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现在越来越喜欢这种和环境关联度高的跨界创作,它更加真实,离观众也特别近,伸手就能触碰到他们,感受到他们的力量。”

ELLE Men - - 美人/ -

痒、若有所失的心情逐渐翻涌起来。她开始报名参加现代舞工作坊,在那里认识了雷动天下现代舞团的演员刘斌,问她有没有兴趣合作。“我答应了,我们合作的作品参加了广东现代舞周,也去了香港、日本巡演,我很兴奋,因为我又要跳舞了,而且这次是找到了真正想做的事。我的身体语言和独立的个性是更适合现代舞的自由度的,它的原始自然吸引了我。”

Amy就这样成为了一个自由的现代舞舞者,不属于任何团体,自主选择合作作品和演出,并学会规划控制自己的练习时间。这个独自去想去做的过程令她越来越清楚舞蹈对她意味着什么。“我们都有身体,每天也会通过身体动作来表达自我,舞蹈最特别的地方是把我们日常的一些肢体语言搬到了舞台上,用身体来说话,让观众从中得到自己的理解,那是和他们的生活相关的东西。而对我来说,舞蹈让我的自我意识更强烈了。我小时候特别害羞,也很追求完美,遇到过严格的芭蕾老师,就认为自己总是做得不够好。而不那么‘完美’的现代舞让我慢慢接受了不完美的状态,那样其实也很好,不用总是听别人的意见,现在我更注重自己的感觉了。一个简单的舞台就能带给我聚焦自身、回归与释放自我的能量。”

听从内心的自由创作状态,也让Amy获得了更多超越单纯的舞蹈本身、与更多艺术家跨界合作的机会。“2015年我在崔健的MV里跳舞,和这样一位勇敢的先锋人物合作我太激动了,当然还有我最喜欢的摄影师杜可风。后来我还在健崔的演唱会上跳了独舞,一段头发披散开特别疯狂的演出,我觉得自己就是个Rock Star!这些艺术家都给了我机会去找寻很多个不同的自己,非常好玩。”

创作的界域打开之后,Amy的舞蹈走下了舞台,进入了当代艺术空间。去年11月,她与艺术家徐蕊合作,在英国V&A博物馆上演了一场时尚剧场,通过声、形、舞等多个维度诠释动物保护的主题。Amy参与了编导和演出,结合徐蕊的服装和面具,呈现了与美术馆空间紧密融合的作品。“我现在越来越喜欢这种和环境关联度高的跨界创作,它更加真实,离观众也特别近,伸手就能触碰到他们,感受到他们的力量。这种现实空间里的即兴表演,让我很享受只存在于那个瞬间的感觉。我也想通过舞蹈创作传达我的力量,影响观众去发现未知的内在自我。每个艺术家都应该传达出自己的信息,不只是为了让观众开心,每天都过得很开心也是不真实的。可以让他们悲伤哭泣,只要能发现新的东西。”

在舞蹈的世界里,Amy尊敬和喜爱那些风格明晰、始终做自己的艺术家,比如经常合作的赵梁她觉得是有想法的人,比如陶身体剧场的陶冶坚持简洁审美,再比如现代舞icon皮娜·鲍什用舞蹈和人的内在对话。Amy也坦言,她还没有完全找到自己的风格,还在漫长的求索过程中。“我从来都是个很慢的人,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节奏,这没什么不好。不用管年龄,而是随着自身的状态和经历自然地前行,遇到不同的事和人,遵从自我不断地学习。最近我读到中国古代的‘无为’思想很有共鸣,感觉那说的就是我啊,我一直以来就是这样生活的。”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