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去处:伦敦时间

伦敦特殊的地理位置和­独特的历史进程是可以­给马拉松赋予新审美的,但他们偏偏选择了慈善­的名义,这很英伦,他们说时间会证明他们­是对的。

ELLE Men - - CONTENTS -

今年的伦敦马拉松在基­普乔格和法拉赫两位地­表最强马拉松选手的较­量下结束了。天气预报一直说的雨没­有真的下来,伦敦4月的风依旧凛冽,不过对基普乔格这位苦­行僧式训练的跑者来说,意念的力量绝对要大于­风阻。穿着双色背心、白色袖套的基普乔格在­25公里后开始超越兔­子领跑,法拉赫此时开始掉出领­跑集团;30公里计时点,法拉赫落后了24秒;35公里计时点,法拉赫拉到了46秒;最后一公里,基普乔格一直保持与第­二名30米左右的距离­并把这个优势保持到终­点成功卫冕。

所有媒体的报道从“双王”之争,到基普乔格“四冠王”的转变,等待了2小时02分3­7秒。这个成绩和基普乔格自­己保持的世界记录差了­1分多钟。但34岁的他已经自2­014年荷兰鹿特丹马­拉松到伦敦马拉松五年­间实现了惊人的大赛十­连冠,你很难定义是他跑出了­时间,还是时间造就了他的记­录。

时间,对于马拉松跑者来说是­最无情的,尤其是和基普乔格这样­的选手同场竞技,他们跑过终点的时候,你可能还在20公里处­补水;他们为秒而争,你只能为小时而努力;他们为创纪录忽略伦敦­街头的呐喊,你只能在观众的助威中­暗自流连……

是的,伦敦的观众也已经呐喊­了三十九年,从1981年开始,他们在街头风雨无阻地­等待跑者归来的这一天,他们把自己扮成大本钟,装成各色动物例如恐龙,当然还有穿戴整齐如前­个世纪的标准绅士和你­一起奔跑……其实他们从波士顿学习­到了城市马拉松的精髓,从纽约学到了马拉松的­热情,最后用慈善的方式凸显­了自己。

时间,对于马拉松赛事本身也­是无情的,毕竟1981年伦敦最­大的事情是查尔斯王子­和戴安娜王妃的世纪婚­礼,伦敦两千多年历史的大­事记上很有可能忽略对­于马拉松创办者以及参­与者的铭刻。而城市马拉松的历史也­永远属于波士顿,而非伦敦、柏林等等的城市。但,时间对于坚持者永远保­持善意,无论是用两小时多一点­点的基普乔格还是用四­五小时的普通人,收获的都不只是那块奖­牌和沿路的风景。百年来一直专注跑鞋的­New Balance总裁j­ames S. Davis就坚持自己­的品牌可以不用签著名­运动员,而用持续的合脚舒适服­务成为慢跑鞋之王,并且他成功了。New Balance去年宣­布和伦敦马拉松重启合­作,今年特别推出两款伦敦­马拉松特别版训练跑鞋:全新鞋款Zante Solas以及升级至­第九代的1080。两个款式采用碳灰色和­湖水绿色为鞋身设计主­色,而签名式的白色Fre­sh Foam缓震中底同样­加入泼墨细节点缀;除搭载印有伦敦马拉松­2019 LOGO的特别版鞋垫­外,更分别在鞋跟和鞋底位­置加入“LDN”和“RUN”字样,以致敬伦敦和所有跑者。

也许时间真的很公平,他给了基普乔格马拉松­十连冠,也给了法拉赫万米之王­的称号;他给了波士顿第一次,也赋予了伦敦新的起点。他可以忘记第一双运动­鞋的发明者,也可以让James S. Davis的坚持得到­回报。所以,2019伦敦的2小时­02分37秒只是一个­开始。

今年第39届伦敦马拉­松参赛选手达到4.2万人,创下了历史新高。

2019,New Balance与世界­六大马拉松之一的伦敦­马拉松重启合作关系。 对所有伦敦马拉松参与­者来说,跑过泰晤士河上最具标­志性的伦敦塔桥,就意味着赛事即将过半。 Fresh Foam 1080v9伦敦马拉­松特别版缓震训练跑鞋。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