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晋奶爸樊野活着就是我最真实的样子

着就是我最活真实的样子

ELLE Men - - CONTENTS -

2017年,对昔日的《奇葩说》辩手、男模樊野来说,是人生中与众不同的一年。从艺人转型为运动健身品牌OMG主理人及创意总监的他,也收获了家庭关系中的一个新身份——一位肩负重任的爸爸。转眼,一年倏忽而过,在即将到来的十一月,这位忙碌的新晋爸爸就要迎来儿子Frederic一周岁的生日了,而此前尚未对这段经历透露过多细节的他,出于信任,“一反常态”地与我们聊了聊这些年里他经历的转变与成长。

尽管此前的人生中有将近一半的时间都在西方度过,在家庭观念上樊野仍是一个近乎传统的人。二十岁时,他同真实的自我达成了一场和解,在接纳了跟大多数人不那么一样的自己之后,他感到一种难以言喻的悲伤:不能和爱的人结婚、不会拥有自己的孩子,这让渴望家庭的他难过了好一阵子。好在,从别的国家的法律中他发现了解决问题的可能性,当时年仅二十二岁的他早早地就给自己定下了规划:要在三十岁时,实现当爸爸的愿望。

随着时间的推移,阅历不断增加的他越来越坚定了自己当初的信念,“人到了一定年纪就会希望自己活得长一些”,而孩子,在樊野看来,某种程度上是一种对自我生命的延续。

可想要实现代孕生子的目标并不容易,首先,就需要一大笔钱。他曾算过一笔账,如果在新西兰挣着白领的薪水,至少得省吃俭用五年才能攒够数目。

运气不错的他在回国后通过《奇葩说》积累了最开始的一批人气,之后又通过不断地接商演、拍片,挣到了一笔快钱。钱一准备得差不多,他便马不停蹄地着手落实起代孕的事情,2016年6月,随着合同的签订和首款的支付,他正式踏上了为期一年多的赴美寻求代孕之路。

从前期的匹配供卵者到后期的受孕、分娩,他都仿佛受到命运垂青似的,所有的一切都是一次性成功。一年多以后,樊野坐在我们面前聊起当初的选择,语气中透着一丝调皮,但更多的,仍是一种笃定的意味,“虽然我经常被黑,但我想要的东西每一样都发生了”。

聊起当上爸爸前后的心路历程,樊野反复提及的一个词是:pure joy(纯粹的快乐),在很多个可能会落泪的瞬间,他感受到的都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喜悦。分娩当天,他进到产房,和医生一起见证了儿子出生的历史一刻。在产房外等待的时候,他心里多少有一点慌乱,走来走去、来回踱步也没能缓解那种混合着激动的紧张感。医生曾建议他提前在Youtube上搜索一些婴儿出生的小视频看看,好给自己一个心理准备,但他最终没看,怀着对自身心理承受能力的自信,他穿了件方便解开的开衫便进了产房。

氛围没有想象中那么凝重,在医生的讲解和间歇的玩笑声中,他看着孩子的头、肩膀等一点点从母体中露出,等到胳膊出来后,他便在医生的指导下将双手放在小家伙的腋下,一点点小心而均匀地用力,将小家伙从妈妈的身体里拉了出来。之后,等医生将他翻过来、剪脐

带、把身体擦干净,樊野便在一旁脱去上身的开衫,准备给小家伙第一个拥抱。

当时,他将自己半裸上身抱着孩子的照片习惯性PO上instagram,想和大家分享初为人父的喜悦,不料,却收到不少网友“作秀”的指责,“我真的是很冤枉,小孩子刚出生,还不能调节自己身体的温度,我只能那么抱着他。”他沉浸在那种“纯粹的快乐”中,却比预想中的自己要平静一些,至少,没有激动到落泪。

