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李兰迪定义我没那么容易

李兰迪

ELLE Men - - Contents -

十岁出道,但你在她身上却嗅不到一丝江湖气息。此刻的她,是那个生活在众人想象之外的李兰迪。摄影黎晓亮(ASTUDIO) /采访、撰文朵朵/造型董江威

北京的雨下个不停,可李兰迪还是提前到达了拍摄现场。她穿着印有彩色独角兽图案的黑色T恤和时下流行的不规则裤脚牛仔裤,看上去和与她年龄相仿的少女没太大区别。为了不妨碍工作人员准备,原本已经落座的她起身站到一旁。大家不好意思地让她坐,她一边表示没关系,一边和身边的人聊着高考完同学们都去哪玩了,俨然就是个家教良好的北京姑娘。 Q:马上就要上大学了,现在是什么心情? A:我的心情是又期待又忐忑。期待在于终于考进了自己向往的学校,可以学习自己喜欢的专业,把更多的精力花在这上面。忐忑在于我是个慢热的人,初一和高一的时候都没办法很快和全班同学混熟,但好在初中有我的小学同学,高中有我的初中同学,可上了大学之后,我很担心没办法和大家很快熟络起来,因为毕竟大家要在一起排节目。其实我很喜欢交朋友,可偏偏又是个慢热的人,这让我特别纠结。

Q:会对未来有更多的憧憬吗? A:憧憬谈恋爱,哈哈。上中学的时候虽然我父母对这件事的看法还挺开明,但方方面面的压力一直都很大。上大学之后压力会小一些,而且人家都说大学期间应当有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才不会让自己的青春太青涩嘛。所以我还挺期待的。

Q:你在《你好,旧时光》里塑造的余周周

深入人心,但作为演员你应该不满足于只做“女神”吧?

A:是的。余周周让大家觉得他们心目中的高中生就应该是这么清纯、美好的。但作为演员我应该具备塑造各种角色的能力,而不是只能演青春剧里的少女。体验不同的人生也正是我的乐趣所在。

Q:有时观众会把角色和演员本人混淆,

你一直说自己想演反派,会担心在观众心目中的形象吗?

A:我妈妈一直有这方面的担忧。比如当年 《中国式关系》里的马小驿,我妈妈就不太希望我演。但我觉得自己从小演的都是听话又乐观的角色,就很想尝试不一样的,最终说服了我妈,结果果然被当作马小驿挨骂了。那时我大概上高一,15岁左右,虽然之前给自己做了很多心理建设,但当观众出于对角色的厌恶说出一些上升为人身攻击层面的话时,我还是很郁闷,这回我妈反过来安慰我,告诉我这说明角色塑造得成功。慢慢地我自己也想明白了,作为演员,接受观众的评价,无论好坏,也是工作的一部分。

Q:所以后来有网友怼你,你都可以用自

嘲来化解了?

A:对。一部分是因为想明白了,另一部分也是因为我从小性格上对很多事情就看得比较开,不往心里去。但我发现自己坦然接受之后好像评论的风向就转了,没有人再骂我了。可能之前有的人觉得隔着互联网骂几句不会给我带来什么困扰,但我回应之后大家也都能理解,不会再把对角色的情绪发泄到我身上。

Q:那生活中的你是什么样的人呢? A:我同学经常会提醒我:“李兰迪,你是个女艺人,是个女艺人!”我和朋友在一起的时候特别不拘小节,比如我们一起逛超市,看到试吃的产品我就说“拿一块儿尝尝”,好吃的话再拿一块儿,朋友说一会儿你被认出来了,我说没事儿。 Q:你的微博上几乎都是与工作相关的内

容,是把工作和生活分得很开的人吗?

A:我不介意分享,只是更习惯把自己的生活通过手账的方式记录下来。我很喜欢写手账,买各种各样的胶带,在本子上写写画画。其实我的生活特别简单,空闲的时候喜欢发呆。朋友经常问我发呆的时候在想什么,其实我什么也没想,就像自己坐在一间四面白墙的房间里,完全放空。

Q:有什么怪癖吗? A:我很喜欢虫子。我们上生物课时会做实验,观察虫子,班上女同学很多不敢动手,她们的虫子都是我逮过来的。(随后拿出手机展示,视频里的她一会儿把天牛放在手上爬,一会儿用木棒举着一条菜青虫)。我平时性格里会有比较硬朗的成分,我们班同学管我叫“李刚”,“李大河”,因为我喜欢唱好汉歌,就是比较男孩子气,和男生都处成了哥们儿,这也是我期待恋爱的原因之一。

Q:假期有什么计划? A:我从小就很喜欢刺激的东西,喜欢看惊悚片、恐怖片,玩其他人不敢玩的游戏,坐过山车那种失重的感觉让我觉得特别爽。

Q:虽然还没到生日,如果能许一个奇葩

的愿望并且实现,你希望是什么?

A:做虫子国的公主。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