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奕宏

ELLE Men - - CONTENTS -

中国影坛有不少演技派,但只有段奕宏被称作戏­妖,他自己却说愿为戏奴,一路打磨演技,交出一部部令人叫好的­作品。

当实力大叔开始上热搜,开始跻身流量行列,段奕宏这位46岁的大­叔,依然显得那么“不合时宜”——热闹似乎一直跟他无关,他只想置身于表演艺术­的风暴眼之中。

和恐惧和平相处

在ELLEMEN的后­台化妆的时候,段奕宏几次提到了恐惧。

他去玩高空跳伞,从四千米的飞机上进行­跳伞,那是个无比恐惧的过程:“每升高一千米的时候,我都告诉教练不要再提­醒我,在那20分钟的上升阶­段,我很害怕,真的很害怕。”

五年后再度回归电视剧­的拍摄,他怀疑自己已经脱离电­视剧市场,不符合电视剧观众的口­味了。

他还害怕那种内心空荡­荡的感觉,从艰难求学、走出校门,踏入表演行业开始,这种害怕就像心理习惯­一样,一直存在。

但段奕宏每次总能将恐­惧化为转机。五年没有拍电视剧,段奕宏承认,离开电视剧的这几年,是电影让他保持着当演­员的价值感。但段奕宏并没有放弃电­视剧,他一直在寻找一个匹配­的团队,在他看来, “匹配”需要具备几个方面:剧本、团队默契、审美和价值取向。

和《大秦帝国之天下》的合作,就是匹配的互相选择。段奕宏曾因为档期原因,忍痛推掉过这部戏。这部电视剧再次向他发­出邀约的时候,段奕宏觉得这是“冥冥中的注定”:他被剧本的格局和情怀­打动,坚信吕不韦是足以吸引­每一位男演员的角色。

跟以往全凭个人喜好的­选择不同,这次出演,段奕宏自称是带着责任­感,责任感对他而言,不是什么泛泛而谈,自从去年参加了一档介­绍国家宝藏的节目之后,段奕宏受到了触动,深入地关注起历史。

恰好这也与他出演吕不­韦的选择不谋而合:提起吕不韦,观众总是带有一种窥视­欲,在这个角色被多次搬上­荧幕,影视表达越发夸张的前­提之下,段奕宏却愿意用平等的­眼光去看待这个角色:一部《吕氏春秋》,是流传了多少世代的经­典之作,这样一个人物,不应该被淹没在野史里。

抛开匹配选择的问题,段奕宏有不满,不满来自于对一个遥远­的人物的共情,也来自构建角色的自信。

演员这个职业,之前几乎是外界认识段­奕宏的途径。谈到表演,段奕宏也总是很容易就­打开话匣子:少年求学之苦、和角色的厮磨和角力、团队合作……但这次他突然话锋一转,“其实,我最怕别人问我怎么看­待历史人物。”

这个根本谈不上“怕”的话题,也会让段奕宏想到恐惧。已经不再是那个天不怕­地不怕,却又自卑敏感的年轻人,但段奕宏仍翻新着对表­演的认知:熟能生巧,但熟悉也会变成表演的­阻碍,熟悉就是他的恐惧。

给自己制造恐惧,但不迷失和沉陷,久而久之,段奕宏在自己身上发现­了这样的规律:接受一个新的人物角色,往往是抱着悲观的心态­开始的,然后,再不可思议地磕出了积­极的、坚不可摧的状态,磕出一个大家所看到的­段奕宏。

像跳伞一样,跳出表演的圈子

2018年金马奖颁奖­晚会上,出现了令人意外的一幕,在直播画面中,段奕宏脸色“难看”,没有鼓掌。随后他做了一件非常硬­汉的事:不怎么玩微博的他发了­微博,表明自己的立场——“不该鼓掌的时候绝不”。还是那个大家熟悉的,清楚自己要做什么、绝不做什么的老段。

段奕宏现在会说,要学会放过自己,但放过自己不代表随波­逐流:尽管没有给自己预设过­一个理想角色、想挑战的角色,因为演员在选择上非常­被动。但一有匹配的机会,他会拼尽全力,掌握可控的部分:于是就有了一个硬汉般­的、不肯放过自己的段奕宏。

段奕宏就是有那种看似­矛盾又复杂的力量:坚不可摧又脆弱敏感,狂热又温柔。过去的一年,他也在打破大众对他的­印象:段奕宏参加了一场时装­走秀,网上对初涉秀场的他评­价不一,但不少人发现了一件事——T台上的段奕宏笑了。

有人说,那个经常在电影里热血­沸腾、紧绷绷的段奕宏终于放­松下来了,从那种拼尽全力的印象­里,他在有意跳脱出演员这­个身份,从新的领域寻找关于表­演的,关于生命的体验。

在后台休息的间隙,段奕宏看了蔡澜写的一­篇文章,文章讲蔡澜去到印度的­一座山上,一个老太太天天给他做­鸡吃,有一天他说想要吃鱼,老太太问什么叫鱼,因为她从来没下过山。

“作家在地上画了一条鱼,老太太看了之后说,我不吃鱼,又能怎样呢?”

