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小帅

幕后工作,是润物细无声的过程

ELLE Men - - /报道/ -

二十五年前,王小帅用东拼西凑来的20万,拍了第一部电影《冬春的故事》。由于创作环境的限制,他还为这部电影挨了罚。

二十五年过去,电影行业发生了各种各样的变化。王小帅追忆当年的往事时,他口中那些限制、窘迫、纯粹和义气放在今天的大环境下,像出土文物一样陈旧而荒诞。但 转念一想,在另一种意义上,这些窘迫和纯粹于电影人来说,从来都不会过去。它们依然在发生,也依然在证明着艺术的价值。

两年前,在成立自己的电影公司时,他将“冬春”这两个字放进了公司的名称,其中的意义无需多解释。作为导演,他依然保持着旺盛的创作活力。最近两年,他拿出了一部形式颇为新颖的纪录片《我的镜头》,以及一部尚未面世的电影长片《地久天

长》。同时,“王小帅”这个名字也越来越多地以“监制”的身份出现。他记得自己这么多年的电影拍得有多不容易,也记得有多少人曾不问结果地给过他帮扶和包容,他想做得更多。

Q:你怎么看待幕后人员在电影创作上发挥的作用?

A:我想谈一下给我做电影的美术师,他的名字叫吕东。他做过很多电影,比如说《可可西里》、《卡拉是条狗》、《日照重庆》,但因为他做的大部分是比较现实主义的电影,呈现出来的工作容易被观众忽略。比方说我的电影《我11》里面那些上世纪70年代的东西,看起来好像很寻常,但实际上都需要美术师一件一件还原出来。所以我特别希望更多的观众看到这样的幕后人员,而不是一提到美术就只知道搭了多大的景,花了多少钱。他们做的其实是一些润物细无声的东西。

Q:你的新片《地久天长》似乎和过去的

很多作品在叙事上做出了区别,它讲述的是一个什么样的故事?

A:《地久天长》也是吕东做的美术。我们这个故事是从80年代初开始的,然后一直拍到2011年,跨度有三十年,基本上涵盖了中国改革开放的这么一段历史。

其实对于我个人,这部讲的就是两个家庭的故事,但是它引发的共情一定是很广泛的。改革开放到现在,这个国家又发生了如此巨大的社会变迁,而我们正在这个变化中,所以你没有办法抽出身来用历史的眼光来回看,我们就在里面。因为我们现在发展得特别快,快到还没有来得及留下,这个记忆就已经过去了。所以假如有一些电影还能够关注这个,其实就很珍贵。

Q:这些年来,像艺术与商业的关系,或者创作与审查的关系这样的问题,你认为还有讨论的空间吗?

A:我看到的一个现象就是,已经有越来越多人在探讨这个问题了,不光是从业人员,还有前一阵比较热的资本都在围绕这个问题思考和讨论。它从一种热度变成更冷静更理性的讨论和思考。

Q:你作品的观众是什么样的一群人?

A:受众也是在变化的。但觉得更重要的是,整体的产业生态要不要去保护,去接受和接纳这些不同的电影?这是一个大的课题。只有这样,观众才会更有机会去影院感受这样的电影,这样才有可能产生一些变化。

也不光是中国,整个世界的格局变化也是存在的。所谓的这些艺术片,它的辉煌时期也是上世纪60年代到80年代。而在中国,我们电影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本身也经历过这样的辉煌,只可惜它和观众之间的交集没有建立起来。所以,还是要等待吧。

Q:近些年来,电影市场上出现了一些取得商业成功的艺术片,你怎么看?

A:当然这是一个好现象。虽然我比较高兴看到这样的现象,但同时也不希望又造成一股风潮,大家开始一窝蜂地做某种类型的片子。其实真正的作者型电影和工业化的电影在体量上和市场占有量上是不可等同的。有一些就好,好过没有,但也别昏了头。

Q:你对青年导演有什么建议?

A:首先要看他的创作,文学上的创作,基本功的创作。在此之外,还有导演人格的建立。我认为现在一个导演在实际工作中,创作可能只占40%,剩下的60%要协调各项事务和工作,所以他们需要除了创作和技术、才华之外的更多能力。

说到这儿我还想补充一下,我们电影业从过去的计划经济走进市场化很多年了。年轻人不像我们经历过这么一个变化,他们可能一上来就要面对市场化的环境,去理解一种目前虽然还不成熟,但已经是市场化道路以后的契约精神。不管是导演也好,或者是资方也好,大家都要共同去面对这件事情,理解什么是契约精神,想想如何在创作之外更多地关照到这一方面。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