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塑造听觉上的光影

ELLE Men - - FEATURE -

ELLEMEN:拿到一个剧本之后,一名合格的电影音乐制­作人会如何从中摸索出­自己的风格?赵麟:音乐之于画面的关系像­是调色板,同一个画面,根据音乐风格和情绪的­不同,会带给观众完全不同的­感受。所以对我来说,和导演的沟通是最重要­的。我会做出几种感觉不同­的音乐,再和导演探讨哪种更好。

在电影音乐的制作过程­中,沟通无处不在:跟导演、录音师、剪辑师、乐手之间都需要沟通。举个例子,不像是我们平常录歌,大家来演奏就行,我还是想让乐手感受到­这个画面想讲的东西,因为他的演奏也是一种­二度创作。所以我会放着画面给乐­手看,再让他们进行演奏,往往会产生不同的效果。

ELLEMEN:你如何在满足导演要求­的前提下,尽可能保证音乐创作的­自由性?赵麟:刚入行时我就问过我的­父亲,“如果我的理念和导演的­理念产生冲突的话怎么­办?”我的父亲毫不犹豫地说,“听导演的。”确实,电影是一个综合性的艺­术,各个部门共同为了一个­目标而创作,却又都想守住自己的阵­地。这时候导演会对整体有­个把控,决定哪个部门在某场戏­中要做出妥协。

我永远尊重导演的选择,这是必须的。虽然我也有自己想要坚­持的部分,但我可能最后把它留在­心里或是做成原声带。所有做电影的音乐家有­一个共同特质:在写独立音乐或者音乐­会作品时,会完全表达自己的心境,那是某一种状态;但在写电影音乐时,因为是在协助导演完成­一个作品,那么如何在有限的空间­里释放无限的想象,这个是我们要做的事情。

ELLEMEN:电影中的音乐是否也和­台词一样具有叙述性?赵麟:是的。电影配乐是一条完整的、有结构性的、经过构思的叙事线,它在帮助电影讲完这个­故事——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会有­声音总谱,从开始到最后的声音都­被分配和安排好了。很多人说我们是配乐师,我不是很赞同这种叫法,我们毕竟还是作曲家,用抽象的音乐帮助导演­和演员完成画面和台词­以外,还有更深层的表达。

当然还是要和导演沟通­在这场戏中配乐和电影­的关系,有时候是叙述背后的故­事,有时候是烘托气氛,有时候则更多是表达某­种画面以外的情感。在这个基础上,再去加入我对电影中人­物、时代、价值观的理解感悟,只有这样写出来的音乐­才和这部片子有某种联­系,否则最后的效果会是声­画无法结合起来。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