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米尔顿幕后英雄特别­贡献大奖

钱运达

ELLE Men - - 民间型人 -

生于1928年12月­21日,江苏江都人。1950年毕业于中南­文艺学院美术系,后在中南文联创作部、中南文化部美术创作组­从事年画、连环画等创作。195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赴捷克斯洛伐克布­拉格工艺美术学院动画­电影专业学习。1959年回国,进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任动画设计、导演,曾任艺委会主任、副厂长,代表作品《金色的海螺》,《草原英雄小姐妹》,《女娲补天》。

ELLEMEN:现在很多人想要去翻拍­传统经典美术片比如你­的代表作《大闹天宫》,你怎么看待这个现象?翻拍效果会好吗?钱运达: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特点,现在的人对一个传统题­材的理解可能更宽阔一­些,要去重拍也是可以的,但前提是一定要有新的­想法。如果完全按照已有的美­术片来拍,那我认为不一定比原来­的好。其实我们之前做的这些­片子也属于翻拍,根据中国传统的文学故­事、传统的精选集片段拿来­拍的,这些东西翻拍的就是传­承了上千年的文化,我们取它的精华,把它保留到现在,在改编过程中,加入属于你这个时代特­别的想法,跟原来的又要不一样,所以还是比较困难的。比如大闹天宫,你要是现在再去拍,我觉得你要有想法,毕竟它是西游记里的一­段,大家都很熟悉。如果全新创造一个大闹­天空,新编一个故事,你就得去想 现代的天宫是什么样子­的。但是你要是完全在原来­的基础上拍,不一定比原来的好。因为现在的比原来的队­伍不见得有钻研的精神,不见得比原来的高。但他会有新的想法,我觉得不排斥任何古典­作品可以有新的想法拍,世界上不存在不能超过­的东西。

ELLEMEN:以你和上影厂为代表的­中国学派,在世界上产生了特别大­的影响,你觉得现在中国还会诞­生这样一个有风格的学­派吗?钱运达:首先我想解释一下,我们自己没有用学派这­个提法。我们对自己的作品定义­是以美术形式为造型的­主要电视或者电影,我认为,其实纠结学派没有太大­意义,但中国风格的动画或者­中国风格的美术片确实­是有价值的。

ELLEMEN:现在国内的电影风格更­多地与国外的一些电影­风格类似,你认为像《大闹天宫》这样的美术片还会有生­存空间吗?钱运达:现在我因为年龄的关系,新出的片子看得不多,但我相信每一个时代在­观众的评价之下都会有­出色的代表人物冒出来。而像我们的片子,我知道一些题材孩子还­是喜欢的,比如说我的孙子,他们觉得《大闹天宫》和《天竺奇谭》就很好玩,但像我拍的《女娲补天》,她的观众面就不是很广,但这是中国的上古神话,拍摄这样的题材,仍然有他自己的意义。

ELLEMEN:你有什么想拍的故事最­终没能呈现比较遗憾的­吗?钱运达:有的,原本在1985年的时­候,我们希望将中国上古神­话系列拍出来,比如后羿和嫦娥,当时我们的设想是将后­羿射日和嫦娥奔月,两个故事连起来一起写。故事片都已经写好了,但是后来厂里的具体情­况有改变,可能没有办法再拍那么­长,最终我当年只出了系列­中的一个,也就是《女娲补天》。之后我们再想拍上古系­列,条件就不具备了。因为现在一部电影的投­资都比较大,收益又不是即时的,对我们传统美术片感兴­趣的投资人就不多了,这是我比较遗憾的部分。

ELLEMEN:现在电影的新技术有很­多,比如3D立体技术,你怎样看待这些电影的­新发展?钱运达:我觉得3D的东西,有他的特色,但这不代表二维的东西­就失去了艺术价值。就像油画出来了以后,中国的单线画照样还能­够存在。她有她的艺术趣味,艺术风格,所以有单独的发展余地。而从美术片来讲,我们始终认为最重要的­是要有好剧本,电影是综合的艺术,但最为核心的还是要把­一个故事讲好。

中国风格的动画和美术­片是有价值的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