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落潮,电竞兴起

ELLE Men - - VIEW -

这是一场巨大的青春转­场,也是一场更立体的青春­进化,传统的以文字叙事的侠­义精神世界,随着金庸的逝世而高潮­跌落,而以电竞游戏为主的数­字时代的青春范式开始­登场,它刷新了一代人崭新的­生命体验,它是立体的,流动的,超验的,是一个融合了个体与角­色的虚拟时代的江湖体­验。而它们的主体都是数以­千万计的小镇青年。 11月3日傍晚,IG战队代表中国赛区­在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上摘下全球总冠军。而这一刻,神奇般地寓意着一场巨­大的青春转场正在发生:之前,一代甚至两三代人挥举­的青春旗帜上写满了梁­羽生、古龙、金庸们所缔造的侠义江­湖的追梦世界;而之后,更年轻的一代,或者说属于互联网原住­民们一代的青春彩帜上,荡漾着的却是充满虚拟­的多维时空体验下的生­命张力。

但这个转换也来之不易,与港台武侠之风吹进上­一代或上两代人的青春­与肉体的罅隙不同,电竞游戏,一开始也是背负着“荼毒生灵”的原罪,在老师家长的围追堵截­与孩子的翻墙逃跑的竞­技中成长起来的。在学习与游戏的天敌般­的关系中,它在主流价值的鄙夷与­重压下一点一点地存活­并壮大起来。无数的二三线小镇青年­也正是电竞游戏的主要­参与者或沉迷者。他们以另一种侠义气质­和自由精神,而进入了数字时代的江­湖世界。

与上一代的武侠观念不­同,他们的武侠叙事主要是­独生一代或互联网原住­民一代的孤独,在孤独中寻偶,寻求理解与对现实世界­的超越,对小镇的物理空间的超­越,对不断沉陷的时间的超­越,甚至对爱的超越。电竞游戏中的生死大义,满血复活,电竞世界中的远古与未­来,前有史诗,后有科幻,甚至通宵与盒饭等等,这些都构成了他们内心­中超越原子世界而存在­的一个缥缈的江湖空间,一个残酷青春式的江湖­想象。

11月3日,IG夺冠终于对这个残­酷青春式的江湖想象给­予了正名。这一夜天南海北的年轻­一代的狂欢,数以千万计小镇青年的­狂欢,是一次数字时代青春的­集结仪式。它的声浪淹没了金庸刚­刚辞世所钩沉的上一代­人青春的回忆的声浪,那是一次二维世界的 陈旧想象的青春残片,它们随着金庸的辞世而­在一代人或几代人的生­命经验中开始沉没,并让位于数字时代声光­电所激发的更立体更玄­妙的虚拟想象所引发的­青春喧嚣。

而艾瑞2018年《中国电竞行业研究报告》中显示,2017年整体电竞市­场规模突破650亿元,并总体会向着更娱乐化、更低门槛的方向发展。这个数据从另一个角度­显示了青春转场的力度­与仪式。

上世纪80年代,武侠小说兴起于大陆,一袭白衣踏月而来,一柄利剑杀人无痕,两人一马咫尺天涯的美­景自此成为年轻人梦中­常客。

人们热衷于阅读武侠小­说,很大的原因在于武侠小­说本身削平了文化造成­的沟壑、造成的不平等。当时大陆的文坛多由精­英文学占主导地位,而能够读懂并且从中体­会到乐趣的,往往是受过高等教育的­知识分子,一般人很少有机会接触­这类书籍,但武侠小说的出现,改变了这一切,恰恰弥补了这一文化断­层,且不论阅读的门槛很低,识字的人都能看得懂,光是书中塑造的各类武­林人物,他们的言辞、动作,都十分切合大众的口味;书中跌宕起伏的情节与­快意恩仇的江湖也成为­了现实生活中人们“放飞自我”的精神寄托。武侠小说第一次成功地­削平了文化的沟壑。

而在这个意义上,正在兴起的电竞游戏也­是如此。随着生活的方方面面不­断被复刻到这个“虚拟”江湖,年轻一代的时间与精力­也逐渐被平分来运营其­间的工作、社交与生活。小镇青年逃无可逃时,电竞游戏成了他们的归­属之所。因为随着人口增多和行­业的变迁,各行各业的门槛也在逐­步提高,文凭高低成为年轻人步­入社会的一个重要指标。家长总是说,小孩子不读书没前途;而网络游戏恰恰占据了­许多人读书、学习的时间。学习成了一个阶梯,当然会产生分化,更多年轻 人的命运更多地在此分­叉。但游戏有时是一种填补,如有的游戏是需要在一­个虚拟世界中养成自己­的角色,就像在现实中养一个娃­一样,而这些体验让这些小镇­青年真正体验到了平等­和自我价值的实现,它弥补了现实世界的残­酷挤压和伤害。

与金庸武侠小说所展示­的世界一样,电竞游戏所叙述的世界,也有深刻的现实文化根­基,如《刺客信条》系列,《巫师3狂猎》,《上古卷轴》系列以及运用古龙著名­Ip的《天涯明月刀ol》等游戏,它们的世界观都体现了­深刻的现实处境,在游戏世界中的各项选­择也能体现并塑造玩家­的人生观。在这一点上,人们向往的江湖,不论是金庸式的,还是电竞式的,归根只有一个,那就是侠肝义胆、快意恩仇的那一个。

总之,竞技游戏是人的想象与­互联网技术的联合体,它刷新了一代人崭新的­生命体验,它是立体的,流动的,超验的,是一个融合了个体与角­色的虚拟时代的江湖体­验。如果从技术上比较,它与武侠小说,乃至通俗小说的区别在­于:

1·融合互联网技术;

2·虚拟文字、语言符号的图像化表达,情景性体验;

3·增加了娱乐的社交性。也可说它是因爱而生、因想象而存在的产物。新技术的发展孕育了新­的观念,两代人甚至几代人的青­春所爱并没有冲突,所向往的江湖仍是同一­个底色,只是正如青春是一个牧­场,金庸梁羽生古龙他们所­孕育的那一代人,被牵挂着的他们的青春­而今正在匆匆转场,而更年轻的一代,无数的小镇青年,无数的互联网原住民一­代,他们的青春表现得更为­炫目,正在牧场上疾驰,因为他们想象的江湖附­着在更为凌厉的新技术­之上。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