而落泪的情绪,早在孩子出生之前就有过了。当时,他迟迟决定不下生男生女的问题,正好在看一部叫做《请回答1988》的韩剧,最后一集,宝拉和善宇结婚,婚礼现场,宝拉的父亲做了伴郎,面对即将出嫁的女儿,他内心似有千言,却近乎沉默地什么也说不出,婚礼结束后,他躲在角落里看完女儿塞给自己的一封信,哭得像个孩子。跟着哭的还有坐在屏幕前的樊野,他不知怎么就将自己代入到了同样的身份中,想到未来辛辛苦苦养育的女儿有一天可能会嫁人,他就被一种控制不住的孤独感裹挟。

“那还是生儿子吧。”他想了想,“但想到儿子十八岁之后也要去上大学,就蛮难过的。”

“原以为有了小孩之后有份牵挂,会比较不孤单。”但孩子还没长大,他似乎就已经品尝到了某种预想中的孤独。

孩子出生以后,虽然一直有家人在身边帮忙照顾,樊野的生活还是有了不小的改变。最直接的,他不得不强迫自己改变了一些原有的生活方式,有些东西还没准备好,就在潜移默化中变得不一样了。去年跨年夜,他破天荒地没有跟朋友们一起出门喝酒狂欢,好不容易把孩子哄睡了,一个人略显落寞地坐在沙发上看从未看过的跨年晚会,像是对过去几十年生活的告别,微信朋友圈里的热闹渐渐变得与他无关,“你会立刻变得比之前的自己比较不自私一些”。

和父母之间的关系也在不知不觉中得到了改善。自从二十二岁在父母面前“坦诚自我”后,他跟他们之间就像隔了一层一样,如今,孩子的出生,将两代人重又连结在了一起,过去那些原以为无法理解的隔阂,很多都慢慢消解了,“以前觉得自己受过西方教育,特别独立,现在会觉得,渴望家庭和独立做自己之间并不是相互对立的,那个有点中式的我,好像又回来了。”

孩子一天天长大,从最初的只会用哭闹的方式表达

情绪,到慢慢地会冲人笑、有一些简单互动,他在和孩子的相处中也体察到了更多微妙的变化。有次,他日常和儿子一起躺在床上自拍,正当他犹豫着要摆什么样的表情时,一向本色出演的小家伙突然在不经意间模仿起了爸爸的样子,好在那是一张live photo,将那一瞬间的东西全都记录了下来,“我当时就吓到了,他那时候才八个月,就知道学我了,谁能想到他学东西那么快呀!”

同样让他感到震惊的,还有小家伙的“脾气”,“他以前玩玩具,玩着玩着东西就不自觉地掉了,后来他不喜欢玩哪样东西,会自己丢开,你能感觉到那种微弱的情绪的变化。”

对于孩子今后的发展,樊野脑中也早已有了很多构想,他仍然是一个喜欢规划未来的人,当初选择孩子血缘上的母亲时,他便特意挑了一个身高170以上的黑头发女生,在他看来,个子高意味着将来的人生中,会存在更多选择的可能性,“有机会成为运动员啊、模特啊,当然,也不是光个子高就好了”,他计划在孩子四五岁的时候就慢慢培养一点他的运动细胞,“网球、跳舞、钢琴、游泳,这四项我相对擅长的东西我会一点点教他做,等他再长大一点,十岁左右,就可以选一两个他自己感兴趣的发展一下。”

回想自己在艺术团中度过的童年,他并不想给自己的孩子那么大压力,“我不会对他有很硬性的要求,但会尽量让他多接触一些,给今后的人生多点机会,路多一些,才能有选择的余地。”

至于更长远一点的规划,他没有太多想法。过去,他习惯给自己订下很多计划,一个个执行下来会有种莫名的成就感,有了孩子之后,他改变了不少,“给生活设下那么多条条框框只会让自己更烦恼,倒不如放下那些,随缘一点,期待更多的可能性。”

曾有好心的朋友提醒他,似乎很久不见他在微博上更新个人动态了,对此,樊野坦言,自己早就过了那个经营人设的阶段了,他越来越不需要人设,活着就让大家看到自己最真实的样子,不是更好吗?

