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成

HOMEBOY Digital Film LAB CEO数字中间片制作人《动物世界》

ELLE Men - - FEATURE -

ELLEMEN:相比起灯光师来说,数字调光这个概念对于行业外的人来说相对陌生一些,你们在一部电影的制作中扮演着怎样的角色?华成:大家无论在电视还是电影屏幕上看到的画面都是丰富多彩、有明暗关系的:比如为了表现热烈的气氛,画面会很明媚灿烂,表现忧伤的气氛,画面会很暗。

在现场的拍摄中,摄影师和灯光师会对气氛做一个设计,把基本的明暗关系和色彩做出来,但实际上如果直接把现场拍摄还原成画面的话,气氛和精彩程度往往是不够的。那么我们的工作就是在这个基础上,去把画面变得更加精彩,添加一些现场没有时间或者无法做到那么细致的光影效果和颜色,并赋予它细腻的情感、细微的颜色层次控制。

这是比较理想的流程。但是在国内电影中,哪怕是大制作,现场也会因为各式各样的原因导致拍摄效果并不如预期,那么最后的补救全部要通过我们完成。 ELLEMEN:光线色调对于画面情绪的影响有多大?华成:非常大。简单举个例子,有一个拍摄手法叫“日拍夜”——拍摄时间是白天,拍摄素材也是通亮的,但是我们通过后期调光调色的方式,把整个亮度和颜色压得非常暗,飘着淡淡的蓝色,给大家以静谧夜晚的感受。这算是比较极端的例子,但是可以说明光线和色调可以改变人们的感受。

ELLEMEN:《动物世界》中有许多特效镜头,你们是如何与特效部门合作的?华成:这部电影中汇集了来自新西兰、欧洲、澳大利亚、中国等至少四个国家的超过六个特效公司。首先会有一家特效统筹公司把所有特效的标准都统一了,我们曾经和他们有过几次很复杂的会议,其中最关键的点在于他们做完的特效一旦合进画面、铺上我们调的颜色是不是能天衣无缝。有一个世界通行的方法就是,我们先出LUT(简单来说,LUT相当于一个手机滤镜),我们把LUT给到特效公司,他们挂着滤镜去完成“无中生有”的特效,再把滤镜摘掉给到原始特效素材,我们则负责再把滤镜加上,那自然效果是天衣无缝的。

这一点上,我们确实也很佩服国外的同行,他们用自己的配色的概念、创意和多年的经验,在我们的LUT严格限定下,最后能够返回给我们特别牛的、且在技术上天衣无缝的画面。这样哪怕我们不在一个国家也不存在任何问题。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