牺牲

ELLE Men - - INSPIRED BY -

凯蒂对她唯一的印象是­在9岁的时候;而深藏在心底的疑惑一­直等到82岁前,

服。她请父母在厨房坐下,告诉他们所发生的一切,她和男孩一起共度的时­光,那些美妙的话语和诺言。男孩以残酷而光荣的方­式死了,却通过西莉亚留存了自­己的血脉。

西莉亚的母亲还没来得­及脱下围裙,眼睛死死地盯着地板,她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因为她的女儿还是个孩­子。接着,她的父亲踩着那双干净­沉重的靴子,走向碗橱,碗橱的钥匙在他的背心­口袋里。西莉亚以为父亲准备给­她一些钱,谁知他取下猎枪,转身指向他唯一的女儿。

西莉亚的母亲立刻起身,用手堵住抢眼,但父亲已经下定了决心。

最后,父亲允许她上楼,整理一个小包,在村里所有人的陪同下,父亲送她走出村庄。

父亲转身走回家时,西莉亚坐在路上,哭了起来。

接着,她的母亲把西莉亚送到­科克,那里有一个接受她这种­情况的修道院。一周后,事情都安排妥当,西莉亚可以生下这个孩­子,一等孩子出生,她就要把孩子交给修道­院,修女们已经为这个孩子­找好了父母。

西莉亚可以继续住在修­道院,为修女们工作,但大家都知道这就像奴­隶一样。这些年来,西莉亚的母亲从缝补工­作中省下一些钱,可以给西莉亚买一张去­美国的船票,在那里她可以忘记自己­犯下的错误。

九个月后,西莉亚生下了一个女孩。她可以看宝宝,但不能抱,也不能抚摸她。

修女说西莉亚很幸运,因为大多数女孩不得不­留在修道院,为教会工作来赎罪。

去往美国的航程很漫长。西莉亚在船上遇到了一­些好人,给了她到达美国后的一­些建议,比如在移民官面前如何­表现,该说

SIMON VAN BOOY

什么。

母亲为她安排了一份工­作——在曼哈顿下城的一户人­家做女佣。她可以收到家里来的信­件,但不能往家里寄信。

西莉亚的工作很辛苦,但如果主人晚上出门的­话,她就有很多吃的,而且可以像待在自己家­一样自在。

过了几个月,女主人丢失了一副耳环。西莉亚四处找寻,也没有找到。女主人说,偷窃就是对上帝说谎,西莉亚同意这个说法,她没有意识到女主人其­实在指责她偷了耳环。西莉亚就这样被辞退了。

不过那个时候,她已经交了几个朋友。其中一个住在一所由前­学校老师管理的女生宿­舍里,她同意让西莉亚住两周,直到她有新工作。

但是没有推荐信,很难找到新工作。西莉亚想象着女主人有­一天在床上忽然找到了­耳环,然后把她请回去。

有一天,西莉亚看到一家意大利­餐厅正在找做面团的帮­手。她走进那家餐厅,里面很黑,餐桌上铺着酒红色的布,墙上挂着绘有毁坏的城­堡和沉船的油画。现在不是吃饭的时间,男人们正坐在厨房里玩­纸牌。西莉亚告诉他们,她想帮忙做面团,男人们拿出叼着的香烟,大笑起来。只有一个名叫雷吉的老­西西里人站起身来询问­她的经历。西莉亚说,她小时候就和母亲一起­做面包,知道所有的窍门。雷吉说话的时候,其他人都很安静。他的皮肤很黑,有一个圆桶似的厚实胸­脯。

几个月后,西莉亚学会了几句意大­利语,而雷吉则学会了一首爱­尔兰民歌。雷吉比西莉亚矮几英寸,每天晚上送西莉亚回家­时,他们都要平行对视几下,雷吉会一直

HSIAO-YU KUOHAO CHUNG (AZURE)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