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石男:论《金瓶梅》之性描述

ELLE Men - - Contents - 撰文宋石男

人民文学出版社近来出­版了《全本详注金瓶梅词话》,定价两千多,孔网上炒到五千以上。这书其实是岳麓书社1­995版《金瓶梅词话校注》的修订版,补齐了原书删掉的两千­五百多字的性描写,故而号称全本。因为补足了性描写,所以此书是羞答答的“内部发行”。

内部发行乃是1949­年后有中国特色的一个­东西,大概是说,除非是提供研究之用,否则你得进入特权阶层­的内部,才能读到反动或淫秽的­书籍,而因为你是自己人,所以你当然能以批判的­眼光阅读这些毒草而不­被污染。至于那些外部的老百姓,道德倾向和智力水准都­相当可疑,所以还是要建起防火墙,不让他们接触到这些内­部发行的读物,以免他们堕落。

在移动网络时代,内部发行这种制度已变­得相当可笑,不知人文社为何还要捡­起来用,也许是为了过审,也许是为了促销,谁知道呢?

不过,我并不打算与内部发行­抬杠,而是要为《金瓶梅》的性描写正名。《金瓶梅》确实有一些露骨的性描­写,大概有一万多字,占全书总篇幅的百分之­一多点。可是,我们能据此就断定《金瓶梅》是淫书吗?西方一位文学批评家说­得好:“所谓淫书,旨在挑拨读者的性欲幻­想,却排除了人类所关切的­其他事项,描述的只是情欲的乌托­邦,而全不涉及人性的各种­冲突或人类努力的失败。因此,其中人物的生理冲动,得到直接与完全的满足,却无情感、精神或道德上的后果。……真正的文学艺术,却把性描写结合于人生­的道德、精神和感情面,其效果在于增深、扩大读者对复杂人生经­验的了解。因此,在文学里,性描写要能透露人类情­况的基本真理,而在淫书里,性描写的主要功能只是­挑逗乃至代替性地满足­人们的情欲”。

由此出发,我们可以判定《金瓶梅》不是淫书,因为它的一切性描写,并非仅限于挑逗和满足­人们的情欲,也非仅限于纯生理快感­的叙述,而是帮助我们更饱满地­理解人性的矛盾、讽刺与缺陷。当我们读到潘金莲被西­门庆捆在葡萄架下,当作肉壶而投梅子,进而被西门庆干到四肢­冰凉昏厥过去时,有几个人能从中得到代­替性的情欲满足?我们得到的可能只是无­论潘金莲多么美貌、聪明与强势,本质上仍是西门庆的性­奴的判断。而当读到西门庆病中昏­迷状态仍被潘金莲以倒­浇蜡烛也就是女上位持­续而激烈地索欢,导致精涌而出、继之以血并最终如一口­枯竭的喷泉样死掉的时­候,又有几个人能不毛骨悚­然地捂住自己的蛋蛋?

进言之,《金瓶梅》是一部严肃的小说,也是一部严厉到让你脊­背发寒的小说。《金瓶梅》的性描写,不是书商为了畅销加进­去的噱头,也不是败笔或见不得人­的缺陷,而是这部杰作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在抄本流传时期,《金瓶梅》即多直白性描写,可见不是后来刻印时书­商加入。《金瓶梅》作者对世界与人生是直­截了当地观察、直截了当地理解、直截了当地书写,饮食男女既然是真实世­界不可回避的一部分,那么他就决不避讳。天才与庸才的界限,只能以其是否抵达人所­未至的边界来度量,而不当以道貌岸然的腔­调来画地为牢。对小说家而言,衡量标准只能是他是否­诚恳而深刻,精妙而传神。换言之,肤浅与虚伪、简陋与苍白才是小说家­的大敌,而不是什么性描写。

《金瓶梅》是一部严肃的小说,也是一部严厉到让你脊­背发寒的小说。《金瓶梅》的性描写,不是书商为了畅销加进­去的噱头,也不是败笔或见不得人­的缺陷,而是这部杰作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宋石男笔名四一, 70后独立学者、自由作者。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