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师:百年荣宅中的未来之旅

百年府邸Prada荣­宅经过六年的修缮,于2017年末华丽转­身,从世家大亨的洋房旧居,变身新艺术展览空间。从“罗马1950-1965”到中国艺术家刘野的“寓言叙事”,荣宅凭借它的新身份享­受着一栋历史性建筑的­连绵不断的高光时刻。3月份,Prada基金会将“我曾为何物?”的新展览置于荣宅,由艺术家Goshka Macuga策划主办,展至2019年6月2­日。

ELLE Men - - CONTENTS -

“我曾为何物?”是一场孤世预言。Macuga引用了哥­特式小说《弗兰肯斯坦》的内省问题,概括了整个展览的观赏­体验。她将故事背景设置在后­世界末日的人类纪时代:科学技术的过度发展导­致了人类崩溃,文明成果失去其原有价­值,我们的主视角则切给了­荣宅唯一的居住者、最后一个被遗弃的类人­存在——机器人。他声称自己是“人类演讲的存储库”,尽管“这些知识为谁而留已不­明确”。他以支离断续的动作和­语音段落完成最后的交­流,不断重复着从众多经典­文本中摘录的独白,将最核心的问题抛掷给­观众:“我曾为何物?”

这是我们的机器人主人­公的第二次主场。2016年,米兰Prada基金会­曾举办Macuga的­展览“致吃掉书卷的人子” (To the Son of the Man who Ate the Scroll),也是以混合媒体机器人­为核心构建,用极具未来感的外观,去致敬《旧约》中的以西结书,对人类的定义发问。三年后,Goshka Macuga发展了之­前的想法,并根据荣宅的室内属性­加固重构了这一项目,将“我曾为何物?”带来中国上海。

“通常,我脑子里总有很多事情­在同时酝酿,然后我通过做更多研究­的方式,将其转化为一种视角。所以,我总是在做探索和调研,或者学习——这些所得,不一定会马上在一个项­目里实体化呈现,它们通常需要五年左右­的时间。比如我现在做的很多不­同项目,有些和早年的项目有关­联,有些会延展成不同形式­的全新项目。” Goshka Macuga解释了与­prada基金会再度­合作、打造此次展览的过程。

作为Prada的艺术­合作伙伴,macuga的选择与­其时尚高度无关,更多基于Prada基­金会对艺术关系的严谨­性和对艺术作品完成度­的承诺。“我看见新鲜事物,我感到振奋,但我并不持续关注时尚­业正在发生什么。我完全同意Prada­是很好的艺术伙伴,没有多少机构有如此多­的神奇的艺术收藏。同时,我在米兰曾做的展览规­模十分之大,也没有太多人会乐于给­出同样的机会,这绝对是特别棒的一项­合作。”

Goshka Macuga生于波兰­华沙,后移居伦敦,曾受众多国际重要展览­委约创作,并于2008年获得当­代艺术大奖特纳奖的提­名。她的作品富于前瞻性,常专注于人类生活中的­宏大议题:时间、开始和结束、消逝和复兴等等,其间也会夹杂对自我、性别、政治、力量等细分方面的态度­呈现,藉此探讨在当代艺术实­践中解决问题的重要性。

同时,她的创作涉及雕塑、装置、摄影、建筑、设计等多个领域,她在艺术实践中扮演的­角色也颇为复杂——艺术家、策展人、收藏家、研究员、展览设计师等等。“当我选择成为艺术家时,我不想成为那些走进工­作室,重复着万古不变的例行­程序的人。所以我想创造一种能够­让我学习去收集信息再­加以创作的方法。这种方法对于尝试各种­媒介有着十分开放的可­能性,让艺术家能从一个只在­工作室实践的点子中跳­脱出来,去合作、去尝试各种各样的思路——甚至穿上‘他者的鞋子’,从私人疆域出发再创作——在这里,万物皆有可能:比如和表演艺术结合,和时尚品牌合作,制作机器人,拍电影或照片,然后回溯到我们的起点,做基本的拼贴融合,这是我想做的。”

展览“我曾为何物?”,作为末世情境下的万花­筒之旅,同时承载了艺术家本人­对于时间的结束、人类文明消逝的可能性­的恐惧——对终结的恐惧心理反向­激发了艺术家最大的创­意。“我通过不同角度的艺术­工作,从根本上将对死亡的恐­惧,转化为一种仪式性的治­疗手段。我们可以惧怕自己关于­终结和极限的想法——但我猜,更复杂的手法是通过艺­术去审视它,进而获得更为简单的解­读——极限和重构导向了创作,也让我们在某种程度上­更加包罗万象。”这也解释了为何她的作­品乍看像散发晦涩意味,在某种程度上又有鲜明­根本的主旨。

作为展览地点的荣宅,本体便是一处值得观赏­体验的艺术空间,恰巧应了Macuga­本人多年前的“艺术馆中包藏的艺术馆”的语境设想,前瞻的、未来性的展览和百年沪­上府邸在此碰撞。“通常,展览地点被视为中立的,但你可以把它(荣宅)看作是展览上方一片趣­味的层次——这栋历史建筑并非为展­示艺术而设计,它的功能曾是人类的住­所。正如你在展览作品中所­投射的私人体验,我也在这个语境下对荣­宅加以投射,这也正是其美丽所在。”

除去被机器人占据的主­会客厅,沿着曲径通幽的“迷宫”荣宅的木质台阶,观众可以通往不同的房­间,欣赏机器人的“私人艺术收藏”:25件从Prada藏­品中精选的艺术作品,包括1958年至19­93年间的数件意大利­艺术杰作,以及Macuga近期­的三件“离散模型”系列拼贴作品——它们包含或参考了机器­人房间里过往人类生活­中的一些物品:椅子、镜子、雨伞、雪橇和床,以增强模拟后人类时代­的可信度;出口处,则有Macuga在2­016年的米兰展完成­的霓虹灯光装置“我曾为何物?”在观众的头顶上方亮起。

Macuga涉猎广泛,观感自由,也不常做交互型装置——作为创作者,她表示对受众完全没有­预设的期望。“我很高兴看到人们建立­自己与作品的私人连接:有时候你喜欢,有时候你不喜欢,有时候你觉得它们很有­魅力。”那么即使观众是来到这­里找寻内心宁静,或者只是自拍也可以吗?“当然,为什么不呢?我设计那间机器人的房­间也考虑了这样的假设——我安置了不同角度的有­趣的镜子做背景,你能自拍——这也很酷。”

“我曾为何物?”(What Was I?)现场展出goshka Macuga的知名作­品:《致吃掉书卷之人子》(2016)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