究价值最大化的时刻,很可能仅仅是当我们想购买一件财力所不太能及的商品时,用它自我说服的瞬间——因为“中产”必须通过“差异化消费”来定义(想象)自己。

“新中产”的集体目标里还有什么呢?拥有N个N年多次往返签证,一张绿卡就更好,一到假期说走就走;让子女通过教育超越现在的阶层,为此不惜倾尽家财。前者表明他们的理想生活绝不是此时此地此刻,后者表明他们自己也不相信自己的生活终极理想可以在此一辈实现。一个寄望于彼在的阶级是很难停止空虚和焦虑的吧,除非他们停下来审视,在当下找到真正有价值的东西。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