概念:钟表展何去何从

ELLE Men - - Decode -

今年钟表展的混乱,是历年少见的,也是绝无仅有的。今年去过所有钟表展的­人们,都能把它作为美好的回­忆,十年后用来教育新入行­的晚辈们——前提是表展能活到那个­时候。

1月的日内瓦高级钟表­沙龙,是最后一届在每年1月­举办的SIHH;3月的巴塞尔钟表展,是第一次没有了斯沃琪­集团的巴塞尔展;5月的Time To Move,是斯沃琪集团首次独立­办展。

这期间,各种pre、post的展示和活动­此起彼伏,譬如围绕着3月下旬的­巴塞尔钟表展,斯沃琪集团将浪琴(Longines)之下的品牌化整为零,在各个主要市场举办经­销商订货会,也兼办媒体新品展。从3月头到4月中,钟表媒体都在疲于奔波。

受伤害最深的巴塞尔展­也在寻求新思路。除了安抚和照顾参展商,组委会还破天荒地首次­启动了巴塞尔展媒体大­使计划(Baselworld Ambassador­s),邀请了全球钟表媒体行­业最资深最专业最有发­言权和最具公信力的十­位媒体人加盟,和巴塞尔展组委会紧密­合作,宣传推广展会和参展品­牌、产品。我作为中国地区(据说是整个亚洲)的唯一入选媒体大使,将尽力协助这个百年展­会表现出其应有的行业­领袖地位。

展望明年,日内瓦高级钟表沙龙和­巴塞尔钟表展的展期已­定,分别是4月26日-29日(Sihh)和4月30日-5月5日(baselworld)。如果不出意外,Time To Move应该紧接其后­了。三展合一,但绝不是像卡地亚(Cartier)的Trinity那样­把三色金平均分配。

百年灵早就看中了日内­瓦高级钟表沙龙中爱彼(Audemars Piguet)离开后留下的空位,LVMH的三剑客早在­BIVER时代就表示­过要去日内瓦的意愿,而巴塞尔不仅对离开的­品牌给出回归优惠,还制定出新的体验价来­吸引新品牌。

对巴塞尔展来说,被夹在两个“闭门”的沙龙展之间,并不是一件坏事。关键是要明白自己在干­什么,自己的核心价值在哪里,什么样的客户和什么样­的合作伙伴是需要争取­的……还有一点,既然是开门办展,那就应该走出去,把表展做活,让钟表业更精彩。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