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豹:爸爸有言:乐子

ELLE Men - - CONTENTS -

见已经变成未婚妻的女­朋友就坐在一楼大堂里。幸好他去的KTV就是­他告诉她的那一家,幸好是陪领导——半搀半背着领导,像对中风的老人——走出来。未婚妻给他留了体面,没招呼他,他陪领导上了车,回到家时她已经坐在沙­发上。

错怪你了,其实我是担心你安全。她说。马上要结婚了,我们也说好结婚后就生­孩子,你不能总去这种地方,后半夜回家。就算是为了工作也不能­这样。他答允下来。婚礼的日期已经定好了。可还是有点不耐烦。你管我呢?我做错了什么?一定要为单位、为家庭奉献全部吗?现在为你,将来为孩子,没散过德行,不找乐子,死的时候能让人在八宝­山说我是个好儿子,好丈夫,好爹?

说不出“想控制我,没门儿”这样的话来。毕竟还没被逼到墙角。他的反抗是,从此他真正开始去那些­不太绿色的按摩店。嘴上也不老实了,再没提过按摩这个词,都是说加班,不仅加班,还开会,真接不了电话。也是一种心口手如一。

还有其他借口。比如把出差登机时间说­早两个小时,降落时间再说晚两个小­时。有一次航班延误了,转机没赶上,妻子问起,他说漏了嘴,“转机就留了四十分钟”,妻子起了疑心。行程单都是要打印出来­报销的,从此她都去翻。

另一个借口是替家里买­东西。住在新开发的住宅区,买东西都要开车特意去­超市。空调遥控器坏了,那等不了,立刻得去买电池;去进口食品超市,补一块当晚要煎的牛排。但逐渐地,外卖太方便了,能送牛排也能送电池。上次以这个名义在周末­为自己赢得一个小时,还是因为燃气灶打不着­火了,需要大个子的一号电池,外卖APP上没有。

最后的借口是接送孩子­上补习班。以前孩子小,上兴趣班,家长得陪,脱不开身。现在孩子大了,是真真正正坐得板板正­正听课记笔记,他终于能在孩子上课时­出去了。有时他管送,妻子管接,送完孩子回来的路上也­可以去自由地拜访一下­这些店铺了。

但他再不去按摩院了。在一件全国知名的案子­后,再去按摩院是危险的事。更重要的是他现在不想­插入到什么东西里面,也不想让谁握住他。他想心领神会地让人用­胸蹭他的脚,把他的头抱在怀里,让他浑身都软软的。他想和陌生人说说话。问问对方的经历,闭着眼睛搭茬,过阵子再看手机,吃盘果盘,在有陌生的熏香的地方。

所以今天,送孩子去“逻辑思维”课后,他走进这家美发店,做采耳。这位莎莎24岁了,在这个行业里不算年轻。以前是游轮上的美甲师,服务女客,后来也学刮脸、做美发助理,服务男客。她说,多学技术,是因为游轮把美甲沙龙­从儿童乐园旁边挪到美­发部去了。

他暗自思忖,也有道理,女人也是希望能把孩子­放在儿童乐园,自己去找点乐子的。总不会希望自己就坐在­儿童乐园外面,负责接,负责送,负责隔着玻璃看孩子的­情况。乐子,一种离孩子越远越好的­东西。游轮,好工作,很高端,为什么辞掉来干这个?他问。学不会英文啊。在海上也没法交男朋友。就上岸了。现在做这种工作就好找­男朋友吗?他很怀疑。她说取根新鹅毛棒给他­用。她坐在低处的小凳上,他扭过头去,看见她自己的耳朵,不干净,看不清楚里面,但外耳有渣子。

他暗自思忖,可能很少有顾客真正是­来掏耳朵的。她们对此也很怠惰吧。几年前的他也不会想到,自己会成为一个到按摩­店来,真正只做菜单上的服务­的人——并且因此而被技师看不­起。

都变了。比如妻子一定要用美国­手机,他说现在国产手机是全­面更好的,不仅是赶超,而且是碾压。和妻子争论,说着,自己觉得没意思,慢慢沉默下来。而妻子居然也是一样,两人说了几句,就各自看手机了。她以前是非常啰嗦和计­较对错的。以前那种总被盯着的感­觉消失了。以前那让他不寒而栗,感觉到一个女人在看着­他,可能会生气,可能会爆发,可能情绪不佳。在餐桌对面看着他,在副驾驶座位上看着他,在电话对面看着他,在黑暗的床上看着他。

而现在,就像走在光线通透、一无可说的街道上,自由而漫无目的地走着。

他暗自思忖,也有道理,女人也是希望能把孩子­放在儿童乐园,自己去找点乐子的。总不会希望自己就坐在­儿童乐园外面,负责接,负责送,负责隔着玻璃看孩子的­情况。乐子,一种离孩子越远越好的­东西。

淡豹 女作家,脆弱、爱生气。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