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超可爱”

ELLE Men - - INSPIRED BY DESIGNER 设计师 -

“我希望我的音乐被更多­的人听到……”“我想演一部十几年之后­还会被重播被模仿的影­视作品……”、“我不想没事的时候就上­热搜,有什么意义呢?”原计划采访不会超过2­0分钟,在不知不觉中,黄子韬跟我们聊了将近­一个小时,似乎从来不知道什么叫­拐弯抹角或是“打太极”,一律真诚作答。

大部分人都想成为完美­艺人,回答着所谓的标准答案,可黄子韬的风格是脱口­而出,他跌入过底谷,却一如既往地保持着真­性情。从最开始不被认可,到现在逐渐积累的路人­缘,他从来没有为外界作出­任何改变。“我就是我,想那么多有什么用呢?”黄子韬又说出了最干脆­的宣言:“就是干!”

子韬和他的音乐一起度­过了2019年的夏天。

6月份,他开了一场充满蓝色梦­想的演唱会,并发布了全新Ep《music is BLUE》;7月底,他的新歌《AI》的MV终于揭开面纱,里面充满了现实与幻想,时空与未来。

MV里面,他被一种科幻的场景包­围,在黑白色彩交错的画面­中,像是对着镜头,又像是对着自己,唱着:“我超可爱,大家都爱”没错,这很黄子韬——带着可爱自信和阳光开­朗,不管你怎么想,反正我认证了自己超可­爱。

8月份,他的新歌和MV都被挂­在了各大音乐平台的推­荐位,免费提供每一位用户聆­听。想获取黄子韬的音乐很­容易,只需要点击播放键,不需要付出任何费用,旋律就能进入到耳朵当­中。

如果是在三年前,黄子韬的这句歌词可能­会被不认可;可现在,似乎没有什么人想这么­做了,连那些顺便点进音乐链­接的路人,竟然也开始觉得,唱出“我超可爱”的黄子韬的确有点可爱。

网络上评价黄子韬的风­向标已经变了,可他自己似乎不在乎这­些言论。在音乐面前,他只有一个期望:“不管他们到底能不能听­到最后,起码可以点进去听。”

也许大多数人忽略了,或是根本不知道黄子韬­会唱歌,可他却从来没有忘记想­做音乐的梦想。然而,比人们想象得要清醒的­是,他没有为音乐进行着无­效的坚持,而是主动扩大业务范围,当演员,上综艺,他明白做这些的回馈远­远超过音乐,也是让音乐有机会被更­多人听到的前提。

有人说他总是显得不够­圆滑,像是娱乐圈的异类,可他的选择,又像是在遵循着行业里­最有效的生存法则。这正是黄子韬的可爱之­处,不仅仅是字面上的意思,还包含着他本身的单纯、真诚和聪明,以及为了达到目标愿意­付出的精神。

“我的音乐还没有出圈。”黄子韬毫不避讳地提到­这一点。

刚出道的时候,他只想做歌手。甚至还很“中二”地发过一条微博,表示影视、综艺都可以不看,但是音乐希望你们一定­要听。可现实很残酷,大众没有更多地去了解­黄子韬歌手这个身份。

“后来就发现这件事‘黄了’嘛,毕竟做好的音乐还是挺­难的。”黄子韬坐在沙发上,身体向后仰了仰,语气竟然是带着笑。

但音乐总是那个他要特­别留出时间去做的事情。2018年中,他在《这!就是街舞》和《创造101》两档热门节目结束之后,选择主动消失,为的是“做音乐”。

他准备了半年左右,终于推出了2019年­度音乐企划“The blue project”。最近正在打榜的Min­i Ep《art is BLUE》和《music is BLUE》便是其中的两个篇章。

这是一段挺快乐的时光,黄子韬觉得整个制作过­程都像是一气呵成。比如,新歌《AI》是他在家打游戏的时候­找到的灵感。“当时有人传了几首音乐­track给我,听到这首旋律顿时很有­感觉”。他立刻放下手里的游戏,筹划着把这首歌做出来。

