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燕玲

了不起的编剧们

ELLE Men - - /特别报道/ -

Q:从影这么多年,你现在在表演方式和塑造人物方面有什么心得和变化? A:这个变化不是在于我自身,我仍然觉得一部电影最重要的是剧本,如果剧本好,演员只需要去把角色演出来就好了,好剧本里的人物形象都是鲜明的。

例如说我演了很多母亲的角色:《一念无明》里的妈妈,《踏雪寻梅》里的妈妈……我个人其实没有什么不同,都是根据角色的遭遇去不断调整的,那是一个怎样的形象,我演出来就是什么样的,所有都要归功于剧本,只要角色写得很清楚,我都是自然进入的。

Q:这些年你最满意一个角色是什么?

A:不同角色带来的满足感不同,很难说有那么一个角色让我非常满意,让我非常过瘾的肯定要属杨德昌的几部戏,还有《一念无明》、《人民英雄》那些,没有什么角色让我觉得已经到达巅峰了,我觉得自己还有提升的空间,今后也会越来越好。

Q:现在什么样的角色会吸引你去演?

A:我现在挺期待去演一些阴毒、反派的角色,因为一直没什么这样的机会,会想尝试一些之前没演过的形象。当然,一切还是要看剧本,剧本有意思才是最重要的。

Q:国标舞在你的人生中意味着什么?

A:跳舞对我来说是一种精神寄托,国标舞我学了二十几年,当时我在英国带孩子,过得很不开心,是舞蹈陪伴我度过了那些时光,音乐可以让我将情绪发泄出来。跳舞的时候我不是一个妈妈,不是任何人,可以只做我自己,离开学校之后,我从没学习一件事情像学跳舞那样专注了。

但这些年,年纪大了,有些时候会感到体能跟不上,我现在只能是在某个范围内进步,很难真正达到专业的标准,但我不会放弃学,因为这种愉悦是其他任何事情没有办法取代的。

Q:最近这些年,你先后参演了大陆、香港和台湾导演的电影,三个地区的电影在创作上你觉得有什么不同吗?

对华语电影有没有一些新认识? A:这不是一个规律性的东西,还是要看剧本,剧本不同,讲出来的故事肯定有所不同,但香港电影在节奏上是最快的,大陆和台湾会慢很多。我接不同地方的戏,会根据剧本和人物背景去做调整,但不会因为这部戏是哪个地方拍的而去做一些变动。

对华语电影的认识,大陆现在的电影类型非常丰富,商业、科幻……什么都有,本身市场也大,但有时候钱多了就会出现质量上良莠不齐的问题,我觉得这值得电影工作者坐下来好好思考,香港和台湾的话,戏少了很多,有时候因为资金上不那么宽裕,大家会更看重质量一点。

Q:怎样的人对你来说称得上是“电影英雄”?

A:所有幕后工作人员对我来说都是“电影英雄”,我对幕后工作者都是非常敬重的,观众们大多会将焦点放在演员身上,从而忽略了那些幕后的人,这其实是我觉得不太公平的地方。

这之中我觉得最了不起的应该是编剧,我很佩服他们那些天马行空的创意,又能将自己长时间关在一个地方进行创作,我想会是一个很闷又很需要高度专注的工作,相比之下,我觉得他们收到的回报不太对等,当然,其他的幕后工作者也都很重要,剪辑、摄影……少了哪一环都不行。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