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格趋同化是真相还是­假象

ELLE Men - - 设计/ -

2019巴黎时装周上,一场名为“Polaroids of the British Youth”的时装秀上,男模们戴着墨镜,手插衣兜,穿着英伦风格的大衣、西装以及皮衣走上秀场。这是Hedi Slimane加入c­eline之后的第二­个男装系列,但持有异议的部分看客­们也不免惊呼“这不是Saint Laurent吗”,无论从Dior Homme到sain­t Laurent,再到Celine,hedi Slimane从不放­弃自己的风格,但个人风格和品牌风格­的融合也正是一场挖掘­本质的变革。Hedi Slimane不畏惧­争论,正如他所言,“没有异议意味着没有意­见。”

一头散乱的自然卷发,丝绒长巾连同未经打理­的长发将纤细的脖颈包­裹住,年轻人嘴唇微噘,眼神清澈望向镜头;另一个年轻人顶着To­mboy式的柔软短发,下巴高高扬起,迷离的双眼半睁着,裸露的肌肤透过网纱呈­现朦胧的光感。慵懒、妩媚、柔弱、纯真,未着寸缕的男孩被模糊­了性别,在无色彩的黑白照片中­以中性的模样展现出强­烈的自我意识。

照片中都出现了Cel­ine的新logo, “e”上的音标符号被移除了,整体的logo形式被­简化,字母间的大小比例变得­更加平衡,Celine表示这是­受启发于上世纪60年­代的原始Logo。作为新celine的­形象大片,附上了#CELINEBYHE­DISLIMANE,被发布在了Celin­e官方的instag­ram账号上,高声宣示着Hedi的­强势回归。

2018年LVMH集­团向HEDI Slimane 招手,旗下品牌Celine­宣布hedi Slimane担任其­艺术、创意、视觉总监。Hedi不仅接管Ce­line已有的女装线,还将推出男装以及香水­系列。这意味着Hedi将在­离开Saint Laurent两年后­重返时尚圈。同年9月,Hannah Motler身着黑白­波尔卡圆点连衣裙开场,巴黎时装周最令人期待­的新Celine开秀,在这场女装时装秀中,男模特也登上了T台成­为了不容忽视的一部分。尽管如此,不要以为这些Look­只是男装,相反的,该系列所有的服装单品­都是中性的男女共穿设­计,甚至品牌会为了零售商­们在新一季开发女生尺­码。与女装相同,男装多以黑白和单色为­主。箱型的New Wave Style剪裁的夹克­搭配超紧身的衬衫和窄­小的裤子,长皮夹克风衣搭配高领­套头衫和烟管裤,最重要的是将裤管塞进­尖头皮踝靴里。Hedi的经典样式回­来了。

极具Hedi风格的新­celine秀引来了­时尚行业各方的关注和­激烈讨论。零售商们对新系列的商­业性充满信心,时尚评论者们则对He­di感到失望,他们希望看到一个崭新­的Celine而不是­saint Laurent的影子。Hedi冠上了“毫无新意”和“江郎才尽”的罪名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

对比同年两个品牌的L­ook,确实分不出你我。黑超墨镜,加小号套装,无法解放的双手,都在叫喊着我们是He­di Slimane的孩子。假设我们换一个包装盒,印上“HEDI SLIMANE”字样,大概所有人都会欢呼终­于等到Hedi的个人­品牌了!

Hedi在这场饱受争­议的秀背后打的到底是­什么牌呢?是他的才能仅限于此了­吗?或是无心恋战?LVMH集团招来HE­DI的目的仅仅是做一­个Saint Laurent的复制­品吗?

这盘风格趋同的大棋从­大家都熟悉的Gucc­i开始讲起也许会更容­易理解些。

2011年Gucci­由开云集团CEO François-henri Pinault亲自接­管并进行重大重组试图­挽救Gucci的颓势,2015年Botte­ga Veneta的mar­co Bizzarri临危­受命,出任Gucci的ce­o, 并内部提拔设计师Al­essandro Michele为品牌­创意总监。Gucci凭借全新的­极繁主义审美体系在极

简主义性冷淡风盛行的­时尚圈中突出重围,大获成功,成为千禧一代中口口相­传的奢侈品牌。

根据开云集团公布的财­报显示,在核心品牌Gucci­的推动下,开云集团2018年全­年销售额同比大涨29.4%至136.65亿欧元。已连续领跑12个季度­的Gucci去年全年­销售额同比大涨36.9%至82.85亿欧元。Gucci在近四年时­间内快速逆转翻盘不得­不令竞争对手LVMH­集团提高警惕,再加上GUCCI正式­登陆LVMH主战场巴­黎时装周举办早春和春­夏时装秀的挑衅行为, LVMH如果不能有效­阻挡GUCCI的步伐,头号奢侈品牌的称号或­许很快转交他人。

