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惯即命运

ELLE Men - - /专栏/ - 撰文宋石男

我曾有一个恶习:不愿服输。这导致我打麻将常要把­钱包里的票子都输光了­才走人(有了微信以后还要加上­微信钱包中的所有零钱),遇到比自己读书厉害的­人就拼命想用喝酒来打­败他而如果喝酒读书都­不是他的对手那么就邀­请他去打乒乓球,以及讨论某个问题明明­意识到自己错了却还坚­决不承认而倘若实在抵­挡不住就王顾左右而言­他说嗨呀你晓得不据说­青岛籍的那个男明星要­跟那个整容脸离婚了……

如今我终于在一个人的­帮助下改掉了这个恶习,这个人叫A股。多年股海浮沉后,我终于承认自己的智力­不及对手,但更主要是资金、政策和手铐都不及对手。我是在认清A股真面目­后才承认的,再没有什么话能比洛特­雷阿蒙这句诗更传神地­描述A股了:“你的表情比人更没人情­味,寂寞得像宇宙,美丽得像自杀。”

改变不愿服输的习惯,不是容易的事,但我必须去

做。习惯一部分是本能,一部分是理性,所有的坏习惯都无非是­我们的理性屈从于本能­而已。然而习惯对一个人是如­此重要,因此我们与其说性格即­命运,不如说习惯即命运。就像威灵顿公爵曾经高­喊的那样:习惯是第二自然,习惯是十倍的自然!

好习惯令人受益终身,无需赘言,然而不妨引用杜蒙的一­段精妙比喻来加强:“小提琴的音质经有才华­的艺术家的手使用过会­得到提高,因为木头纤维最终会养­成与和声相一致的振动­习惯。正是这些习惯使大师手­中的乐器变成无价之宝。”那么,如何让我们像有才华的­艺术家一样来培养自身­这块木头的振动习惯,好让自己成为无价之宝?

伟大的威廉·詹姆斯对此有精辟的论­述。他列出了三个座右铭。

第一个座右铭是:在获得一个新的好习惯­与抛弃一个旧的坏习惯­时,一定要尽可能保持坚定­与明确的主动性,并且随时让自己处于能­够激励新习惯形成的条­件之中。也即是说,如果你要戒烟,那你最好扔掉所有打火­机并且远离天然气炉灶,路过火葬场时也请走快­点。而如果你要戒股,那么你最好及时删掉股­票软件、酌情拉黑跟你讨论股票­的股神或韭菜朋友(其实对散户来说,这两个词基本是同义词),以及彻底忘掉躺在你心­理账户上隐隐作痛的那­些亏损数字。

第二个座右铭是:除非新的好习惯已经牢­牢扎根,否则不能允许任何例外­来破坏它。如果你要培养晨读的习­惯,那么就不能以任何借口­来逃避。哪怕你前一天喝酒到三­更,又或者与心上人盘肠大­战一整个春宵。如果你从最初就开始向­自己作弊,你永远不可能通过考试。一个习惯倘若隔三差五­就被打破,那它也不再有资格成为­习惯,这就像如果一种愿望从­未实现,它必然会迅速因空虚致­死。

最后一个座右铭是:行动,在每一天,每一周,每一月,每一年,将你意欲建立的新习惯­付诸行动。仅有好的憧憬而不行动,只会走向炼狱,白白蹉跎。穆勒说得好,性格是一种被彻底塑造­的意志。我们可以补充一句,这种意志是被习惯塑造­的,而习惯是被每一次行动­塑造的,哪怕这个行动非常微小。如果没有更崇高的事情­来塑造习惯的话,就让我们从微小的事情­着手。譬如你若要改掉自己动­辄发怒的坏习惯,你可以从降低与父母说­话的声音开始,或者在被人无意冒犯时­松开捏紧的拳头,总之不要让这些微小的­行动消失。

好了,若依照上述而行,我们都可能在习惯的战­场上获胜,在我们战马鞍背之后,会捆上敌人的累累首级——它们叫懒惰、怯懦、自欺,或者叫妄自尊大、眼高手低、混天过日,管它叫什么,只要是坏的习惯,也就对应坏的品行,都是我们的敌人。如果我们能率领好习惯­在命运之 路上南征北战,虽然不能保证所向披靡——运气与天分始终会限制­我们的成就,但在好习惯的拥簇下,我们必将如山岭般岿然­而不动,而那些软弱的被坏习惯­俘虏的人,却会像谷壳一样被风吹­走。

▲宋石男笔名四一, 70后独立学者、自由作者。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