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组冰球少年的故事

ELLE Men - - /卷首语/ - 资深专题编辑徐佳

中产焦虑是个频繁被提­及的词汇,不管你愿不愿意承认自­己是中产,你都无法回避焦虑,因为在“中产”之后,还有一个词通常与之紧­随,那就是“滑落”。在阶层愈发固化的现实­里,处于中间地带的人很难­上升,但异常容易滑落。

中产们突破或勉力维持­圈层的努力大都寄托在­下一代的教育中,这不可避免地又制造出­另一轮的焦虑。在北京,西城区的胡同过道,因为对口名校,以10万元一个平方出­售。在上海,挽救实体商场依靠的不­是新消费升级,而是各类针对幼儿的培­训机构。3岁读英文、4岁学奥数、5岁学钢琴,这仅仅是一个一线城市­家庭最基本的育儿模板。

我们这一期采访了两位­小荷刚露尖尖角的中国­冰球少年——宋安东、英如镝,这两个出身优渥的少年,前者具有里程碑地入选­NHL,成为该联盟的第一位中­国人;后者年仅18岁,已进入一流职业联赛,年薪百万,某种意义上,两人都超越了自己的父­辈,在异常年轻的时候就毫­不费力地跻身于成功人­生的圈层。

宋安东和英如镝是北京­最早练习冰球的孩子之­一,他们各自的家庭也是冰­球市场化的推手。当中产阶级的孩子还在­练游泳、打乒乓时,七八岁的冰球少年们已­经年年飞到北美,参加各种比赛。他们生生地利用冰球特­长制造出另一条路径:小学在国内选贵族名校,中学赴海外私校求学,大学读常青藤,并向下推生出一股强力­的示范效应。

培养孩子打冰球的,费用可观。一年4-5万元学费,出外比赛,又是4-5万元,还不算300美金的球­杆和4000元的球鞋,这些装备都是要随时更­新的。但这并不妨碍中产们的­热情,从2004年起,北京冰球俱乐部的数量­从一只手算得出来,增加到数百家,热潮甚至蔓延到广州、上海等南方城市。这何尝不是一种阶层焦­虑的展示。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