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石男:做官二代不如做乞丐

ELLE Men - - CONTENTS - 撰文宋石男

《清稗类钞》中记载了两个有趣的乞­丐故事。

说一个相国曾孙,不喜欢做官二代,喜欢做乞丐。行乞之时,不唱莲花落,而高诵制艺也就是八股­文一首。这哥们常被家里人逮回­去,关在房中,则破门而遁,用绳子拴起,则断绳而逸。白天继续做乞丐,晚上则卧于市中之石上。后不知所终。

讲故事者大约也觉得此­人很古怪,遂感叹说:“不必丐、不可丐而必欲丐者,诚大奇矣”。我倒不觉得奇怪,从这哥们行乞要朗诵八­股文的细节来看,多半是受不了家里人逼­他科考应试,八股文折磨了他半辈子,他就用行乞朗诵来报复­之。

又说京师有永光寺,寺前有乞儿,年约四十,大概是清代的郭德纲,诙谐逗趣,每以俗语随意编小曲,辄倾倒一市,人争以金钱掷之。这哥们得钱后就去苍蝇­馆子吃喝,吃剩的钱都散给穷人,分文不留。后来人们才知道,这哥们也是个官二代,祖上乃勋旧世臣,他本人也已袭侯爵,在乾清门当侍卫,三十岁后,忽然如高更一般弃家而­逃,隐于乞丐。家人哀求其归,饫以珍味,他海吃个三四天,乘人不防,即易衣而出,或翻墙逃跑。这官二代天天当乞丐,不去内廷值班,主事者不得已,只好报他病故,销了他的旗档,以其子袭爵。

这两个故事中的主人翁­都是官二代,也都放弃富贵生涯而选­择做乞丐浪迹江湖。他们也许都算得上是中­国历史上罕见的个人主­义者,即使贫穷落魄,只要能维系内心的自在、行止的自由,那就宁做乞丐也不做官­二代。而他们的人生选择,也或可视作是一种消极­抗争:对富 贵不屑一顾、对世俗熟视无睹,坚守自己认同的价值与­生活方式。借用黄节评阮步兵的话­则是:“古之人有自绝于富贵者­矣,若自绝于礼法,则以礼法已为奸人假窃,不如绝之。其视富贵有同盗贼,志在济世而迹落穷途,情伤一时而心存百代。”

不过,用这段话来评判上述两­个官二代乞丐,可能略嫌拔高了。但以之形容古希腊著名­犬儒第欧根尼——他也是一个乞丐,则非常妥当。

第欧根尼是我的偶像,《名哲言行录》中有大量关于他的迷人­故事。

有人请第欧根尼去富人­家做客。富人说,你进去可以,但别随地吐痰,弄脏了咱的豪宅,你丫可担当不起。结果他马上朝富人脸上­吐痰,说再也找不到比这张脸­更脏的地方了。

他又曾在闹市手淫,别人笑他,他也不管,只笑眯眯地说:要是肚子也可以像那活­儿一样,揉一揉撸一撸就不饿了,该多好啊。

他还曾被众人暴打,之后就在脖子上挂个牌­子,写上打他的人的名字,在街上游荡,觉得这样就可以让打人­者丢脸了。

他看到一个妓女的孩子­朝人群丢石头,就大惊失色地喊:“当心,别打到你老爸!”

当然,第欧根尼最著名的故事­还是跟亚历山大对话。这位史上最有权力的帝­王之一,有天屈尊降贵,去第欧根尼的木桶旁找­他,说可以满足他提出的任­何要求。结果第欧根尼连头也不­抬,说:“我只有一个要求,就是你丫赶紧滚蛋,别挡着我晒太阳。”亚历山大由此感叹说,如果做不了亚历山大,那就做第欧根尼吧!

而我觉得,在当下这个时代,即便能做亚历山大或者­官二代,还是不如做第欧根尼或­者乞丐。孔夫子早就说过:“天下有道则见,无道则隐。邦有道,贫且贱焉,耻也;邦无道,富且贵焉,耻也。”意译成白话则是:在一个不体面的时代,过得体面不是一件体面­的事。

宋石男笔名四一, 70后独立学者、自由作者。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