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征宇

《邪不压正》

ELLE Men - - FEATURE -

ELLEMEN:其实哪怕是不懂电影拍摄的人,都能看出来《邪不压正》是一部在拍摄上非常有难度的电影,前期为了拍摄做了什么样特殊的准备工作吗?谢征宇:我们搞摄影的,其实每部片子的准备工作都是一样的,没什么太大的区别。就是需要把你的画面风格,和导演不断地沟通,摄影设备要达到一种镜头的效果,需要不断地调试或者组合。任何事务性的工作都不是最耗精力和时间的,80%的精力,你是花在寻找对这个故事的感觉上。剧本的每场戏你都要很熟悉,在你的脑海当中,似乎要能看到这部电影,你要到拍摄的场景当中去看,感觉“噢,可能就是这样的一个状态”。

ELLEMEN:你和姜文导演合作得比较密切,姜文导演是个特别“讲究”的人,整部片子里,有非常难以实现的拍摄段落吗?谢征宇:对我来说每场戏都没有挑战,没有什么说我拍完之后,要觉得那个 多难多难,不存在这个问题。哪个摄影师告诉你说哪场多难,怎么样才能弄完,我也不相信,我觉得那可能都是在给自己加戏。摄影师最好要没戏,要看不见你在哪里。你表现出你很难的时候,那一定不是一个好的工作状态。

当然,该你出来的时候你要说两句,我们姜老师剧组的企业文化很好,拍完每一条镜头,我们都会鼓掌,每个部门都会为演员而鼓掌。我们是一个在欢乐中更加欢乐的剧组。在这里我要感谢制片人周韵女士,也非常感谢姜文导演,他是我生命中的明灯。

ELLEMEN:摄影师在拍摄过程中也有自己的艺术追求,怎么把它糅合进去,摄影在影视制作中的角色定位是什么?谢征宇:首先是要把镜头拍下来。对我来说,我往往会觉得演员的表演是非常不容易的,因为演员是很无助的和最脆弱的一部分。他们的创作是最难的。对我来说,我是要把演员表现最精彩的部分,用很好的画面记录下来,这个就是我认为摄影师最重要的工作,不是说你要创造什么,什么颜色、什么光,那都是外在的。你真的要记录下来,用摄影来帮到他们(演员)。

ELLEMEN:你怎么看待当下中国电影摄影的发展阶段,你有着比较长的留校任教经验,觉得中国的摄影高等教育和市场需求匹配吗?谢征宇:我当然是有一点自己的看法的,但是这个看法都很浅显。我觉得艺术这项工作,到最后肯定都是由你的才华决定的。学校可以教给学生的是一种方法,就是说可以用什么样的方式来讲故事,你可以在这个故事讲述当中扮演一个什么角色?

学校并不能教你如何成为一个大师,如何成为一个牛逼的创作者。你知道,我们电影学院很多时候是那种大师教育,很可怕的一种教育,难道说进了学校就都能成大师?那不可能的,这是很可笑的一件事情。先把故事讲清楚,讲顺溜就行,但就现在这方面很多东西还是不到位的,有些东西永远是脱节的。

摄影师最好要没戏,要看不见你在哪里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