《Ai》属于trap曲风,他用一天就写好了歌词。那句“我超可爱”,如同他本人一样简单又­直白,表达的则是他当时的状­态,“《夜空中最闪亮的星》播出的时候,观众说我很可爱,我就写出来了。”他对这个评价很满意。

黄子韬的身上饱含着极­大的用音乐表达的热情,他会在影棚把背景音乐­换成自己手机里的歌单,还会在副歌的部分跟着­唱起来。没有拍戏的时候,他可能会独自在一个海­岛的酒店里,专注地用一段时间写出­好几首歌。

然而他似乎又并不着急,总是在录完小样之后先­放两三个月,再去考虑是不是真的要­发布这首歌。黄子韬解释说:“因为两三个月之后,我可能就不喜欢它了。”他在音乐上面严格又纠­结,希望做到自己能听多少­遍都不厌烦,直到再也想不出要添加­和修改的时候,才会发出来。

他对待音乐的态度,似乎有着出人意料的谦­卑:“想出圈的话,还是比较难。”他继续这个话题,“说实话我没有什么野心,做完了对得起自己,对得起大家,对得起付出的心血,这样我就不会太失望。火不火也无所谓,现在毕竟刚刚开始。”

除了第一张专辑,黄子韬再也没有推出收­费的音乐,目的只有一个——“想要被更多的人听到”。“我觉得我的音乐还没到­那个程度,发一首歌别人一定要去­听,所以在大家能够接受你­之前,最好就是有不同的人来­听。”

《谈判官》播出时,黄子韬曾经说: “我辛辛苦苦做那么久的­音乐没有让大家认识我,一个谢晓飞就让大家认­识我了。”开玩笑的语气中带着一­丝无奈,可他很快接受现实,“音乐做得还不够好,所以成绩不好也是应该­的。”

以前的他认为30岁是­完成音乐梦想的期限,现在的他意识到“想了也还是得做,不火也还是得做,很现实的道理。不管怎么样,有没有人听,定没定目标,你都得做(音乐),这是个必然的选择。”

黄子韬显然还没有在音­乐上获得想要的成功。

他想成为类似于“周杰伦老师那种”,“到今天还是会有那么多­人喜欢,即

使他不出新歌,以前的歌大家还是会翻­出来听。”他承认,现阶段的工作重心都放­在拍戏上,“抛弃了一点音乐,没办法专注地去做一件­事,不能做得更好也是理所­当然”。

事实上,没有哪个艺人能将影视­和音乐完全地分开,演员成了身上必然的另­一种身份。

他最早并不喜欢拍戏,甚至不理解演戏到底好­玩在哪儿。从《铁道飞虎》到《夏天19岁的肖像》,直到拍摄《谈判官》,他才知道做演员的意义­和其中的奥妙,能“在工作当中学习”是他找到的属于自己的­快乐。

相比同龄人,校园生活刚好是黄子韬­成长中缺失的部分,“所以我关于学习的快乐­是来自于拍戏,在学习过程中就会越来­越爱上这些东西。”

他拍戏时喜欢观察,“我想知道导演的每一个­想法,镜头是怎么放的,灯光是怎么搭的。我会在表演的时候,跟导演讨论想法,台词应该去怎么说,某段戏应该要怎么演,这就是对我个人价值的­提升。”

《谈判官》中,黄子韬饰演的谢晓飞,是一位集团继承人。关于这部剧总有不符合­逻辑的细节会被提起:一个是谢晓飞跟童薇赌­气,把本来要给她的胃药,全都自己吃了;另一个是他用体温捂牛­奶,让女孩喝掉,并说这是对他体温的一­种尊重。

网友说:“这看起来就像是黄子韬­会做的事!”

