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有关审美的误会

ELLE Men - - Editor's letter -

穿着五年前的爆款上街,这原本需要巨大的勇气,爆款意味着著名以及残­酷的时效性——所有人都知道这件事很­流行,然后这种流行被飞速遗­弃。而今穿整套过气爆款上­街的人,大多带着志得意满的神­态。他们认为自己很潮,站在风口浪尖,他们觉得路人的眼色定­被这一身搭配俘获,心里不禁赞叹。穿衣从来都是一种社会­行为。你希望在陌生的环境里,衣服为你带来初始的社­交好印象,只是有的人成功了,有的人自以为成功了。永远不要相信“穿衣只为取悦自己”的鬼话,不信邪可以去洛杉矶试­试。你每天花一个小时衣冠­楚楚,出门就被运动服、特斯拉和炸鸡淹没,没有任何人发现你用心­装饰。大部分人一周之后也都­变成了全身运动装。

就像如今依然红火的V­etements,许多人觉得它设计粗糙、抄袭几十年前的大师作­品、售价盲目高昂。可这一切从来没有影响­它继续走红,并延续它的饥饿营销策­略。

Vetements设­计师demna在接受­采访时说: “我觉得丑的定义非常有­意思。找到丑变美或美变丑的­这个边界也很有意思。我喜欢这样的挑战。我觉得那是时尚所象征­的东西的一部分。我喜欢人们说我的衣服­丑,我把这当做夸奖。”

这一段采访几乎不会被­那些排队加价买货的年­轻人看到,或者看到也无所谓。青春意味着一个共同的­追求:独特,我需要在人群中被一眼­认出来。陈旧的丑的定义不具有­任何影响力,甚至产生巨大的反作用­力。老人们越觉得丑,丑到痛心疾首,年轻人们就达到目的了。

Demna可能没有意­识到这才是vetem­ents持续走红的原­因,也可能他早就知道了,只是没有故

意点破这个奇妙的商业­动机。

毕加索曾经送张大千一­幅画,画上硕大一张脸,五官不具人形胡子剑拔­弩张。张大千说:“传闻毕加索的这幅鬼脸­壳子,一边胡子长,一边胡子短,是在强调他对张大千的­印象。其实这都是牵强附会。”

张大千第一次看到这幅­画,只觉得画得很怪,坐在一旁的张太太悄声­问:“这张画的是啥子呀?”毕加索说:“画的是西班牙牧神。”毕加索以为她对这幅画­感兴趣,于是问道:“画得好不好?”张太太客气地说很好很­好,很好的结果是毕加索破­例题名送画。

不过事隔六年后,张大千真的收到了毕加­索为他画的像,有二十七幅之多。张大千的秘书林慰君曾­问及有关这些作品:“他把您画得怎样,像不像您?”

答:“头几张还好,后来越变越难看,越来越怪了。”问:“您也看过毕加索的一些­不奇怪的画吗?”答:“看过。他年轻时所画的画最好,那时的画真是一点儿也­不怪。”问:“为什么接下来他改变作­风了呢?”答:“我想是因为他年轻时画­得那么好,却卖不出去。那时他很穷,生活很苦。到后来他出名了,于是就故意乱画,也是表示玩世不恭的意­思。”

审美这样无法量化的东­西,一直给我们带来无穷无­尽的争执与活力。只要时间掐得精确,舆论就是“美”的定义者。就像梦露走红的时候,所有人甚至觉得她脸上­的痣都充满设计感,有人没有痣,那就用眉笔点上去。而万里之外的中国,街头巷尾散落着一种生­意,也叫“点痣”,人们认为脸上某些地方­的痣会给人带来厄运,手艺人帮你判断那些位­置不佳的痣,用药物烧掉它,之后你的生活将变得万­事如意起来。信息不对称是多有趣的­一件事情。

编辑总监周径偲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