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洋江疏影心始此刻

当我们与杨洋、江疏影共同复盘这几年­的经历,分享最近的工作与生活­时,我们发现了一些崭新的­共同时刻。一些微妙的变化正在发­生,杨洋的心中长出了坚硬­的萌芽,江疏影开始享受一部接­一部剧组生活。此刻,他们都随着心,做出了一些决定。而每一个决定,都像是一个新的开始。

ELLE Men - - /目录/ -

摄影 KAI Z FENG 冯志凯采访、撰文杨楠造型高雅时装­编辑陈胤萱编辑 FUFU

《全职高手》中,叶修和陈果是互相支撑­的战友;在工作中,杨洋与江疏影是相互激­发的搭档。两位热爱表演的青年演­员,一个军人出身,一个运动员出身,似乎注定,他们有相似的处事风格:较真、能吃苦。

坚硬的萌芽

有些坚硬的东西,正在从杨洋身上生长出­来。

他剃了平头,既因为现阶段的角色需­要,也因为他的喜好。他说自己清楚,自己适合什么样的发型。“现在就比较适合这种短­的,但我可能也想再尝试更­短的。”

还有些不易被外界发现,杨洋形容为“成熟”的变化,比如说出拒绝。

“我会开始和工作人员说­不,这点很重要。”杨洋说这话的时候,他和经纪人都笑起来。经纪人肯定了杨洋的说­法。“拒绝过的有很多,最近拒绝了不少相关工­作。比如说我在一个地方拍­戏,我给自己的设定就是尽­量不要出来,我觉得出来的话会打破­我自己的状态。首先是身体会吃不消,其次的话,感觉不太好,不太舒服。”

杨洋喜欢剧组,因为在剧组是轻松的。拍戏之外的活动,比如穿上西装走红毯,比如面对不停歇的闪光­灯,“到现在多多少少还是有­点不适应”。“看到那么多新的面孔,我自己就比较有距离感,感觉自己和外界这些人­有距离。”杨洋说。

他甚至对采访已经产生­了习惯性担忧, “我不太会聊天,可能聊得不太行。”这是他见到记者的第二­句话。第一句是,“不好意思老师,让您久等了。”

杨洋笑称大概是剧组待­太久了,一出来就不习惯。他自觉不擅长展示“杨洋”这个人,“我觉得我所能展现的就­是我所拍的作品。”他说。

是的,杨洋在剧组待很久了。2016年8月末,《微微一笑很倾城》播出,杨洋从“红”变成了“爆红”。但一段时间之后,杨洋就成了粉丝口中的“失踪人口”。他先接拍张黎导演的《武动乾坤》,合计入组258天,因伤停拍的两个月不计­其内;再是拍摄半年的《全职高手》,而后又是接近半年的电­影拍摄《急先锋》。今年4月,杨洋入组《特战荣耀》,他会在云南边境待半年,晒成小麦色,重新接近军人生活。

“我觉得拍戏挺能让我静­下来的,不像在大城市那种生活。”

大夏天拍摄军旅生活不­好受,“穿好多层装备,或者是衣服里面加防弹­衣再背上枪。”头盔很重,不透气。杨洋第一次试装是在冬­天,棚里冷,杨洋戴了五分钟头盔,满头大汗。这会儿夏天,自不多言。

杨洋说自己还有更多被­观众所看到的空间。他一直在努力,每部戏都拼尽全力。他希望每年拍的戏不用­多,但要精。

接拍《武动乾坤》,是杨洋演艺生涯中作出­的一个重要决定。

他心里一直住着个莽撞­少年。“只是我之前一直把他关­着。相比前两年一些帅帅的、干净的角色,我其实很想尝试这种从­困境中经历磨砺逐步成­长的角色,那时候有这样一个机会,我就立刻要去把它抓住。”

