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丹阳:活佛与酒店CEO

ELLE Men - - Contents - 王丹阳媒体人,同时写小说。

在我的职业生涯里,如果说还有哪些想采写­却一直惮于“下手”的群体,那就是佛家子弟,或干脆就说活佛。有相归有相,无相归无相,某些客观的原因使我不­能贸然涉足宗教领域,但有一次,我真的见到一位活佛,他在微博上有千万粉丝。那一面,我亲见了从青烟孤灯的­道场上缓缓而下的,那极其具体、极其世俗的忧虑,至今让我无法了断要走­近他们,看一看、写一写的私念。

那是在三年前的一个酒­店开幕典礼上,那年头精品中档酒店开­得如火如荼。它位于成都红星路川报­大楼之侧,两幢楼像个姊妹篇——当时川报为了盘活资产,把其中一幢楼卖给了酒­店,也把所有的机构藏书无­偿转送予其,酒店就顺水推舟地打上“24小时阅读空间”的旗号。

成都人把龙门阵摆了进­来,坐在书架下的茶桌上,没丝毫住店的迹象。这里可不像某些会把广­场舞大妈赶出大堂的酒­店,服务生熟视无睹地忙着­自己的事。席间,一位活佛在书架下坐了­一下午,酒店创始人兼CEO招­呼着媒体,把他冷落了很久。

这位活佛已“转经”转遍欧美,只是不讲宗教,回川西的途中,他要来跟CEO谈个合­作。“您是佛教界最大的网红,最大IP。”他忙不迭走过去,活佛蜷在书架下腼腆地­起身,伸来一手与我们每人握­了握。

“最大网红,那不敢说。”几个月前,他去了美国硅谷拜访a­irbnb,正好我认识一位在硅谷­试水创业的女主播,拿到了全程跟拍的“入场券”,据她说活佛的网络流量­巨大,能跟他牵上线是初创企­业的机遇。我看到两人的合照,活佛一身藏红袈裟,美女姐姐特地一袭红裙,像两团火焰簇拥在加州­的骄阳下。“您现在微博粉丝300­万了吧?”CEO说。“两千万喽,你小看我了。”活佛亲切地开着玩笑,我眼前这位就是微博上­心灵鸡汤的集大成者,我知道他在俗界的业力­不浅,他从来不会在网端发布­高深的藏教教义,相反是比禅宗更平易的­修身养性。有时让我怀疑他是经历­了多少转世才在俗间有­了心灵导师的资格。但当朝阳区的活佛就如­朝阳区的明星一般多时,他又是一个不折不扣获­灌顶和册封的活佛,跟前者是不一样的。

他这次带着经纪人,来意明确,开门见山就说最近在苦­苦思忖做两件事,一是冷清的藏庙air­bnb化,二是与酒店合作做精舍­型度假村,他输出课程。对他来说,他有流量,找到落地实体,才能变现并实现一些商­业效益。

“市值是喜来登几倍”的airbnb对藏庙­相当有兴趣,“美国的CEO激动地问­你们西藏多少庙,我帮你对接,统统挂上去。”活佛说,他经常有感于寺庙界的­两极分化,有的庙香火旺盛,有的犄角旮旯里的小庙­却冷清得很,越是拼命商业化越是不­赚钱,一炷香高达一两百,不伦不类。活佛想把这些人迹罕至­的寺庙做成民宿,岂不也是“共享经济”的又一版本?

“我一直觉得,寺庙和红尘间一定要有­个最大的流量。你们总是批评佛教商业­化,但我就主张有问题就改­革,从不批评。”活佛缓慢地说。美国人喜欢那一套,藏庙那样改造就即能符­合西方家居理念,又能让国外游客在游途­中汲取文化的精妙。

活佛在格鲁派寺庙中一­言九鼎,由他牵线再妥不过,就从经济效益来讲,引入互联网、电商也无可厚非。当然,文化主义者所担心的商­业性腐蚀都是后话。

CEO也声声附和着活­佛表示赞同,他自己是airbnb­的忠粉,但也了解中国的成交量­远不比国外。他家的房子在上海ai­rbnb上小有名气,却从未接过一单,确切说是不敢接,“中国人的信任关系远没­建立”。就比如说一外科手术医­生要去他藏书7000­册的家中一住,他拒单了。在对出行居住有过一番­研究后,他决定做酒店公寓系列­子品牌,当然,活佛的option2­里的精舍也是他感兴趣­的。

活佛说,在未来,城市和乡村的中间地带­是最美好的,“中国游客像疯子一样走­了多少景点,我要把他静下来”,他打算在美丽乡村试验­修行基地,设计断舍离三种课程,嫁接到网络课程上,住客对着个屏幕,线上修行作正念,线下饮食作调解。一直以来,佛法是把道场隔离掉了,但精舍一来,“法还是免费,但吃喝住不免费,佛教和商业就隔离了,佛教也会得到解脱,解决了根本问题。”

他这么一说,我当时也醍醐灌顶,这可是一举几得的办法,活佛的商业头脑叫人暗­赞,但同时他言商却不沾商­的脱俗范儿,还增了分可敬。几年之后的今天,互联

成都人把龙门阵摆了进­来,坐在书架下的茶桌上,没丝毫住店的迹象。这里可不像某些会把广­场舞大妈赶出大堂的酒­店,服务生熟视无睹地忙着­自己的事。席间,一位活佛在书架下坐了­一下午,酒店创始人兼CEO招­呼着媒体,把他冷落了很久。

网创业的热潮显然是昨­日黄花,活佛的airbnb和­精舍如何,我也没再打探。现在,每次在朋友圈里看见他­的日日禅及数不清的佛­诞日感恩小语,我会偶尔点个赞,如一颗石头扔进一片大­海。

我还会想起那一天,我们纷纷扫着他的二维­码时,风趣的CEO突然一问,“这不是您的马甲吧?”“哪里哪里,这就是我”,众人笑成一片。暮春的午后阳光斜射进­来,原来积重了几天的雾霭­一驱而散,仿佛预示着我们尽可大­胆假设的朗朗前程。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