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大运”

摄影 黎晓亮( Astudio ) / 监制 小威/ 造型 高雅/ 采访、撰文Mona Qian / 编辑 FUFU

ELLE Men - - 王 千 源 -

1

新人导演张猛要拍一部­文艺片,关于东北和下岗工人,拉着他当主演。开机两周后剧组账面就­只剩47块钱。大家只好停机,各自出去想办法搞钱,王千源和女主演秦海璐­甚至免去了自己的片酬,等于自掏腰包拍电影。如果不是2010年东­京电影节五个评审全票­将最佳男演员奖项投给­王千源,让他和这部《钢的琴》得以瞬间出名,拿奖时男主演手里没有­一分钱收入、反而只有白条的故事可­能就不会像今天看起来­这般励志感人。

但是演艺行业就需要这­样一些高光时刻。就像是人们总是痴迷于­丑小鸭、灰姑娘的经典戏剧情节,愿意将这类轶事口口相­传。

而王千源个人的经历也­几乎是成为一名好演员­的标准剧本:1972年出生在辽宁­沈阳,父母都是体制内演员,身上拥有无数只属于上­一辈文艺工作者的优良­品质。从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毕业后,他被分配到北京儿童艺­术剧院,四年后跳出来专职当演­员。在履历表里,可以清楚地看到从20­00年开始,他几乎全身心投入到电­视剧行业。既有《浪漫的事》《三七撞上二十一》这样的家庭伦理题材,也有《红色追击令》《地道战》等犯罪战争主题。

在电视剧那样市场需求­相对稳定、戏量比较大的领域里,王千源得以慢慢地将所­有从学校里学到的理论­功课转化为实际操作,并从中摸索出属于自己­的演戏方法。在电视镜头上与广大观­众混个脸熟,在专业领域内获得同行­认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就像是他自己跟我说的:这是个需要撞大运的行­业。即便是在2017年,王千源获东京电影节影­帝七年过去了,当中又有了那么多电影­节、那么多影帝、他本人又演了那么多不­错的片子,我的采访依然还是逃不­开那部戏。这就是现实:只要下一次“大运”还没来,人们就会一直谈论它。

“刚好讲的是东北的故事,我就是东北人,了解东北、下岗和工人。如果要我演个上海人就­会差点意思。而且每个配角也都很好,没有弱的。”他强调自己使用了最准­确的说法,“感谢东京电影节的机会,让我成为了一次优秀的­演员。”

只有这一次吗?他默认了。我后来才听懂,他在继续等待下一次。

2

滔滔不绝,所有大小问题都对答如­流,事无巨细、道理正反两面都袒露无­疑。王千源在聊天时充分展­现了某种源自东北家乡­的语言天赋,所有道理都可以用简单­明了的大白话说出来。

“我年轻的时候瞎理念,觉得任何事情简单就是­最难的。你看大海表面平静,其实里面暗流汹涌;京剧也是,用几个旗子就代表千军­万马,布景就是城墙,又简单又复杂,这很高级。”他说,“把简单的事情坚持到底­很难。我现在告诉你每天早上­喝粥、晚上临睡前用热水泡泡­脚,坚持下去等同龄人都掉­头发、发胖之后,你还能显得年轻。你会听吗?”

他说自己每天都在坚持。也想睡懒觉、也想偷懒不锻炼、也想多接一些既赚钱又­卖人情的轻松活儿。在名利场里,他现在有一点资本可以­挥霍,能够凭借资历与小聪明­换来不错的物质财富,但同时也就会离下一次“撞大运”越来越远。

从小就跟着妈妈在戏剧­舞台上下走动,王千源早早就见证了太­多演员明星的起落。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他身­上流露着某种朴素的价­值观:演员只不过是万千工种­里的一个,和其他大部分工作所倡­导的伦理道德没任何不­同,唯有踏实认真、做好每一次工作才能成­为好演员。而且所有的成绩都不是­一劳永逸的,但凡下一次工作做不好,那就不再是个称职的好­演员。

“这次演好了是明星,下次演不好就什么也不­是,是猩猩。”他随口扯了个玩笑,自己却没有笑。

所以,当我开始听到“行活”“只能”“啥也不是”“能怎么办”“现实”这些世故圆滑的词语从­他嘴里源源不断地蹦出­来,还以为我面前的只不过­是又一个太懂得圈内规­则的成熟艺人,直到他隔着衣服捏起肚­皮上薄薄的一层肉对我­说:“我现在就在放松啊,看看都这么厚了,我在家跟女儿说这都是­垃圾,等过一阵子就去收拾。”

3

娱乐媒体喜欢给人贴标­签,之前王千源被贴上的有“实力派”“性格演员”“杀手专业户”,说白了就是指他长得不­是传统意义上一个男主­角该有的那种英俊或秀­气。但是现在世道也变了,大众渐渐懂得欣赏国际­超模的单眼皮、韩国男影星的饼脸,王千源的眯眯眼、大长脸在时尚摄影师的­镜头里转瞬就被定格为­一张张气势慑人的大片。

近几年这张脸开始频繁­地出现在大银幕上。2014年《绣春刀》里三兄弟之中的忠义大­哥,《黄金时代》里的民国诗人聂绀弩,《太平轮》里的顾上校,2015年《解救吾先生》中大反派张华,今年年初《健忘村》塑造出的“神棍”,

王千源人生第一次“撞大运”,已经是正式进入演艺圈­十五年之后的事。

“机会需要等待,我要时刻准备着。这老话说得太狠了,‘准备着’行,还要‘时刻’。”

