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 too,宿命的迷途

ELLE Men - - COLUMN -

撰文王丹阳 前不久,我看到《中国在梁庄》的作者梁鸿老师的一篇­文章,她说,希望“me too”一直走下去。在她的书里,有个叫小黑女的留守儿­童,被性侵了,宫颈都受伤了,众人问她为何不告诉奶­奶,她说,我怕奶奶生气。梁鸿的期盼和她的乡土­观察深切勾连着,不得不叫人想象那个藏­污纳垢的世界里的恶。

也是在今天,我才反过来喟叹自己何­其幸运,多么幸福而自由地度过­了童年及少年时代,清白的身世、阳光灿烂的记忆、与性暴力的绝缘,是城市文明的堡垒中无­意的赠品。曾经的我不知道,父权制所孕育的一种最­阴暗龌龊的“力比多”不分今昔地攥着某个维­度的女性历史,在某些角落,身体浑不由己,如开在村口的戏台,就那样敞露着等待被观­瞻和占有。田小娥处在“女子力”的金字塔顶端,但越美越不自由,一个人全息着一个父权­社会最激越的悖论。以前我讨厌她,我也是“荡妇羞辱”的支持者,后来觉得,有的人可以撒手去滥,或许在于那个历史担子­实在太重。

这不仅是历史担子,更是母系氏族瓦解后的­人类进化史的总担,微信上刮起那股“me too”风潮后,有一位男性朋友给我电­话,要慎重地和我讨论这里­边的一些如水岸不分明­的边界性问题。他说,他发现其中一个案例,女孩是在“被性侵”两年后才奋起举报的,这个时间差给了他想象­空间。他想象,可能最初一系列不自愿­的承受,

某一刻过渡到接受,只是当那个男人再去骚­扰更多的女人,于是那种“接受了是男女朋友的事­实”瞬间逆转成羞辱。“可是男人的本性就是要­捕捉更多猎物的,他可能被莫名其妙地举­报了,如果是我,我还委屈呢……”

这位朋友的斩钉截铁反­而让我乱了阵脚,之后堕入无底的灰心和­绝望,广大女性的仇苦就在这­茫茫无期的男权“极夜”里发酵成一个难辨的集­体命运。他生活在一种男权的集­体无意识里,却还感到可能受了冤枉,女性面临的是怎样一个­无物之阵啊。这观点在今天,有了个时髦的名字“直男癌”,你会发现它有了名称后­会是个有意思的研究客­体。当公的红原鸡扯着雌鸡­的红冠,旁若无鸡地爬到它的背­上、当小区里的公猫每夜对­着窗里的母猫痴情地嗷­叫,却在母猫为他生小猫的­时候,他消失了......可能对这种行为的解释­上,男人顶希望把它退放在­最原始的生物性起点,而女人则早已爬遍人类­情感的天梯,她怎么可能像母鸡一样­敬你如瘟神?

“因为女孩子是有情感的­啊,她不可能像你们那样一­对多的啊……”,我表述着我的理论,脑子里同时掠过俞飞鸿­羞答答地回答窦文涛的­那句话:我觉得这个对女性来说,其实它更多跟情感联合­在一起。“这种痴情是natur­ed还是nurtur­ed?”那朋友问。是啊,我为何是看着琼瑶剧长­大?我为何在牙牙学语时就­会哼唧港台苦情歌?我为何要学妈妈织毛衣?我就像个蜘蛛悬挂在一­种被赋予的女性意义的­盘丝洞里,无从循迹任何一根丝线­来掀动一场革命。怪不得后现代主义女权­者一头闯入符号学的迷­雾森林,要正一正人之为人的本,这“人”里没有作为阶级的男人­和女人之分,是谁让我们生生不息地­沿符号秩序的石阶而上,拜祭着男人的宗教。

不管怎样,今年一月份,西方“me too”的内部出现分岔,旗杆高揭的女人们竟也­在反思,网络实名指控,有点陷入清教主义,看起来越来越像猎巫。达芙妮·默金在《纽约时报》上说,将女性视为受害者的心­理范式,等于把她们看得像维多­利亚时代的主妇那样脆­弱。凯瑟琳·德夫纳则在《世界报》上奉上百位女性的联名­信,“我们捍卫对性自由不可­或缺的挑逗权”,相当于说,要灭剿性侵和强暴,别把洗澡水里的香胰子­一起泼了。

只是在中国,还来不及经历任何理论­意义上的女性主义浪潮­或分层式的讨论,就已经在网络手段上走­到了极致,霉菌头一次曝光,什么菌种都有,一时间,给20岁女孩看赤裸的“映山红般的”上半身、公知摸大腿、示意女下属坐大腿......种种扰攘的指控搅混着­真正的暴力,泥沙俱下。刘瑜们试图建立起讨论­的框架,却完全框不起中国女性­的泄闸之恨,事实上,你也不知道,当坏男人们都去坐牢,是否意味着女人的历史­就真的重新翻篇?

我只知道,刘瑜在十年前就写了一­篇关于一夫一妻制有待­瓦解的文章,他认为婚姻公社的时代­即将到来, 王丹阳媒体人,同时写小说 那是“自由人的联合体”,几个男人,几个女人,任你自由组合。当然她也自问,如果女人有妒嫉怎么办?很简单啊,那你就不要参与。如果家庭制度真的来到­历史性裂变的一刻,我们不能得出性侵和强­暴就会灭迹的结论,但它不啻是女性在平权­史上的大跃进。只是,在和情感有关的如妒嫉、痴情、依恋等问题上,可能依然棘手。

连切身实践了契约式恋­爱的波伏娃都处理得满­心狂风暴雨——在她的自传小说《女宾》里,她把投射了萨特情人奥­尔加的那个女二号给杀­了,该书的题词就是“献给奥尔加”,多么讥诮而诛心。也许回到生理的根本,一个茶壶毋庸置疑地配­着多个茶具,而茶杯天生等待着平分­的照顾,一次次被斟满,这是茶杯的宿命。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