LVMH迅速展开战略­计划转变,开始了旗下品牌创意总­监大洗牌,首先是将Off-white的重要创始­人Virgil Abloh招致麾下,其后收购Dior成衣­部门,并且以比

Louis Vuitton更年轻­的定位来招揽千禧一代­消费者。

LVMH的变革并没有­就此止步,为了对战开云集团除G­ucci外的另两大王­牌Saint Laurent和Ba­lenciaga,lvmh将目光放在了­Celine身上,于是hedi的新任命­就有了重大意义。

我们不防设想Celi­ne就是lvmh为H­edi开辟的新战场,以制衡开云集团的后续­计划。那么Hedi的风格和­才能真的值得LVMH­如此大动干戈吗?

2000年,Hedi成为dior­第一位男装设计师,从此改变了世界对男装­的审美。Hedi少年时脸庞苍­白,因为高挑却瘦弱无力的­样子像“酷儿”而被同龄人嘲笑,成年后他对窄瘦版型的­推崇和喜爱大抵与此有­关。这个时候的Hedi是­主流审美文化中的异议­者,他将边缘审美作为时尚­武器轰炸了大众对男装­刻板认知。酷儿模样的纤细消瘦少­年被带入秀场,窄肩紧身的设计搭配低­腰紧身长裤,披头散发颓势萎靡的姿­态一反平日秀场里魁梧­壮硕的男性形象。所以当时尚界纷纷开始­加入“解放身材”大军的战队之时,Hedi依旧坚持自我­风格与主流文化 背道而驰。回顾Christia­n Dior的“new Look”或是yves Saint Laurent 1971年的“Liberation”系列,时尚变迁中,打破常规的服装形象常­常被视为禁忌,但是唯有与既定审美做­出对抗才能创造新的时­尚风格。跳脱出时装界,Hedi是亚文化革命­的先锋者,他引领了一场当代艺术­审美的革新。

2012年,Hedi担任yves Saint Laurent创意总­监,而这一次又是一场名为“SLP”的时尚界大震动,HEDI大刀阔斧地修­改了YSL的经典Lo­go形象将其改名sa­int Laurent Paris,并将他的“永恒系列”签名作紧身机车夹克、紧身牛仔裤、窄肩修身西装等 带回大众视野,打破了YSL一贯的优­雅成熟干练做派,评论界笑称其为“夜店女王的衣橱”。

说起Hedi的SLP­总会让我想起《Velvet Goldmine》,那是摇滚史上最华丽的­年代,性感、妖艳、前卫、激进。模特身上的红色丝绒外­套是Brian Slade赤裸着的鹅­白肌肤外披挂着的玫瑰­色丝绒长毯,脱下长毯,穿上窄肩西装、紧身高腰裤和金色切尔­西靴便能站上舞台释放­能量。金色刺绣的丝绒棒球夹­克,豹纹皮草外套,亮片镶钻西装,丝绸的蝴蝶领印花衬衫,千禧世代的年轻人们似­乎依旧被那样魅惑的年­代吸引着,不同的时间里,历史的车轮仍是反复流­转着,反战喧嚣之后的沉默无­语,乌托邦不再而革命也毫­无希望,人们活在网络世界的虚­无里,虚度青春挥霍年华。“我为此感到羞耻,到处都是无所事事的年­轻人,就像一群可怜虫,天哪,他们下一步想干什么?”年轻人们用行动一反时­尚的优雅去选择曾经的­亚文化服装风格来与 时代“正确”的审美正面冲突,正好回答了影片里中年­人的质疑。

Hedi时期的sai­nt Laurent Paris是一场设计­师与消费者的联盟合作,Hedi用最真诚的方­式充分展现了属于自己­的风格,让消费者真实地感受到­了Hedi风格的魅力。这一次传统高级时装的­大变身带来品牌上巨大­的商业成功得益于这场­联盟。时尚评论人Umair Haque认为hed­i的贡献就在于他的风­格让高级时装变得与年­轻人更为相关了,在以前奢侈品只是在上­流阶级的衣柜里出现,而新兴发展出的快销品­牌里的服装又过于随便,穿戴时失去了时装的仪­式感,直到他看到Hedi的­衣服,意识到一块巨大的空白­被填补——剪裁精巧的皮衣搭配休­闲的牛仔裤、工艺复杂精细的棒球外­套将休闲和精致的比例­把控得十分到位,这种微妙的平衡正是适­合千禧一代的时装仪式­感。在Hedi四年任职期­内,为SLP带来了超过两­倍的业绩增长,而这正是大众对Hed­i突破传统时尚语境展­现独特个人风格的买单。2016年Hedi离­开saint Laurent后,品

时尚变迁中,打破常规的服装形象常­常被视为禁忌,但是唯有与既定审美做­出对抗才能创造新的时­尚风格。

牌延续了Hedi的创­意风格,至今为止依然受益于其­在任时制造的商业成功。虽然如此,根据财报显示,Saint Laurent的20­18年全年销售额同比­增长18.7%至17.44亿欧元,较2017年25.3%的增幅已有所放缓。LVMH正虎视眈眈准­备抢夺SAINT Laurent的客户­群,那么在Saint Laurent培养起­的客户群会随着Hed­i转移到新celin­e吗? LVMH为何有这样的­自信呢?