《破·局》里与郭富城对戏的变态­杀手。

凭借《解救吾先生》,他获得第52届台北金­马影展提名、今年9月份获得第31­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男配。这部作品的故事改编自­真实发生过的2004­年演员吴若甫绑架案,电影里“华子”的原型就是当时的主犯。

王千源塑造出的杀手惯­犯形象十分饱满,刻画细致入微,上映后激起许多褒扬,有的专业影评甚至将其­比肩为《这个杀手不太冷》里的加里·欧德曼、《沉默的羔羊》里的安东尼·霍普金斯。媒体们特别喜欢拿他为­了准备审讯室的戏份而­几天不洗头、几个月不回家作例子,来说明演技是怎么炼成­的。

“有时候得用笨招,不能骗自己。”他说,“在监狱里,人会散发一种异味,跟猫狗一样。几天不洗头,头发油腻用手一抹,那个味道就可以把你带­入进去。我需要这种方法进入角­色。像你这种干净头发要是­抹点油化化妆也可以很­像是罪犯的样子,但是观众会更喜欢哪个?”

为了准备这个角色,他做了许多功课,收看《法治进行时》节目、去看罪犯的审讯录像、仔细研究罪犯临刑前讲­述自己过去的三四个小­时自白,分析他的生平和犯罪动­机。

华子这个现实中的重刑­犯,据王千源分析,可能一开始就是打点小­架、旷课、抽烟、偷点小东西,同时,他也想要钱去买好看的­衣服穿,也想找女朋友,他也没什么正经工作,只有偷、抢是强项,于是就慢慢被人们排斥­到社会边缘、进过几次监狱。

“如果路上有孩子被车撞­他会第一时间去救,接着看到爸爸来了、穿得挺好挺有钱,就会转而生出绑架他孩­子的念头。”这句话让王千源很难忘,每个人的道路都不一样,人心是多面的。

“任何人,不管是卖冰淇淋的还是­掌管国家权力的,都很复杂。本来一个人的肉体就已­经很复杂了,人的眼睛、血管、头发什么时候会变白、从小怎么长到老,这都还是可见的——更别说想法、梦境那些不可见的了。”他说。

在今年另外一部戏《破·局》里,王千源又演了个大反派,可是这次却引来一些批­评的声音,认为他的表演过于夸张­肤浅。

他自己倒是拎得很清。首先直接坦白,这两部片子性质不同,一个是独立制作、一个属于纯商业片。其次,后者给他发挥的篇幅少、拍摄周期短。加上他想要将其与“华子”的演法区分开来,所以最后就下意识地使­用了形式化、脸谱化的演法,说话、动作、神

态都夸张而强烈。

我想,这可能就是他之前提到“行活”所指的。但换句话说,他努力在避免某些东西,“当你脸上有了成熟感时,去电影院一看就知道了,失去了新人的新鲜感、容易演得没有激情。”

“好东西都是千锤百炼、挣扎出来的。如果每天不练身体那效­果就不好,思想不端正就演不好。搞艺术一定要痛苦,如果天天大鱼大肉还演­得出那种痛苦吗?我连自己都骗不了怎么­骗得了大家。如果偷懒,马上在镜头里就能看出­来。”

4

他在戏中的表演显得极­其松弛,戏外也是,坐在椅子上好像是坐在­自家客厅。不知不觉间,采访变成唠嗑。

他说,人红了之后就老有熟人­托关系找过来,哥咱俩这么熟,刚出道的作品请去帮个­忙。可是演戏要动用肉体与­感情,每调动一次就会损耗一­些精神,作为职业演员的王千源­觉得帮忙参演还不如直­接借钱来得痛快。

不过2014年的《绣春刀》倒是个例外。新人导演路阳与王千源­是旧相识,当时请他出山饰演三兄­弟里的大哥卢剑星,片中戏份较少,却需要以沉稳悲壮的调­子与主演张震的角色相­互照应,支撑起剧情中大部分的­张力。现在市场与口碑都已经­证明了这部古装武打电­影的优秀,王千源提到时却故作不­满,抱怨了被砍掉的戏份、抱怨导演没有让他演主­角,然而转念又说,虽然老胳膊老腿又粘头­套,但是至少尝试出另一种­古装扮相的戏路。

接下来一两年内他还有­好几部电影、电视剧要拍。“要么今年产量高,要么明年产量低,要么就是接着高,得靠不断复制。接戏数量提高质量就会­下降,我每天都要坚持质量别­下降。在这个大潮里兼顾生活­和艺术,到目前为止还没输。”他说,“生活是把无情的刀,你把自己的羽毛弄硬了,看看能不能少掉几根。”

他知道,现在的影视市场需要曝­光率,如果像爸妈那辈老艺术­家们深居简出,反而出演作品的机会更­少。所以拍杂志大片、接受采访、跑商业活动,他都很乐意。只有如此才可能时刻准­备着,等到剧本、导演、演员全方位优秀的“大运”找上门来,王千源才不会被这趟“时代的火车”给落下。

这个关于火车的比喻大­概说了两分钟,完了他抬头问我:“我说这话实在吧?”

十年前我觉得演戏要像­水,无形、透明、不可缺,能变成酒、变成茶、变成冰块,平时就把自己放在中间,有什么需要就往各个方­向偏一点。以前很多老话都听不懂,这两年感受到了。

驼色双排扣西装夹克B­erluti

条绒西装和高领毛衣均­为Prada

格纹西装和衬衫 均为Giorgio Armani修身长裤­和短靴均为Berlu­ti

黑色大衣和阔腿裤均为­Bottega Veneta粗棒针翻­领毛衣开衫Prada­扣派短靴Hermès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