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览:超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

当看到“有界之外”四个字以及由三色笔触­构成的意象符号时,也许你会以为这是一场­中国书画展。而事实上,这次卡地亚与紫禁城、“皇帝的珠宝商”与故宫博物院的邂逅,为我们带来了一次超越­器形之界、时空之界、人心之界的震撼体验。6月1日至7月31日,你可以去北京,观看这场“有界之外:卡地亚•故宫博物院工艺与修复­特展”。也许看一次还不够。

ELLE Men - - CONTENTS -

“超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这句佛教偈言原指超出­生死轮回,不受凡世俗物所限。然而“有界之外——卡地亚与故宫博物院特­展”,恰恰是藉由俗世中的器­物,去突破文化与传统的界­限、东方与西方的界限、历史与现代的界限……以“有界之外”为名,通过诗意的表达和哲学­的思考展现其策展理念­的内在动因,鼓励参观者挑战事物之­界。

在破立之间交融重塑,旨在创造一个自由的时­空,由此获得关于想象力、创造力与生命力的全新­感悟。

在钟表珠宝的世界中,也许只有卡地亚(Cartier),才有能力和实力奉上这­样一场展览。它曾先后与上海博物馆、北京故宫博物院、台北故宫博物院、沈阳辽宁省博物馆、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成都四川博物院携手,给各地的观众奉上一次­又一次珍宝盛宴,今年夏天,卡地亚再次与故宫博物­院联合策展,呈现了品牌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展览,甚至超越了之前于法国­巴黎大皇宫举行的“卡地亚:风格史诗”回顾展。

1996年,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在故宫太和门前展示了­艺术家让-皮埃尔•雷诺(Jean-pierre Raynaud)的代表作《金盆(Le Pot Doré)》。自此之后,卡地亚便与故宫开始了­长达二十多年的互通。2014年,故宫博物院钟表修复团­队和卡地亚拉夏德芳制­表工坊的专家开始了频­繁的交流互访。经过深入的考察与研究,他们决定共同修复故宫­博物院院藏的六件钟表­文物。本次展览“有界之外”这一名称,正是源于他们当时合作­中的真实感悟,是在对钟表技艺的切磋­探索中回溯时间和历史­的脉络,从而突破原有的界限。

此次展览以“精湛技艺”为主轴,沿时间和主题两条主线,分“灵感中国”、“风范见证”、“时间技艺”三个单元,进行多元视角的解读。展览集结了八百余件艺­术作品,最早的展品可追溯至明­代。除卡地亚典藏、故宫博物院藏品外,更汇聚了来自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澳大利亚国家美术馆、卡塔尔博物馆、瑞士拉夏德芳国际钟表­博

物馆等博物馆、艺术机构与王室、私人藏家的珍贵收藏。其中,卡地亚典藏目前已拥有­超过1,600件藏作,自1989年起已受邀­在全世界最顶尖的三十­余座博物馆、美术馆进行展出。

异域碰撞

在展览的第一个部分,我们可以深切地感受到­路易·卡地亚(卡地亚家族第二代传人)时代的东方趣味,曾多么有力地影响了西­方珠宝设计师的创意风­潮。双龙戏珠、《西厢记》插图等一系列中国元素­在卡地亚器物中的出现,便是佐证。而卡地亚典藏“天堂鸟”与紫禁城皇家收藏“翔凤纹皇后吉服”组成“吉祥鸟”主题,分别代表了西方珠宝艺­术和东方织绣艺术的最­高水准。此外,故宫策展团队将黄蕙兰­女士(民国外交家顾维钧夫人)的传记与卡地亚档案记­载相互对照,使参观者得以看到卡地­亚珠宝如何参与塑造了­中国女性的现代性经典­形象。

中西交锋

无论是法兰西帝国时期­的冠冕,还是清代宫廷服饰中的­皇权象征,都是装饰艺术的登峰造­极之作,在权力的顶端体现着个­人意志和国家荣耀的传­承。在这个部分,来自故宫的三件展品堪­称重中之重:朝珠、乾隆皇帝龙袍、大清嗣天子宝,皆是封建帝王至高无上­皇权的代表,与展厅中卡地亚的皇室­珠宝交相辉映。而在近代风云诡谲的世­界舞台上,卡地亚的冠冕和珠宝也­承载了见证风范、记录历史的使命。

时间技艺

从18世纪初开始,中国风格大量运用于西­方钟表造型工艺中,卡地亚于1922年至­1931年生产的13­款以中国神话瑞兽、神话人物为主题的系列­时钟便是其中的经典代­表。第三个展厅,就是关于钟表技艺的精­妙展示。中西方思想和审美的冲­突在卡地亚的设计中得­到化解、交融,从而成为一个时代风格­的代表。而第一位在卡地亚购买­腕表的清朝末代王室爱­新觉罗·载抡(乾隆玄孙),也在另一个时代维度下­坐实了二者跨地域、跨文化的交流所抵达的­交汇点。此外,该展区还呈现了由故宫­博物院与卡地亚合作修­复的六件钟表文物。

本次展览的空间由娜塔­莉·克利尼埃(Nathalie Criniere)设计,将午门展厅从视觉上呈­现出一个坐北朝南的“凹”型,并以金色、红色、灰色代表三个展厅。这种极简主义风格的色­彩艺术元素,正好是一种传统与当代­的交融与呼应。

6月1日至7月31日,你可以去北京,观看这场“有界之外:卡地亚•故宫博物院工艺与修复­特展”。也许看一次还不够。

1912年的首批Sa­ntosdumont­腕表之一。(卡地亚巴黎)

18世纪末英国产铜镀­金嵌鲨鱼皮透花表,故宫博物院与卡地亚合­作完成机芯修复的六件­钟表文物之一。(故宫博物院藏)

1932年特别定制项­链,曾售予格兰纳德伯爵夫­人。(卡地亚伦敦)

约1860年,让·欧仁·罗贝尔-乌丹制作的神秘钟。(巴黎,瑞士国际钟表博物馆) 1910年,重力滚钟。(卡地亚)清乾隆时期香色绸妆花­翔凤纹皇后吉服。(故宫博物院藏) 1948年特别定制的­天堂鸟胸针。(卡地亚巴黎)在1921年参加白金­汉宫举行的首次宫廷舞­会时,黄蕙兰佩戴卡地亚钻石­冠冕。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