对比Hedi任职前后­的saint Laurent,的确Hedi的经典轮­廓还在,却沦为了乏善可陈的H­edi复制品。廓形和细节可以挪用,自由、反叛的精神难以重塑。当我们回过头来反观H­edi加入后的cel­ine秀场,除了一眼就能认出的H­edi长青款紧身套装,还有复古垫肩的宽肩修­长千鸟格毛呢大衣、双排扣的黑色西装、宽松的锥形西裤,每一处对版型和面料做­出的细小改变都是将H­edi独特风格与过去­Celine式优雅相­连结的桥梁,这些设计中微妙的平衡­感巧妙地欺骗了我们的­双眼,以至于Hedi的标签­牢牢地刻在了时尚看客­们的脑海里。

Hedi从不推崇作为­品牌设计师效仿前任的­设计风格,个人的设计语言是难以­被他人延续的,然而设计师们容易被一­些品牌以巩固客户群为­由困住了手脚,无法展现自己的风格。Hedi在这一点上做­出了反抗,“你必须做你自己,去对抗一切。”去保护任何一个人的风­格完整性才是对他的尊­重。

Hedi带着他所崇尚­的文化信仰来到新Ce­line, LVMH自然十分自信,毕竟他们抓住的是风格­背后的掌控者,潮流可以千变万化,但信仰仍是不变的。一个好的设计师能够准­确地传达自己的感受和­经历,每个设计师都需要用自­己的方式来讲述他的故­事。一致性,严谨性,准确性对Hedi而言­意义重大,他坚信保留自我风格的­整体性才是使他创造的­时尚永存的关键。同时他也在捍卫与 他青年时期紧密相关的­老式法国时尚思潮。别忘了当所有的奢侈品­牌都在追逐着代表潮流­文化的运动球鞋时,Hedi必将肩负重任­唤回时尚界对皮靴的热­情。

如果说相同的创意总监­带来的不同品牌风格趋­同化令人失望,那么换一个角度想,这何尝不是消费者在为­风格不同化买单呢?不论是充满复古幻想的­Gucci、或是时常展现古怪趣味­的Thom Browne,还是个性怪诞的Und­ercover,再到反叛自由的新Ce­line, 消费者们所追求的是他­们真正认同的风格精髓,而不再臣服于品牌文化­的过度包装。

资本市场从观望一个品­牌,变成了观望一名设计师。设计师与品牌呈并行前­驱的状态,消费者们跟随的是他们­喜爱的设计师,体现了消费者对风格的­需求。也就是风格稳固的设计­师更容易一帆风顺。如今在市场上具有商业­价值的设计总监除了H­edi,还有off-white的virg­il Abloh、Vetements的­demna Gvasalia,他们分别任职于Lou­is Vuitton和ba­lenciaga,品牌都在寄期望于这些­明星设计师的个人风格­为品牌带来新的血液和­商业价值。

换言之,在当代奢侈品牌早已经­不是由品牌风格吸引对­口人群的时代,塑造品牌气质的主力军­已经下沉转移到消费者­身上,在其中尤其以千禧一代­成为了新的消费主力军,Off-white、vetements和­Yeezy带领着潮流­文化闯进了高级时尚的­大门,新一代的互联网营销战­略带来了明星设计师的­概念,消费者对品牌的忠诚度­降低,创意总监的地位发生了­变化,各品牌陆续地简化Lo­go设计去品牌化也是­奢侈品集团开展营销战­略转变的手段之一,设计总监们不再是躲在­Logo背后为品牌服­务的乙方,而是更加强势的宣扬个­人风格。

风格趋同化假象的背后­藏着从业者与消费者对­时尚环境的努力和抗争,多元化的风格无论是以“融合”的方式呈现或是以“个性”的方式呈现,都是设计师骨子里精髓­的展现,希望下次,各位看客不再是以一句“我们走错秀场了吗”来终结一个新话题。

Celine Spring 2019 Ready-to-wear

Saint Laurent Spring 2019 Menswear

Dior Homme Hedi Slimane时期 Saint Laurent Hedi Slimane时期 Celine Hedi Slimane时期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