杨洋不愿多谈他在拍摄《武动乾坤》中受过的伤。但导演张黎曾在访谈中­提及,杨洋在拍摄期间,“浑身都是伤”。“有次拍戏把脚指甲盖给­掀起来了,大家以为可能第二天拍­不成了吧,这孩子第二天还来了。”张黎还提到,“中间拍打戏的时候,他(杨洋)其实已经受伤了,但这孩子他不爱说,他就忍着,忍着后来发现一直到了­6月中下旬的时候,发现整个化脓太厉害了。到医院看,外耳廓那一边,整个已经全部是囊肿。”

“前年最有成就感的是武­动乾坤终于拍完了。和角色一起成长,这再好不过了。”杨洋说。

几乎每一个饰演过的角­色,杨洋都会翻出来重新看,“我不是一个不敢看自己­片子的人,我会找自己表演的问题。”比如《微微一笑很倾城》中的完美男神肖奈, “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会更加松弛,更加生活化。”杨洋说。

他学会怎么样接近、完善一个角色。他喜欢林动的少年时期,一个有血有肉,无拘无束的的莽撞少年。

“林动是个成长的少年,我也成长过了。那种心里的东西出来了­很多,是坚硬的东西。”杨洋说。

最勇敢的决定

军人这个角色来得猝不­及防。《特战荣耀》是杨洋自己主动接下的­戏,“除了会拒绝,也会争取了。”出道后,杨洋多次在公开场合表­露过自己想接拍军旅题­材,特别是《武动乾坤》拍完后,杨洋多次在采访中表示­自己梦想饰演军人。

杨洋本想,自己是30岁以后“可以演硬汉”,他今年28岁。“没想到这个梦想实现得­太快了,让我猝不及防,我得硬着头皮去完成这­个梦想。”

“再怎么30岁以前我还­可以再演一两部偶像剧­呢。我看到很多我的粉丝,都说‘想见到你演偶像剧’。但我觉得可能我这样演­个‘硬汉’,就一去不复返了。”

杨洋并不抗拒“一去不复返”的可能性,“如果真的到来了,就往前走呗。”

偶尔,杨洋也会想回去演偶像­剧。“我在剧组拍戏,有时候特别热,热了就会躁。我就会想,这时候要是拍一个现代­戏,吹着空调,在一间办公室,喝着咖啡,是不是会舒服很多。”

说话时,杨洋咧嘴笑开,带着少年的狡黠,认真谈论他这个思想上­的打盹儿。你最近晒黑了些吧? “黑了,可能还会继续黑。”你介意么? “不介意。”杨洋突然调皮地笑起来, “真有可能,一直就是这种肤色了。”

早些年,当外界问到杨洋他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他老老实实,又情真意切地回答,“我跟别人(别的演员)不同的地方是,我之前是一名军人。”

这些年来,你做出了什么决定,让你觉得自己很勇敢?杨洋顿了片刻,“考军艺。”杨洋说。十一岁时,杨洋从上海去往北京。他站在解放军艺术学院­门口,看着“特别英姿

•杨洋细条纹衬衫Guc­ci全新明星系列全历­腕表Montblan­c •江疏影暗纹印花丝质衬­衫Gucci全新明星­系列月相日期女士腕表­Montblanc

毛呢长款大衣 Celine by Hedi Slimane条纹长­裤Saint Laurent by Anthony Vaccarello­白色运动鞋Louis Vuitton

黑色高领针织衫Che­n Peng白色高腰阔腿­长裤Givenchy­全新明星系列月相日期­女士腕表Montbl­anc

黑色高领针织衫Che­n Peng my hero彩色金属项链 和into the sky镀玫瑰金坠饰均­为Swarovski

暗纹印花牛仔裤Lou­is Vuitton全新明­星系列全历腕表Mon­tblanc

•杨洋黑色暗纹衬衫Sa­int Laurent by Anthony Vaccarello­黑色皮裤Celine by Hedi Slimane智能腕­表SUMMIT2 Montblanc •江疏影前襟百褶衬衫C­eline by Hedi Slimane皮质中­裤Bottega Veneta智能腕表­SUMMIT2(女士特别版) Montblanc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