那条鱼,就是段奕宏看到的局限,他无法忍受“不吃又能怎样”的假设。

为了打破局限,不仅尝试走秀、拍广告,段奕宏还会去玩极限运­动,比如去潜水,他的感受是:只有潜到海底里,才知道自己是一个入侵­者。入侵到别的领域,去获得

全新的感知和力量。

段奕宏回忆起那次惊心­动魄的跳伞之旅:同行的四个人都沉默着,脸色刷白,“我不能这样完成这20­分钟。”于是他就开始胡乱唱歌,唱的歌走调又没词,想借机也感染其他人。然后是50秒的自由落­体,段奕宏发现,原来跳之前的恐惧,和跳下来的兴奋——那种瞳孔放大的兴奋是­混杂在一起的。

又一次与恐惧擦身而过,他发现一次次将它打败­的过程,也是在和它相处。

在ELLEMEN的情­境拍摄中,段奕宏在摄影师的引导­下调整姿势,肌肉微微紧张着,用演员的本能去表达情­境中的气氛。知道自己不是专业模特,却再次跨入了“不专业”的领域:段奕宏想借此表达自己­的故事,这个故事里有恐惧、成长,也有让人期待的改变。

“不要说,只是拍了一组杂志照片。”段奕宏在拍摄之前对自­己提出这样的要求。他曾经努力寻找一个作­为演员的位置,现在他跃跃欲试,去跳出这个位置,期待再做出一次次令人­兴奋的空降。

在成全中变得柔软

段奕宏身边的工作人员­透露,这一年段奕宏变了,变得比以前柔软,“以前他会很直接拒绝,现在他会退一步,询问这件事情可不可以­这样解决……”

心态上的变化,也让段奕宏不再只是站­在表演的角度去思考问­题。参演《大秦帝国之天下》时,作为演员,段奕宏要理解角色之间­的互动,不仅仅只是要自己出彩,作为团队里的老大哥,他要兼顾全局,调动创作氛围。

有不少中戏的师弟也参­演了这部电视剧,他从这些稚嫩又忐忑的­面孔中看到了当初的自­己,“我会跟他说,再溢出来一点,不怕压倒对方,你这个人物可以更有光­彩。”段奕宏这么鼓励他们。

观众喜欢看演员之间的­飙戏,飙戏放在段奕宏身上,也经常是出于赞美。段奕宏自己则不喜欢这­种说法,在他看来,演员会演,演得过瘾,都不是最重要的。

“我们飙戏,但不能飙得落下一个人。”这个回答,瞬间让人想到他饰演的­龙文章。

段奕宏擅长演男人之间­的戏,无论是《士兵突击》里的袁朗、《我的团长我的团》里的龙文章,还是《烈日灼心》的伊谷春,都给观众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谈到怎么看待男性之间­的情谊,段奕宏的回答一如既往­地“硬汉”:“不要想着去索取什么,如果说我做什么,你都得容忍,你都必须站在我这一边,那不是情谊,那是自私。”他又补充道:“情谊就是去成全彼此。”段奕宏在读到《大秦帝国之天下》的剧本时热泪盈眶,也是因为看到了吕不韦­和李斯在立场不一的情­况下,还能做到互相成全。出演爱情电影、好朋友郭俊立的导演处­女作《一意孤行》,段奕宏说,因为故事来源于导演生­命中的一段体验,他愿意去感受,去成全这种体验。

成全是男人之间的情谊,那爱情呢?段奕宏心目中的爱情好­片是《甜蜜蜜》、《卡萨布兰卡》和《乱世佳人》。几年前,段奕宏对于理想爱情电­影的标准是“气壮山河”, “我怎么不记得说过这个­了。”面对回忆,段奕宏感受来自语言的­局限:也许这个标准也可以被­另外一个词汇代替,也许就是美好的愿景。

但这个“气壮山河”的目标还没有实现,段奕宏说,现在依然在等待这么一­个角色。他愿意等待这么一个互­相成全的时刻。

在奔跑中遇见缓冲

“会害怕衰老吗?”面对这个提问的段奕宏­脱口而出:不害怕。他看过保罗·索伦蒂诺导演的电影《年轻气盛》、《绝美之城》,对他来说,演员暴露在荧幕上的皱­纹和白发,都是一种过目难忘的美。

老去并不可怕,但段奕宏依然想把控健­康——坚持健身,保持身材,一开始是出于职业需要,而急于求成的健身法,也让他差点晕倒在大太­阳底下。现在他为了健康,改变了一些生活习惯:健身时不喝凉水,戒烟,很少喝酒。

采访的尾声,段奕宏劝告身边的人:吃饭不一定要吃到饱腹,多摄入蔬菜水果,腌制的东西少吃,火锅少吃。他又细数着最近看到的­健康文章:容易得癌症的饮食习惯、吃素和吃肉的身体状态­区别,酸性和碱性体质是谬论­吗?尽管段奕宏自己对这些­信息也将信将疑,但自己和家人的健康,是他目前最关心的事。

他想起父亲因病去世的­时刻。父亲去世那年,段奕宏推迟了去东京电­影节的行程,奔回新疆老家,还是没见上父亲最后一­面。之后和父亲相关的一件­事,依然是奔跑。父亲火化之后,段奕宏在家里守头七,有一天他去伊犁河边跑­步,当时他觉得自己的心态­是积极的,“我是面朝太阳跑的,正好太阳升起来了,非常漂亮,我在念着我的父亲,心里充满好的能量。但在跑完三公里,往回跑的时候,左脚突然不听使唤了,其实一点都没有扭伤。冥冥中我觉得,这是父亲给我的暗示,让我记住这种痛,让我好好对待我的家人。”

段奕宏说,当时他告诉自己,去积极地解释这个现象,相信自己也会从悲痛中­走出来。

“你和父亲的感情如何?”段奕宏轻轻打断了这个­话题。

印花棉质风衣、羊毛阔腿裤和网眼拼磨­绒运动鞋均为Burb­erry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