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云岳电影修复高级技术总监上海电影技术厂电影修复项目

如果没有胶片修复技术,很多珍贵的影像就要消失了

ELLE Men - - FEATURE -

ELLEMEN:电影修复分为数字修复和物理胶片修复两个部分,这两者对技术的要求分别是怎样的?吴云岳:胶片修复是一切的关键,只有胶片修复做好了,胶片素材才能转换成数字形式一直保存下去。但胶片的保存是有一些特殊条件的,湿度、温度都要达到一定的标准,如果达不到,保存的时间就不会很长,胶片会变形、发生霉变,严重的还会收缩,那样就无法通过扫描仪实现转化了,即使侥幸通过,出来的画面也会变形、抖动,无法利用软件进行之后的数字修复。我们上影厂一直是专门负责电影制作的后期——洗印加工,以前拍完的电影胶片送过来,我们会先将它们冲洗成底片,再印成正片,才能投影到电影屏幕上变成我们需要的画面,之后再通过很多复杂的工序把它们拼接起来形成一部部电影。

ELLEMEN:你印象最深的修复过的片子是哪一部?吴云岳:是有一年抗战胜利纪念日前夕一家电影资料馆送来的一盘16毫米的电影胶片,那是美国一位战地记者上世纪30年代拍摄的一部真实纪录片,这盘东西太珍贵了,本来它的胶片收缩程度非常严重,我们检测了一下齿距发现根本无法通过扫描仪,一开始都没敢接下这个任务,但资料馆的老师一再请求,说哪怕能修出1-2分钟也好……我们想了很多办法让收缩的胶片再度膨胀开,最后是把它一段段切下来操作的,整整弄了有三十多天,太不容易了,后来电视新闻里播放的时候我看到了,那是一部几乎没有经过加工的原始素材,拍到什么就是什么,它的意义非常宝贵,所以我印象最深,像这样的片子,如果没有胶片修复技术的话,就流失不见了,再也无法进入大众视野。

ELLEMEN:一部一小时左右的片子你们大概要修复多久?吴云岳:这个要看原始素材的保存情况,每部都不一样,保存得好的我们只要清洁一下就能通过扫描仪,快的一个星期就能修完,如果是保存状况差的就

很难修,我记

得我们 修复过上影厂解放后拍摄的一部故事片,叫《女司机》,就修了有两三个月,还有一些可能真的就修不好了。

ELLEMEN:电影修复的原则是“修旧如旧”吗?你们在修复过程中会对素材进行二次加工吗?吴云岳:按理说我们修复电影肯定是要以原来的为准,我们一般都会坐在一起分析影片本来的镜头、基调、颜色等,最后拿出一个方案,但也有特例,比如今年上影节我们厂修复的那部《画魂》,当时的摄影师吕乐非常认真,他几乎像对待新电影那样去调色,一个一个镜头、一帧一帧画面地去调,有的镜头的基调甚至都和原来有点不一样了,我当时很疑惑,后来才知道他是在用现在的数字调色技术来实现当年胶片调色不能达到的效果,我听完真的被他这种敬业精神所打动,以前那些老艺术家们在电影上倾注的心血可能远远超过我们的想象,正因如此,我们才更要努力把他们过去的结晶保存下来、传承下去。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