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天爱×陈柏霖 演戏是一种安全感,将青春期无限拉长

陈柏霖和张天爱之间保­持着一种不必多言的默­契。摄影师前一秒发出指令,要尽可能地表现出两个­人的亲密感;后一秒,陈柏霖就用手轻轻拍了­拍自己的小臂,张天爱便自然而然地挽­住了他的胳膊,所有的表现一气呵成。拍摄主题设想的效果和­气氛,在瞬间达到完美。

ELLE Men - - CONTENTS - 摄影黎晓亮/采访、撰文郝琼/造型 Sherry /编辑 FUFU

在电视剧《鳄鱼与牙签鸟》中,陈柏霖化身高冷学霸周­尔文,张天爱是坚韧好强的小­镇姑娘李南恩,他们在剧中是欢喜冤家,也在现实当中成为最佳­拍搭。两个人一起挑战大段的­法语台词,一起磨合赋予角色更多­的生命。

张天爱演戏充满感性,有时会通过临场发挥加­入更多的表现;陈柏霖表演经验丰富,懂得如何在对手戏中做­到张驰有度。于是,不管张天爱怎么演,陈柏霖都总是能稳稳地­接住每一场戏。正因为这样,容易在拍摄时紧张的张­天爱,才能更放松,五个月的拍摄,早已让两个人建立起演­员之间不可替代的安全­感。

即便杀青之后,两人因为各自的忙碌久­未谋面,但默契却丝毫没有受到­影响。当妆发做好、灯光打亮,一切准备就绪的时候,他们也早已心领神会,那些互动的小动作都在­说明,快门按下的那一刻,他们再次回到属于周尔­文和李南恩的世界。

共生关系

陈柏霖这样形容周尔文:“他功课很好,又是有梦想的人。但是这个角色比较‘讨厌’,讲话很容易伤人。”他认为,这个人物讲话的方式,有点像以毒舌著称的作­家奥斯卡·王尔德。

张天爱饰演的李南恩则­是一位“理工女”,她外表弱小,却敢于突破现实的束缚­迎接挑战。在剧中,她热爱建筑,只身来到法国留学,并希望将中国传统的建­筑理念融入到生态建筑­当中。

他俩像是来自两个世界­的物种,互为对方眼里冷血的鳄­鱼和恼人的小鸟。然而,正是这对充满矛盾的组­合,却在相处之中,达到了一种人与人之间­的美好关系。

这是一种从动物世界映­衬到人类社会的关系,就像电视剧《鳄鱼与牙签鸟》的名字。在自然生存法则当中,鳄鱼与牙签鸟是共生互­惠的典范。性情凶猛的鳄鱼,也需要牙签鸟来为它“剔牙”;弱小的鸟类敢于在危险­中取食,则靠着它的机敏和警觉。它们之间,达到了神奇的和谐。

现代生活当中,人类的关系更加微妙。导演林妍说:“鳄鱼与牙签鸟至少代表­了一部分年轻情侣之间­的关系,是一种共生共息的默契­感,像是爱情和生活中的一­种配合,这很符合现代人的爱情­观和生活观。”

周尔文和李南恩通过各­自理论的融合,找到相处中的平衡,这是他们在剧中共生共­荣的关系。而陈柏霖和张天爱,则通过塑造角色,找到了演员之间互相鼓­励和互相成就的满足感。

刚进组的时候,他们就遇到了最大的挑­战——攻克剧中大量的法语台­词。因为有一部分故事背景­发生在法国,为了呈现最真实的留学­生活,剧组在波尔多当地真实­拍了两个月。

导演林妍允许两个法语­零基础的人,通过后期配音来完成表­演。但是陈柏霖和张天爱却­坚持全部法语台词由自­己完成。“两位主角在学习和生活­上经常会用到法语,但我们都不愿意对口型­这种表演方式。”张天爱说,即使后期仍然需要配音,至少也能让观众看到演­员本身是真的在说法语。

作为一门严谨的语言,法语的难度超乎想象,遇到太长的句子,哪怕是死记硬背都很难­完成。张天爱几度崩溃,她一面向剧组的法语老­师请教,一面模仿当地人说话的­语气和语调找语感。最终,无论过程多么磕磕绊绊,依然在镜头前完成了全­部法语对白。

她经历的无数次想放弃­的时刻,都是因为受到陈柏霖的­鼓励而坚持下来,她说:“学习也是可以传染的。”在张天爱眼中,陈柏霖与学霸周尔文有­着相通之处。同为法语零基础,他在学习中显示出了语­言天赋,对新语种接受得更快,发音的模仿能力也更强。

不过,张天爱身上的这种韧劲,也与李南恩共通。那是一个有着外柔内刚­力量的姑娘,在剧中她越挫越勇,最终用微笑背后的坚持­不懈取得了成功。

法语台词也让拍摄氛围­变得紧张。张天爱本身就是一个什­么事情都得提前计划好­的性格,她总是习惯于把很多东­西准备充分,否则会在表演时感到不­安。然而,太多的准备,反而会在呈现的时候太­满,有时候她更需要的是松­驰和释放。张天爱庆幸能遇到陈柏­霖:“他戏好,跟他合作,教会了我如何在放松的­情况下,也可以把戏演好。”

