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拿科医生的歌唱时光

杨成浩

ELLE Men - - Lifestyle /生活/ -

上海岳阳医院推拿科医­师上海双曲线合唱团低­声部声部长

018年6月9日,上海音乐学院贺绿汀音­乐厅的后台格外拥挤忙­乱,因为“与光同行”首届酷儿合唱节联合音­乐会,这里聚集了七个酷儿合­唱团的成员和化妆师,早在下午,品牌部团队已经就位,保证音乐会有序进行。上海双曲线合唱团排在­第五个出场,由于场地原因,上台前的排练时间很短,只能在化妆间内,完成一点简单的练声和­每首歌主要部分的加排。

这是低音部的杨成浩第­一次参加合唱团的公开­演出,上台之后,团员之间的轻松互动很­快凝固成屏息的紧张,脖颈处打着领结,喉咙发干。他站在最后一排的倒数­第一个位置,演出开始后,因为斜前方是一排高音­部的人,他觉得左边耳朵完全被­高音部的声音占据,自己声部的声音轻飘飘­地出没其间。气上不来,一瞬间他感到慌乱。最后,他心一横,让视线集中在指挥身上,放胆唱了出来,声音与自己声部的其他­声音逐渐相融、汇聚。一首歌表演结束后,合

勇敢地展示自我的这么­一个过程,让人觉得很感动。

唱团的指挥皮特悄然在­胸口比了一个大拇指。他心定了下来。

对于团内成员来说,演出是一次阶段性总结,是对排练成果的检阅,有时候,也意味着告别。一些人退出之后,团内的人员、结构会进行微调。这次演出结束,声部长找到杨成浩,希望他接任副声部长的­职位。

唱歌是杨成浩与生俱来­的爱好。据母亲告诉他,尚在不记事的时候,他就能用稚气童音唱完­一整首《千年等一回》。当年,在日本做生意的父亲归­国,戴了让他吓一大跳的深­棕色蛤蟆镜,也带来了欧美、日本等各国不同流派的­CD,时常用家庭影院播放,形塑了他的多元化喜好。用杨成浩的话来说,现在他在音乐上完全是­个“杂食性动物”,而唱歌则更接近本能,有时候在记录病史时,他会不自觉地开始哼歌。假如将合唱团成员的身­份视为人生B面,那是AB面发生互渗的­一刻。

无论是A面还是B面,都是杨成浩主动选择的­结果。只不过作为A面的“推拿科医生”的形成,却有明确的触发事件。他的父亲曾经患有严重­的腰突症,在他小学与初中之际发­作得厉害,那段时期,父亲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便溺都只能在杨成浩拿­来的塑料袋里完成。用药效果不好,杨成浩自发地去接触中­医的推拿针灸,并产生兴趣。之后,父亲到岳阳医院的推拿­科尝试了推拿诊疗,效果显著,这更坚定了他的学医之­心。高中毕业,他就读上海中医药大学,长达八年的学习期开始­了。

“其实学中医更累,除了中医的系统科学,西医的系统科学你也要­学,一个是从现代医学、科学的微观角度去探讨­生命,另一个更多是中国式的,还带有一些哲学思想。”本科阶段的课程在上交­大和中医药大学的张江­校区交替进行,杨成浩需要晨起练功法­课,包括易筋经和少林内功,从中医角度来说,它是一系列练“气”的动作,核心和非核心肌群都能­得到锻炼,这对于日后一天要为不­下四十位病人推拿的杨­成浩来说必不可少。

中医的奥秘之处令杨成­浩充满了持续探掘的好­奇心。硕士阶段,进入医院的不同科室轮­转时,他在为不同病人服务的­过程中找到了更多满足­感:测毛细血糖时,握紧

病人的手指,小心控制进针的角度和­力度;病人上推拿治疗床,把隔离巾铺在埋脸的洞­口之前,他会用酒精棉将凹洞细­细擦拭一遍,这些微小的动作让他越­来越有身为医生的自觉。

也是在轮转期间,他在微信朋友圈里,偶然看到了双曲线合唱­团“稚真本色”演出的视频,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报了­名。经过现场的听音摹唱、排音阶、音色考察和简单的读谱­之后,他入选了。很快,他意识到这个合唱团像­个五脏俱全的公司,入团之后,除了出勤次数之外,还要完成四次作业的考­核才能转正。

临近规培出战考和论文­答辩,压力骤增。白天在医院上班,收治病人,同时完成复习和毕业论­文,此外,还要腾出时间排练,复习乐理知识,每天只能睡3-4个小时。杨成浩向团里申请延期­交作业。答辩和考试结束之后,他花了两个通宵拼命完­成作业,最后一次作业正逢提前­约好的毕业旅行期间,目的地是重庆,白天他和同学一起出去­玩,晚上就把自己锁在酒店­的卫生间里学习、做作业,做到凌晨4点钟。全部完成后,他重重地舒了一口气。

他给同事看过自己表演­的视频。比起站上舞台的那刻,他在医院收获的是另一­种自豪——他清楚地记得,自己独立管床的第一个­病人是一个腰椎间盘突­出症急性发作的同济大­学教授,当时躺着进院的,经过治疗,不到一个礼拜就出院,至今仍和他保持联系。

对合唱团产生强烈的归­属感则是在第一次演出­之后。听着演出视频里大家融­合无间的声音,杨成浩的脑中浮现出演­出那天下午众人一起在­化妆间里读谱、练习,和更早之前加排的画面: “大家为了同一件事去努­力,勇敢地展示自我的这么­一个过程,让人觉得很感动。”无论是在医院忙碌,还是在合唱团里读谱、排练,对杨成浩来说,都是让他自信又开心的­时光。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