“我真的是很冤枉,小孩子刚出生,还不能调节自己身体的温度,我只能那么抱着他。”

Q:从做一个艺人到创立一个运动品牌,你经历了怎样的心路历程?

A:我当初选择回国的时候,最大的梦想确实是想要好好做一名演员的,但真正进入这行之后,我发现它不是一个我努力就一定会接纳我的圈子,它更认可科班背景和经纪公司,2017年的时候我做了一些思考,我觉得如果这个圈子不太有可能接受我的话,那我为什么一定要“偏向虎山行”呢?如果拍戏这个梦想比较难实现的话,那我不如让自己开心一点,去做一些别的有意义的事情,创业挺辛苦的,钱没有那么好赚,但是走这条路我在心理上更踏实一点,比起当艺人,我会觉得更能够“把控”自己的命运。

Q:孩子出生之前你对一个人带孩子的艰难有过评估吗?内心有过担心吗?

A:有的,因为我工作比较忙嘛,最早的时候甚至想过请一个全职保姆住在家里帮帮我,后来这个计划被舍弃了,主要是我妈不同意,她以前是医生,又有带孩子的经验,而且她本身也是一个非常要强、不喜欢麻烦别人的人,所以我妈妈现在帮我比较多。

Q:有了孩子之后,你和爸妈的关系有改变吗?

A:有啊,变得特别好。我其实15岁的时候就出国了,高中两年一个人在新西兰,虽然大一的时候我妈过去了,但那个时候我其实已经非常西化了,虽然我跟妈妈一直比较亲,但还是会有很多观念上的冲突,她那个时候其实也没有预想到,自己只是不在了两年,小孩就已经不受控制了,我跟我爸是以前就比较有距离感。我觉得国内和国外在观念上还是有一些区别的,简单来说,国外的基本社会单位是人,中国的社会单

Q:你会怎么平衡工作和家庭之间的关系? A:平衡不了,那些对外说能够平衡的都是骗你的,我回家陪孩子的时候会觉得对工作有亏欠,工作的时候又会觉得对孩子有亏欠,你只能极力地去把大家都哄开心。我妈有句话说得好: “什么都想要,什么都得不到”,我跟她说:我是单亲爸爸,所以我一边要给孩子双份的爱,一边又要挣双份的钱,所以我两边的工作量其实是double的,但时间其实是half的。

位是家庭,但有了孩子之后,其实就有了一种纽带感,将三代人聚在了一起,所以我跟爸妈的关系变得更亲密了,因为这个孩子的到来,过去那个有些西式的我又变成了那个比较中式的我。

Q:孩子长大之后你会怎么跟他说他的身世呢?

A:我会实话实话,如果他那时候还没有懂很多生物方面的知识的话,我会告诉他:爸爸当时很想要你,但是只靠爸爸一个人是做不到的,所以当时有一个很好心的lady,帮爸爸一起把你孕育出来,但她并不是你的妈妈。

Q:你会选择主动跟他说吗?还是等他来问你的时候?

A:等他来问我的时候吧,他可能会问:“我没有妈妈,那我是怎么来的?”接下来的一个问题可能会是“我为什么没有妈妈?”那我就会跟他解释家庭的多样性,有的家庭有一个爸爸一个妈妈,有的家庭有两个妈妈,有的有两个爸爸,有的有一个爸爸,有的有一个妈妈……现在可能是一个爸爸,可能过段时间就会变成两个爸爸,我会让他理解这种多样性,不要认为只有某一种形态的家庭才是固定的、好的,每个人的情况都不太一样。

Q:等你的孩子长大18岁成人的时候,如果让你送一份礼物给他,你会选择送什么?在此刻想的话,这就是一份未来的礼物。

A:男生的话我不会选择送太物质的东西,不能在他18岁的时候让他太追求物质。我应该会送他一块好表吧,表对男生来说还是挺重要的,而且比较容易赋予价值,告诉他时间宝贵。送车也不太合适,车本身是消耗品,而且比较难去赋予价值感。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