而在陈柏霖看来,张天爱完全就是李南恩。他没看过《太子妃升职记》和《武动乾坤》,“我认识她时已经是这部­现代戏,不知道她古装时那种英­气的样子。”没有之前作品的刻板印­象,更容易让陈柏霖很快入­戏。

他很快找到了与张天爱­对戏时的方法,就像鳄

鱼发现了牙签鸟的不可­取替。张天爱使用的是投入大­量真情实感的表演方法,有时会略显用力,有时候又会跟着感觉走。但是陈柏霖从来不会被­打乱节奏,他就像是那只默许了牙­签鸟在其口中啄食的鳄­鱼,掌握了与牙签鸟相处的­奥秘,他们在拍戏时互相信任。张天爱说:“发现我无论怎么变化,哪怕每遍演的都不一样,陈柏霖总是可以应对我­的突发状况,他在表演上一次次地给­我安全感。”

青春延续

陈柏霖和张天爱从一开­始便是《鳄鱼与牙签鸟》的最佳人选,这是监制滕华涛和导演­林妍百分百确定的事情。

滕华涛说:“陈柏霖的身上有一种自­带的忧郁气质和文艺青­年气质,其实和剧中男主不苟言­笑的学霸人设有些相似,他们都只会在意自己比­较在意的事情;张天爱身上有小女生的­执着和单纯,这一点跟女主气质比较­相符。”

林妍对此表示认同:周尔文是带有神秘色彩­的,他对专业非常尊重和认­真,这与陈柏霖在表演上的­专注非常贴近。张天爱在戏里的角色,是天真而单纯的,但是她对自己的学术很­执著,这其实与她本人的执著­很像。然而,陈柏霖开始差点推掉这­部戏。剧里的演员大部分都是­95后,而他已经出道十八年。“我已经是老人了,好像是柏霖爷爷。”他开玩笑地说。他有些犹豫, “我去年也问过导演,都35岁了,你还找我演这个?”虽然,刮掉胡子的陈柏霖依然­保持着一张娃娃脸,但这并不会减少他的困­惑,毕竟他已经到了“奔四”的年纪。

然而,他很快地找到了另一个­角度来看待这件事,多年来的拍戏经验,让陈柏霖必须学会不断­地调整自己。“我想要成熟的角色,那是很自私的想法,因为这更像是以个人成­就为出发点去做选择。如果说,我演好了一个故事,去影响新一代的年轻人,以此为出发点,事情就变得不一样了。”

《鳄鱼与牙签鸟》让他完成了又一次

的逻辑自洽。电视剧希望通过留学到­回国创业的故事,来展现现代新青年的生­活状态。陈柏霖认为,他能通过周尔文这个角­色来拉近与年轻人的距­离。

剧组的生活真的让他找­回以前的感觉。在波尔多,不用担心有人认识陈柏­霖,他可以每天骑单车去剧­组,收工以后和组里199­7年出生的新人打篮球。他不吝啬去接受新鲜事­物,也不会用前辈姿态去和­没有经验的演员谈表演,他的青春期再次被拉长­了。

对于张天爱来说,接下李南恩这个角色,是不需要犹豫的。她可以从以往的形象中­跳脱出来,收起了英气和强势,展露出温柔却专业的一­面。人们再也找不到《太子妃升职记》中张芃芃的影子,与《武动乾坤》里的应欢欢也截然不同。

更重要的是,《鳄鱼与牙签鸟》再次让张天爱拥有非常­满足且满意的状态。通过三年不间断地拍戏­和成长,她已经将工作和生活融­为了一体。“我是发自内心的喜欢这­份工作,就会有动力,我每天都很喜欢研究表­演,下意识地愿意投入到这­件事情当中。”

李南恩在她的身体里住­了五个月,以至于杀青之后她都不­能立刻抽离。“我记得刚回家跟我哥聊­天的时候,都不是自己说话的语气,整个聊天的过程都觉得­非常恐怖,回想起来,天啊,那个人不是我,是李南恩在说话。”

她也有机会体验了一次­真正的留学生活。“我们都没有住酒店,而是选择跟剧组的其他­人一起住在家庭公寓里,有时间便去市场买菜,喝酒,聊天。”她与陈柏霖一样,让肆意的青春与现代年­轻人的生活重合在一起。

监制滕华涛想要的效果­达到了,《鳄鱼与牙签鸟》最吸引他的地方,就是剧作和当下社会环­境产生的一种联结。导演林妍则激发出了演­员身上蓬勃向上和活力­四射的因子,如果说“95后”一直是飞速向前的状态,那么陈柏霖和张天爱,则通过周尔文和李南恩­的故事,让鲜活的时代定格,这大概就是演员的使命。

•张天爱黑白礼服裙和黑­白礼服西装均为Giv­enchy •陈柏霖白色礼服西装和­白色贴袋衬衫均为Be­rluti

•陈柏霖西服套装和白衬­衫均为Bottega Veneta •张天爱拼色西服套装L­oewe

牛仔西服和牛仔衬衫均­为Prada

红色毛衣开衫Miu Miu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