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LE Men - - /卷首语/ -

时候,世界突然会有一秒钟的寂静。前几天,李敖的去世,于我而言,就是这样的一秒,仿佛一瞬间静音。当然,那一刹那很快,世界在一秒钟之寂静后又满血复活。

李敖是一个浑身长满了反骨的人,一生树敌招风,因言获罪,数次锒铛入狱,铁骨铮铮。晚年,他无不自嘲地说,“我一生最悲哀的事,就是国民党不是我的敌人,而是我的朋友。”晚年,他形容自况,“删繁就简三秋树,霜叶红于二月花。”

我们这一代多多少少看到过李敖的“反骨”,读其书,敏其言,受其蛊惑。而用今天的话来说,李敖在那样一个时代,精神上追求的其实是一种共识(consensus),但行动上却是用一种最激烈的分叉(fork)方式。

当然,这是当今炙手可热的区块链术语,这种语言像一层流动的奶油将两种时间融化在了一起,而这也正是当下的力量。

不满于这个世界者众。而其中有一个叫中本聪的人,倾其隐形的“反骨”发明了一种新的武器——Blockchain(区块链的译法真的太糟糕),如果李敖还活着,并且也一样年轻,没准他会喜欢这个武器,去中心化,对权力的瓦解,一样是他终生的兴趣,这正是区块链的哲学本质,而此“反骨”却以一种新技术的面貌,从黑暗中冒了上来。

从那份白皮书和短暂的比特史来看,不能不说,Blockchain哲学淋漓尽致地体现了一种无政府主义特质,中心化的构建价值正在人类的实践中呈现边际递减效应,相反,它的某些方面却越来越像一副枷锁。

那么,Blockchain是不是那寂静的一秒?我们目前不得而知。而历史将以什么样的方式让 性分歧,在新共识规则发布后,部分没有升级的节点无法验证已经升级的节点生产的区块,通常硬分叉就会发生。 没有升级的节点会因为不知道新共识规则下,而生产不合法的区块,就会产生临时性分叉。 参与者的支持,而且有可能避免从一开始产生与规则有分歧的分叉。

这就是新技术赐予我们的礼物。看上去,它非常生硬而不好理解的概念,但它包含着生长万物并适于应用的无限可能性,也即在共识(consensus)无法达成的情况下,我们又将怎样与这个社会相处。

如果上面的文字太学究了,不足以表达我们内心的沉痛,那么来听一个段子吧。

在飞行的航班上,一位老同志实在听不下去了,语重心长地对同座的两位80、90后说,“别玩那些区块链啊、比特币啊什么虚拟的玩意,做点实事在北京买套房子娶个媳妇多好!”

90后头也不抬地回答说:“你们这些老同志,就知道忽悠我们,你们把几千成本的房子搞到十万一平米了,我们不另谋出路,不搞一串串数字十万一个卖给你们,我们怎么能买起房子呢!”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