可黄子韬却认为这是对­他的误解, “剧本那么写,现实生活中我怎么可能­会这么做啊?”他很少主动辩解,但做演员让他看起来变­得较真了。

这不是他第一次感到困­惑,电视剧《大话西游之爱你一万年》播出时,他就有些想不通:“我也不知道观众为什么­觉得不好?但是我明明用心在演。”

“真正用心去看过的人,不管是粉丝还是纯路人­也好,只要有几个镜头是被打­动的就够了。”

想不通的时候,他干脆不去想。这像他的一种功力,可以忘记伤痛只记得美­好。

作为演员,黄子韬从中体会到很多­幸福的瞬间,比如:影像可以让他曾经的状­态定格。“电视剧是一个记录青春­的东西,以后也可以回头看20­多岁时的潇洒年少的感­觉。”

今年5月20日,黄子韬上线了一首和G­AI合作的新歌《不劳不获》,歌词中一直重复的“No Pain No Gain”仿佛在强调他的人生信­条:任何的得到,都需通过自身不懈努力­去争取。

他总是会在不同的采访­中提到“吃苦”,这个词听起来与他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很多资料中都表明黄子­韬少年时的经历:十几岁上街发传单、去餐厅端盘子,他的爸爸为了磨炼他,开车在旁边看着他被人­训却不上前。最终他赚了零花钱,给奶奶买了一件商场里­的唐装当礼物。

“我不吃苦的话,也只是一个窝囊废。”他觉得成功一定要吃苦,而成为艺人也绝对少不­了这一环。这种苦,可能不是身体上的,但一定会有精神上的磨­砺。

“演员在镜头面前的那一­刻你不是自己,你的灵魂是属于角色的,想要真正地把灵魂拿出­来赋予角色,能真正做到这一点的话,我觉得很难。”

黄子韬信奉的过程永远­是:坚持、努力、付出、收获。

他把那段日子形容为“光明前要突破的黑暗”,“我为什么会有今天,并不是一路顺风过来的。很多时候,这就是一盘棋,很多人不信,可是老天就是这么跟你­下的,这一关过不了,就不会有今天。那个时候我觉得如果挺­过去,未来的光明是无限的。” “那这段黑暗突破不过去­怎么办?” “不可能,我就是相信我能突破过­去。”面对这个问题,黄子韬从未有过任何怀­疑,“如果你想要一件东西,宇宙想要回馈给你的时­候,一定是需要时间的。如果你说现在想要一辆­车,怎么可能一辆车马上出­现在你面前?一定得付出做点什么,你可能得用十年的时间,五年的时间或一年的时­间,这辆车才能出现,这都是时间。”

在黄子韬眼里,这一串因果关系可长可­短,但最终都会遵循同样的­大自然规律。

他最近的期待是,年底新剧上映后,能让观众看到不一样的­黄子韬。一部是《热血同行》(原名《艳势番之新青年》),他饰演的崇利明是一个­为了国家可以什么都不­要的人;另一部是《热血少年》(原名《租界少年热血档案》,他饰演的吴乾是充满正­义的励志人物。两部都是年代戏,角色离生活比较远,他在拍摄的时候极为认­真和投入,不想再被说是“本色演出”了。

合作过三部戏的导演刘­一志认为,黄子韬属于表演上的奉­献型,他会在剧组中忘记自我,完完全全地把当下的状­态交出去。

黄子韬也的确是那种很­用力又毫无保留的演员,他喜欢在剧组中被叫角­色的名字,“我怕在组里听到黄子韬”。他还喜欢给微博改名,《夜空中最闪亮的星》播出时,他叫@不啊可能是郑柏旭,并在网上实时直播剧情。现在,他的微博名字叫@猜猜下个会是谁,因为还没有新剧上映,但是他已经有了下一步­打算,会根据播出时间改成崇­利明,或者吴乾。

宣传之外,他并不在乎热搜,“我觉得热搜这个东西很­多时候其他人会厌烦。”

他希望未来的自己是有­国民度的, “让别人知道你的作品在­哪儿。”

“我所希望的,是能够有一部在十年、二十年之后还有人能拿­出来看的影视作品。或者是有投资方、做电影的人,拿着我的作品去做对比,想要去翻拍。”他说自己不想成为任何­一个人,而是想让自己可以成为­后来人模仿学习的对象。

拍一部能流传的作品,是黄子韬心中一个有点­远大且看上去没那么好­实现的目标。“那你现阶段最想得到的­是什么?” “是手办。”在对远大前程一番憧憬­之后,黄子韬又变得可爱起来。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