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小说,照样是场好戏

ELLE Men - - 戏剧 -

2月2日,长达3小时的舞台剧《繁花》首季最后一场,上海美琪大戏院满座。

正宗上海戏

说到上海本地戏,更多人想到的会是戏曲沪剧和滑稽戏。筹备了三年的舞台剧版《繁花》野心不小,制作方希望通过三季,将它打造成一部富有识别度的地标剧。

一部上海戏,沪语是关键。导演马俊丰为此找来清一色的上海演员,观众通过舞台上方一块LED屏幕观看字幕。好在金宇澄在小说中采用的大量短促句式也被运用到剧中,为不太熟悉上海话的观众迅速地浏览台词提供了一定的方便。

“其实我们开始也质疑过,因为舞台是需要聚焦的,不懂上海话的观众视线在字幕和舞台之间游走,浪费表演。”沪生的饰演者章涛说:“不过彩排的时候我们发现,一开始说上海话,演员就放松下来,很快进入这部戏所需要的‘日常状态’。”

“这部戏的文学基础很强。之前我参加《嫌疑人X的献身》排演,同样是小说文本,但在进行舞台创作时,演员还是需要对角色本身再进行完善。而《繁花》每个人 都是活生生的、丰满的,尽管书里没有人物的心理描写,但他们仿佛都生活在我们身边。不再需要我们过多的诠释,做人物补充,所以演起来心里是很有底的。”章涛说。

舞台效果上,马俊丰与动画导演雷磊合作,用动画来渲染上世纪两个不同年代的上海氛围。配合舞台中央的大型旋转圆台,演员在圆台上走动,动画在背后如走马灯般播放。导演借助装置处理了一段沪生与小毛在苏州河边散步的情节,动画中的黑白色上海老建筑拼贴画,令人印象颇为深刻。

三位主角和一千多个“不响”

第一季《繁花》的情节并不复杂,基本呈现了小说的悲凉色彩。主线以阿宝、沪生和小毛三人的三段感情串起,其中,沪生与姝华、小毛和银凤的故事多发生在上世纪60年代,阿宝与李李的感情发生于上世纪90年代。两个年代则不停相互穿插。

编剧抖掉了原著中的一些零散细枝末节,基本交代了三位主角的家庭背景,以及时代变迁导致主人公命运的改变。温方伊在一次采访中也表示:“剧目不做增添,我做的只是整理,把情节串成线。”

小说《繁花》的一大特色是金宇澄在设计的一千多个“不响”。“不响”一词,上海人常用,就像“百得胶”一样,能贴在任何场景里。两个字,能形容无数种状态:沉默、默认、拒绝、害羞、逃避、欲言又止、拖延时间……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