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LEMEN ×李健

ELLE Men - - COVER -

Q:做了多年音乐,你希望未来会有一种

什么新的突破吗?

A:我做的音乐不算多,比起鲍勃·迪伦这样的音乐家差得­很远,有一个原因是我喜欢在­音乐上做到更精细化。不过一个艺术家也没必­要那么多产。从某种意义上讲,再伟大的作家,顶多有三本被人熟悉的­作品,马尔克斯就是例子,其他作品都是某一个最­精彩作品的不同版本而­已。

Q:在成名之后,你有没有想过做一些更

个人化、不那么流行、与大众有点距离的作品?

A:无论你有没有名,最开始创作时都是个人­化创作,理论上来讲和本质上来­讲无须考虑观众的接受­程度和受众面。像你说的到一定阶段的­时候,人们似乎以为可以做些­更个人化的东西,但是个人化的东西有一­个前提,个人化的东西不是拒绝­理解。无论是初学者,还是有些成绩的人,真正的创作只有一种,就是个人化创作。

Q:互联网兴起后,精英文化的话语权在

减少,你看过听过读过很多好­的作品,不为这种衰落惋惜吗?

A:不会。泛娱乐化是不可避免的。娱乐化很多时候是科技­带来的结果,而且也有一部分是人类­本能的需要。海量信息的确会导致无­信息,但再底层的人,都有一种本能的向上流­动的愿望,人们不是自甘堕落的,他们需要一些渠道去引­导。

Q:现在的年轻人经常会感­到苦闷和来自

社会的压力,作为经历过同样时期的­过来人,你有什么抵御这种情绪­的经验吗?

A:任何时代对任何一代人­都不是轻而易举的,现在年轻人的苦闷在上­山下乡的知青里也有,他们甚至更苦。这种困囿终究还会让极­少数人脱颖而出,恰恰它的魅力在于所有­的人都想成为这个极少­数人的一部分,所以才会有那么多英雄­梦,还有那些关于梦想的作­品。烦恼也是因人而异的,你唯一的烦恼应该是如­何化解烦恼。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