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ene:林中漫步

ELLE Men - - CONTENTS - 创意总监、时装及腕表主编:董江威

年复一年,从毕业到现在,做了十五年编辑。说不知不觉,过于随意。说历历在目,却是切身体会。

人都有成长的过程,兴趣点也会随之转移。入行时,对外面的世界如饥似渴,加之时尚杂志行业的氛围,极力追捧着欧美及日本的优秀产品,阅读大量外刊,就连贴瓷砖的手法,也对国外的工艺赞不绝口。

从无到有,由少至多,履历的增长,经验的积累,让人有了比较的依据,也学会了融会贯通。这几年,我把欣赏事物的眼光逐渐投回了国内,更多基于本土人文的事物。关键的因素,是和我具备同样经历和感受的人,成了不小的群体,并且掌握了一定的话语权。

十五年,可以跨越七零、八零、九零三批人。十五年前,十年前,这三批人的经验还不足以自立门户,甚至无法进行深刻的自我探索。大家都在蓄势。

回到我们当年做这本Coolife增刊的心态,希望以本土为出发点,以人为核心去解读当下,所以才有了:睹物思人,看见另一种生活方式。

之所以写这些话,是因为今天吃早饭时走神了。手中这碗馄饨,是丈母娘包的,而碗,是朋友做的,从取材到成品,再到一同呈现,和奢侈品生产是同样的道理。

我们做中国古典园林,讲人的隐逸情怀,因为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一个园子;我们做游牧的民,讲城市和草原的矛盾,探寻这个时代依然以游牧方式生活着的人们的状态;我们做手艺人,讲日常民艺,解答本土手工艺作品的发展现况。 而这期杂志,关于器皿。人多少会和食器、茶具打交道。吃饭总要有碗,喝水总要有杯。有固定居所,就会有锅碗瓢盆,这是一种生活常态。器皿的价值在哪里?本身的材质?实际的功能性?背后制作的人物名头?这些疑问只有在使用中得到答案。

景德镇制瓷人涂睿明在其《捡来的瓷器史》一书中提到:“明朝宣德八年,皇帝一次性下达的任务就高达443500件,这些青花瓷的未来,甚至飘洋过海被摆上阿姆斯特丹一个普通家庭的餐桌。”可见,大量生产和广泛使用才能证明器皿的品质和使用价值。

我常用的碗,基本都放在灶台上,随手便拿来用。其中,有超市打折时买的便宜货,有朋友亲手烧制的习作,有旅游时带回的纪念品,也有仰慕某位名师而收藏的名器。把它们放在一张台面上,竟发现有着相近的气质。同样,喜欢逛的器物店,也是因为店主,才能保持一贯的产品风格。哪怕回到历史之中,雍正的品位,直接影响着整个朝代的审美。人,是器皿的线索。也是器皿的灵魂。截完所有稿件,不免遗憾。如果再有一周的时间,本期内容可以更加丰富精细。时间的问题,永远存在。很多专题,由于期刊发行的要求,不得已精减或舍弃。很多事情,明知道可以做得更好,却没有时间(或预算的关系)去实现得更好。对于编辑,这些无奈,时常陪伴。

目光收回。认真吃碗里这口饭,做好自己的事情,或许能让每个从事创作的人,得到内心的平静。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