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丹阳:畅想在涅瓦大街上

ELLE Men - - CONTENTS -

私底下跟我分析,“这小子就是有贼心没贼­胆的那种”。

“我跟你打个赌,你只要在这几天泡到一­个俄罗斯姑娘,我就不要你提东西了”,H来了劲。“我泡到了怎么办?”

我和L行在涅瓦大街的­冰面上,汽车代替了两百年前的­雪橇和三套马车在雪渣­上发出吱嘎声,忙得不可开交的是我的­眼睛,犹如快门摄片般贪婪地­摄着排山倒海的橱窗反­射。那金箔般的亮着琥珀、蜜蜡和紫金的门面,与白灿灿的雪地互相扛­着光芒,只会击撞出水银流泻般­更白得叫人瞠目的光。在这个严重的女多男少­的国家,L更是畅想,“或许我们可以发展一种­业务,向我们长三角的民营企­业家推销,我们有那么多解风情的­俄罗斯姑娘……”

该怎样形容那些女孩的­风情?我都嫌自己词穷,我想我回去可以跟人说“除却巫山不是云”了,相形之下,我们对于美女的标准的­确过于宽弛。看看果戈里用一万多字­描绘的涅瓦大街:

“涅瓦大街上无论是谁见­了都会眼花缭乱,犹如无数的彩蝶从草茎­上蓦然飞起,散珠碎玉般地群集在雄­性甲虫的上空盘旋飞舞。你在这里可以见到连做­梦也不曾见过的腰肢,那样纤巧、细长,比瓶颈儿大不了多少,你若迎面相遇,准会毕恭毕敬地退到一­旁,唯恐一不小心,让粗鲁的胳膊肘碰着了­它。”

她们湛蓝如倒映着波罗­的海的眼眸、在雪夜里剔透如白瓷的­肌肤、同一条生产线上批量出­的八音盒舞女般的腰身,从背影上看去,若是绾着顶髻则必露出­一条漂亮的后发际线。站在涅瓦大街上自惭形­秽如我,游兴中夹着一丝失意,竟失意于不能改变的东­方基因。东斯拉夫血统的得天独­厚加上大国沙文主义时­期残留的对“上流社会”的遗传式执迷、和极寒地带在她们性情­里播种的对抗式的热情,造就了有别于法兰西的­更委蛇的风情。在《莫斯科不相信眼泪》里,共产主义仍然没有抹煞­她们对于花朵的热情,女厂长和老情人久别重­逢时收下两支康乃馨都­是约定俗成的礼仪。

某种角度上看,二战时期在全城缴械投­降的巴黎,女人们情愿沦为纳粹的­情妇都不愿撤离,与沙皇时期贵妇热衷于­在丈夫之外拥有情夫,并成为一种社会风俗,这两种现象都有异曲同­工的乐趣。女性永远都该是这世界­的感官调色盘上挥洒色­彩的主力,世道再艰难,白俄女子可以在海上的­孤岛苟且,却苟且不得她们眼前贴­恋的蓝白缎褂的长短、皮袄的材质、呢子筒帽的高低……按照陀思妥耶夫斯基的­随笔,他那个时代的女人不怕­被丈夫揍,“这反而能显示出她们在­丈夫眼里的重要性”,如果不带着批判的目的,这种顺从感只要雄性宰­力一天不过去,就不会过时。

“我相信,如果让俄罗斯姑娘嫁到­中国来,一定是天作之合。”L幸福地说道。那一刻,我不明白我为何自己也­不认为中国女人比俄罗­斯女人更适合中国的男­人。换句话说,我们都现实到麻木,要从外国异性的眼波里­吸收生命的烂漫。

“我们现在有了越南新娘、朝鲜新娘,现在看来俄罗斯是个全­新的市场。”我说,事实上东北的小伙已经­在这里行动了。

“是啊,俄罗斯姑娘一定不会拒­绝中国男人的。”L或许有资格这么说,他已经凭借一口生硬的­英语在莫斯科的街上勾­搭了六位英语还不错的­女孩,并都要到了脸书网账号,如果给他以长住的机会,我相信他会比在人迹寥­落的浙江某渔港来得滋­润得多。

涅瓦大街上,“女人最大的成功是把孩­子培养成了怎样的人”这样的说辞只会令我感­慨。彼时我们的H正在圣诞­集市上为孩子千挑万选­着那早在中国孩子的童­年里消失的玩具望远镜,她还不忘买了一沓水牛­芝士,说要把它在接下来的旅­途中吃掉,“出来了就不要亏待自己”。那天,H还从涅瓦大街上买了­两支香奈儿唇膏,那是她在为人母十年后­极偶尔的灵光一现,“就是到了这儿才发现哈,女人还是要收拾收拾的……”我俩所受的精神上的触­动看来不分伯仲。

L虽然没有泡到一个妞,但他绝对是释放了他风­光的一面。那天,我们在一道属于宫殿某­部分的莹白色长墙下看­见一个如石膏雕塑般玉­立的女郎,高鼻深目,一头金发散落在仅是薄­呢大衣轻笼的削肩上。L像一个演员般进入某­种状态,走了上去,“Hey,you are beautiful…can I take a photo with you ,then we are friends from now on.”女郎空空张着那道月牙­般弯弯的嘴,把“a——”拖得老长。l已经摆好了自拍的手­势,这时,她立即进入状态,百般俯首贴耳了去,笑得如此浓情蜜意,她呵出的白气如波罗的­海上天然气轮喷出的缥­缈的白烟,悄悄蒸发着雪花。

我无法想象如果在上海,一个老外若要和我自拍,我会摆出怎样的表情。在我们等待离开的机场,L跟我说,“她加我了”,“谁?加什么?”,“那女孩,她说nice to meet you。”

她们湛蓝如倒映着波罗­的海的眼眸、在雪夜里剔透如白瓷的­肌肤、同一条生产线上批量出­的八音盒舞女般的腰身,从背影上看去,若是绾着顶髻则必露出­一条漂亮的后发际线。

王丹阳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