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与青春的双重谱系

在数字化生存大潮来临之前,金庸、古龙、梁羽生等姓氏的武侠小说谱写了一代人甚至几代人单薄而热血的青春

ELLE Men - - VIEW -

武侠小说在大陆的兴起与

落幕的过程,也是一代甚至几代人青春的喧嚣与退场的过程。如果这是一个谱系,那么武侠和青春犹如一道优美的双螺旋,两种质地迥异之物,在相互之力的推动下,结构出一个精彩奇异的世界。

上世纪80年代起,金庸、古龙、梁羽生等港台新武侠的兴起,迅速风靡了大陆的年轻人,不仅掀起了中国武侠文化的巅峰高潮,同时也以前所未有之势填补并塑造了一代人的青春故事。前阵子,一代武侠大师金庸辞世,竟然集体性钩沉出一代的青春记忆,人们如何在少年懵懂时代,突然闯入一个侠义世界,郭靖、黄蓉、令狐冲、乔峰、张无忌、韦小宝、蛤蟆功、降龙十八掌、华山论剑……完美地成为他们的精神世界的同道中人及所历经的精神事件。

我记得上高中时,学校外面的一条街上,几乎全是租书店,而其中几乎全是武侠小说,梁羽生、古龙、金庸,甚至还有各种衍生的冒牌货,如吉龙、全庸等等,一本本一套套的武侠小说全部用一种硬质蓝塑料封壳再装一层封套,一间借书店,三面墙的书架全部整整齐齐地陈列着,甚至如《射雕英雄传》,就有十二三个不同的版本,正版盗版,横排简体字,竖排繁体字,无不齐全。我正读高一,因为我前一天借了《射雕英雄传》的第一册(共4册),一个下午加上晚自习立即读完,因为借书店的第二册已被人借走,不得已,我借了繁体竖排版的第二册,那也是我第一次艰难而渴求地读完一本竖排版的繁体书籍。我记得读完之后,我的大脑内有几种声音在响动,一是欧阳锋练功的声音,二是繁体字那奇异的形状的碰撞声,读完这本,我的大脑既压抑又兴奋,几乎一个礼拜,都难以平静下来。

我的一位同桌,因为父母管教严格,在家没机会读武侠,上课也没机会读,只 有在上学放学的路上读,他一手骑自行车,一手拿着借来的武侠小说,边骑边看,车技竟然行云流水,而他居然埋头看得如痴如醉,后来他说,比起郭靖的那些功夫,这完全是雕虫小技,这些行径完全是武侠小说世界中各种神功所导致的精神张力,也之所以有这种精神内心,使得他一边骑车一边看书不会撞到别人,或被别人撞到。

当然,一些人因为贪婪读武侠而成绩滑坡,但也有一些人,通宵达旦地读武侠,而成绩依然高居榜首,那位最后上了清华的武侠迷同学,后来说,他可能也是受到了那种武侠精神感染,尤其是内心的意志力迸发了出来,化学和物理,只要课堂上一遍,他就像段誉的六脉神剑一样,一点就通了。那阵子,他说做任何事,都是这个状态,生活的世界和武侠的世界合二为一,并且始终在一种高能量心智的支配下,犹如在《雪山飞狐》中的极寒之地,还是《书剑恩仇录》中的大漠荒野,他都身怀绝功,能获得心理超越。也许正是这种念头,注入了他学习的超能理解力和接受力。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青春。而我们的青春,正好有几位武侠大师一路相陪。侠肝义胆,快意恩仇。几乎是我们那时每一位同龄人所向往的气质,贫乏的物质生活,几乎无法阻拦我们对这个精神世界的向往与追求。在《神雕侠侣》中,郭靖说,“侠之大者,为国为民。”可能也正是上世纪80年代末期和90年代初期的社会精神写照,社会的启蒙思想在传播,我们的青春激情在增长,而它透射到当时的现实社会中,掀起了一股不可阻挡的青春潮流。

在那个时代,金庸、古龙、梁羽生们的武侠小说与我们的青春是一场重大的双重叙事。或者更进一步说,武侠小说谱写了我们的青春,而我们的青春也谱写了武侠,犹如那是一双倚天屠龙剑,而它在那个时代找到我们——它们最合适的主人。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