涂们

好电影离不开优秀的幕后团队

ELLE Men - - /特别报道/ -

金马奖颁奖那晚,涂们老爷子当着直播的面打了个盹儿,一觉醒来,揉揉眼睛,上台领走了最佳男主角的奖杯。这一年来,每次接受采访,涂们都会一本正经地解释一番:当天他并没有打瞌睡,只是颁奖礼流程太长,他行程又赶,一时松懈,眼睛就眯了一小会儿,被直播镜头逮了个正着。

时间长了,他有时候就不解释了。人们都喜欢“一觉醒来拿了个最佳男主角”那个版本,喜欢看一个演了一辈子“王爷”或“可汗”的老演员凭借一个“老混蛋”的角色,以 这样一种戏剧化的方式摘走迟来的荣耀。

对了,他也很少提到,他之所以在金马颁奖礼上没撑住,其实是因为他那阵子在忙着拍摄自己的第一部导演作品《呼伦贝尔城》。相对于繁忙的拍摄来说,金马之行可以算得上是“放松”了。

Q:你怎么看待《老兽》中的主角?对一个演员来说,扮演这样一个复杂又真实的人物最享受的部分是什么?

A:“老杨”实际上哪儿都有,一夜暴富的人哪里都能出来,但是暴富后怎么办,没弄明白。由于追求物质时忽略了精神层面,怎样做一个父亲和丈夫,被他弄糟了,所以老杨是一个比较粗野的人,智商不高,情商又低,有点不自量力。他就像一头桀骜不驯的“老兽”,让人拿他没办法。这样的人生活中有很多,我可以通过观察周围人来寻找灵感;但这也是最困难的地方,因为要把平日里观察到的生活和人物积攒下来,需要的时候拿出来用,塑造老杨,既要自然又要没有表演痕迹。

Q:作为演员,你觉得一个“好角色”是什么样的?你还记得自己演员生涯中遇到的第一个“好角色”是什么吗?

A:“好角色”不一定完美,但他一定得打动人。我的第一个“好角色”是成吉思汗。

Q:你首次导演的《呼伦贝尔城》是一部怎样的电影?

A:《呼伦贝尔城》是鄂温克族第一部属于自己本民族的电影,全程在鄂温克旗境内实景拍摄。电影讲述了由于大清国西北边塞屡遭匪患挑衅,呼伦贝尔副都统衙门派出索伦部将士奔赴陕甘北部补营,彻底消灭匪患,安抚边民的故事。

对于少数民族演员而言,能够跨出民族题材走向大众文化视野已经是非常不易的,遇到懂行的导演更是难于登天。因此我自己当导演,希望更准确地把原汁原味

的民族特性表达出来,为内蒙戏剧艺术贡献一点力量。

Q:你好像很喜欢以草原为背景的电影?

A:我8岁前在呼伦贝尔草原的姥姥家长大,草原上的游戏是摔跤、骑牛骑马,谁能在小牛犊背上骑一分钟不栽下来谁就赢;草原上的湖泊星罗棋布,我在湿地边上生活到8岁,白天鹅在湖面上游,很近,那是一段非常快乐的童年时光。并且,我喜爱的内蒙影片都和大草原有关,塞夫、麦丽丝等老一代内蒙古导演的作品多是在传唱民族的历史传奇,留下了草原最后的盛世。因此我对大草原是有特定情结的。

Q:你在和这部电影的其他幕后人员合作时,有什么印象深刻的事情可以分享吗?

A:我觉得一个摄制组的幕后工作人员非常重要,摄制组就应该是一个强强联合的团队。一部优秀影片的幕后工作人员必然个个都是好手,他们决定着影片未来的品质,比如摄影、灯光,直接影响未来的视觉效果。就像我们拍戏使用好演员,跟这是一个道理。

现在这个行当门槛低,胶片时代过去了,不过那也得注重两个方面的品质吧,对演员,包括对其他主创,幕后工作人员有两句话叫“人怎么样和活儿怎么样”。人怎么样,不过就是一个人的意志品质如何;活儿怎么样就是你的专业水准如何。我们的电影事业越来越专业化,这也是未来的趋势。

Q:你怎么看待“电影英雄”这样一场针对电影幕后工作人员的评奖活动?

A:幕后工作人员和影片的质量有着直接的关系,这么多年以来,每个电影节奖项还是更注重导演、编剧、演员,这些固然重要,但幕后工作人员的所有努力都体现在画面上,今后他们会越来越受到重视。所以我觉得这个幕后英雄活动很有必要、非常好,它使未来电影的幕后工作人员更有动力和积极性,在自己的岗位上做得更加优秀。这个“积极性”就是创造性地工作,现在大家都叫“行活儿”,但现在这是个贬义词了,指程序性地干活。希望这样的活动越来越多,能鼓励更多的幕后工作人员要创造性地劳动。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