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队作家”

上世纪90年代,作为美国“和平队”志愿者来到了中国,他们在大转型的社会进程中,被这种历史张力所吸引,也被日常中国所包含的丰富细节精神所吸引。而今,这群“和平队作家”已成为当下炙手可热的非虚构写作的新势力。

ELLE Men - - BOSS -

全新廓形,亮丽与动感并行

2018秋冬系列引入全新廓形,休闲版型比以往更具运动风格:双排扣长款大衣采用轻便、规整的羊绒混纺制成,打造出轻薄质感长外套。线条流畅的灰白色及膝外套覆盖干净利落的羊毛裤装,为秋冬造型增添一抹明亮与动感。而宽松的羊绒混纺衬垫单排扣外套搭配剪裁得体的裤装,去除繁复、精简细节,内搭视觉对比鲜明的黄色羊绒衫,同时在色彩上也为纯粹剪裁的风格融入运动装的精华元素。

线条流畅的山羊绒白色及膝外套覆盖干净利落的羊毛裤装,为秋冬造型增添一抹明亮与动感。

书写中国非虚构的外国作家,大抵可以从“来路”上分为三派。

随国际组织、国际传媒集团而进入中国,在中国工作生活一段时间之后,自发地想要记录中国的作家,比如“和平队作家”们:梅英东、何伟、史明智和Craig Simons;另一种是对某种类别的中国文化或发生在中国的现象特别感兴趣而记录中国的外国作家;此外,随着近些年“非虚构”越来越多地为中国读者谈论,中国政府和出版公司也陆续达成合作,推出类似“外国人写作中国计划”,邀请汉学家描写中国,自上而下地记录和传播中国故事。

“和平队作家”们

1995年,梅英东参加美国“和平队”,被分配到中国四川内江教英文。从明尼苏达的一个小村庄来到中国四川,23岁的梅英东不会说中文,除了长城,对中国一无所知。1997年结束“和平队”的工作之后前往北京,一直到2010年,搬到妻子的故乡——东北吉林省辽源市郊区的小乡村。这两段经历让梅英东写下《再会,老北京》和《东北游记》。梅英东对历史变革、转型时期的社会感兴趣,同时“总有一种高度的紧迫感,想要趁一些事情消失之前,记录下每个细节”,因而他记录了新旧北京城的更替、记录了东北大荒村的矛盾和变迁以及身处其中的各种社会身份的人们。他希望 他的记录,可以让一百年后的读者知道中国是如何一步步变化的。

就在梅英东抵达四川的第二年,27岁的何伟同样随“和平队”来到中国四川涪陵。何伟本名Peter Hessler,尽管初到中国之时许多东西让他感到震撼,但他努力去做一个抛除成见、不站在居高临下的视角、不急于下结论的观察者。同时,因为何伟的父亲是一名社会学家,受父亲的影响,何伟的写作中非常注重调研,他会花几个月甚至几年,长期关注某个人群或者社群的动向,系统化地去做研究。这些都使得何伟的记录大限度地贴近真实,文字平和而有力。这是中国读者阅读一个西方作家描写的自己脚下的土地,却不感到被冒犯的原因。

何伟的太太,美籍华人张彤禾,在纽约郊区长大,祖籍吉林省九台县。张氏家族是东北首屈一指的名门望族,祖父张莘夫是民国时期的地质学家,父亲张立纲是著名物理学家。2004年她第一次到东莞,为了深入了解打工女性的生活,她在市中心名为“东莞城市假日”的小区花1300元租了一套一室一厅的公寓,每个月住一到两个星期。持续两年时间,观察两位普通的打工女孩外出、找工、换工、回家等生活经历,写下《打工女孩》。

同一批随“和平队”来到中国,且有非虚构作品出版的还有时年22岁的史明智Rob Schmitz,著有《长乐路:一条上海马路上的大城市梦》。

“和平队作家”们大多在中国生活数十年,作为“半只脚在中国”的异乡人,他们能发现平常之中的异样,也可以近距离地观察写作对象,因此他们擅长写作宏大背景中的个体故事。

就在何伟离开中国的次年,欧逸文接替了他的职位。欧逸文上世纪90年代中期曾在北京学习中文,在中国待了近十年, 2008年接替何伟的职位,成为《纽约客》杂志驻华记者。欧逸文眼中的中国由两条线索组成:既是世界局势中的新贵,同时也依然是一个欠发达的社会主义国家。在两个宇宙的夹缝间,欧逸文用“野心”两个字来概括中国人的国际心态——一切

在秋冬季节,BOSS也呈现了许多创新的面料设计作为亮

点,值得期待的短夹克采用奢华皮革与长羊绒拼接设计,体现出剪裁考究与崇尚运动的共识。皮质短夹克本身风格硬朗,搭配极简设计的针织衫更显成熟与稳重。而毛衣上嵌入棒球拼接图案的秋冬秀款系列运动服装,彰显运动时尚元素;经典的灰色、中棕色底色凸显出对比鲜明的黄色,使得整体造型更具动感。

BOSS 2018秋冬秀场图

《鱼翅与花椒》作者:扶霞·邓洛普这是关于中国菜的故事,也是一个英国女孩的中国历险记。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