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LE Men - - /报道/ -

目的红黑卫衣,他在人群里明显比平常人高出一颗头。访谈开始的几个小时前,我们在香港的一条熙熙攘攘的街道上与他擦身而过,我一眼就认出了他。

之后远离了楼下吵杂的人群,我们再次在这栋以展示世界各地,炙手可热的艺术家所新盖的艺廊大厦的六楼相见,这里也是David Zwirner最新的第四间画廊所在地。我们在门口简单地寒暄了几句,并挤到了狭长的阳台上,看着夕阳慢慢坠入天际线。

Tillmans有绝对足够的理由雀跃。从今年位于伦敦泰特现代美术馆(Tate Modern)大受好评的个展,瑞士巴塞尔的贝耶勒基金会美术馆(Fondation Beyeler)长达五个月的大型展览,以及他的原创Ep收录在年度热门专辑frank Ocean的endless里。过去的18个月,Tillmans终于打进主流市场。他现在所面对的是,下一步该怎么走?

“对一个艺术家来说很难承认你已经到顶端了,”他坦诚道,“因为你总是希望自己可以持续地达成某个目标或是探索新事物,而站在顶端继续发展则是……”他停顿了一下,思考该用什么词比较合适,然后笑道,“很有挑战性。”

按他自己的说法,他一路走向成功的道路并不轻松。1968年, Tillmans生于德国小镇雷姆沙依徳(remscheid),直到1987年搬到汉堡之后他才开始拿起相机。作为(出于人道或宗教原因)拒服兵役者,19岁的他拒绝加入军队,选择了20个月的社区服务。在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