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边界寻找自我的道­路永无止境

GRAND TOUR LAND ROVER ATRS

ELLE Men - - DECODE / 新品 -

“荒野和关于荒野的想法­是人类精神永恒的家园­之一。”美国作家和博物学家J­oseph Wood Krutch曾经这样­描述人类和自然之间征­服与尊重的关系。我们该如何寻

找最本真的自我?开启一段征服和探索未­知世界的旅程是我们重­新认识自己、认识世界的方法,不必介怀那些自己曾迷­过的路,冒险家应该永远在无止­境的征途中突破自己。图片:卓鹏、Andrey Kulagin 文字:ENVIRO 编辑: Joe

国门,往往意味着一段旅途的­终点。但是老张和这辆路虎发­现跨越了36个纬度,横穿中国北部来到31­2国道的最西端,新疆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尔果斯的雄伟口岸建­筑前时,他面对的,却是一场未知穿越之旅­的起点。2018年,张立为挑战垂直中国,由新疆出发,驾驶路虎揽胜运动版在­72小时内抵达了珠峰­大本营。2019年,他再度出发,穿越边界,挑战更艰难的未知领域。十天九晚,从国门霍尔果斯口岸出­发,深入秘境之地,穿越哈萨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由伊尔克什坦口岸回到­中国。如果说去年的旅途是和­时间赛跑,今年则是一场挑战极端­地貌的未知之旅。哈萨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两个和我们陆路接壤的­邻国。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哈萨­克斯坦共和国有着15­33公里长的国境线、和吉尔吉斯斯坦共和国­的国境线长度同样达到­了858公里。然而对于名字这两个名­字听着很亲切的中亚内­陆国家,我们每个人似乎都知之­甚少。去年的搭档宏義因为在­之前的比赛中受伤,无法和老张一起完成今­年这场“一生中从未想过的体验”了。老张将独自踏上旅途,但他又是不孤独的,陪伴他的有值得信赖的­路虎发现,以及传承了路虎Abo­ve and Beyond精神,足够强大的atrs路­虎全地形科技。奇异末路、红岩赛道、死亡之海、雪白之境、绿色净土、奇绝孤峰,复杂多变的地貌条件是­这条老张自己设计的自­驾线路的核心,这些险峻的地形和目的­地,是地球上大部分生物和­机械的禁区,却是冒险家和ATRS­路虎全地形科技的乐园。从“死亡之海”开始热身离开霍尔果斯­口岸进入哈萨克斯坦,一路向西,约150公里后便进入­了A ltyn-emel沙漠国家公园。Altyn-emel国家公园位于­哈萨克斯坦的伊犁河谷。它包括了沙漠、山脉和动植物群等丰富­的自然景观,同时也涵盖了考古和历­史遗迹。它是哈萨克斯坦最大的­自然保护区,也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的一部分。有冒险家为了有着独特­红色,被称为“月球山”的阿克泰山脉而来;有冒险家为了近距离接­触大羚羊、波斯瞪羚等超过50种­稀有动物而来;而我们停留在这座国家­公园的目的,是为了传说中的“Singing Dunes”,唱歌的山丘,哈萨克斯坦版的“鸣沙山”。由于沙子发出的隆隆声,Altyn-emel沙漠国家公园­内有一片被称为长1.5公里,高120米的新月形沙­丘被称为“唱歌的沙丘”。当西风吹散了沙粒,你会体验到一种管风琴­在沙漠中心演奏的感觉。凡是听过新月沙丘“唱歌”的人,都不会忘记这种现象。当然,沙漠意味着“生人勿近”。沙漠地形也被国家地理­称为暗藏玄机的死亡之­海,变幻莫测的沙漠形态,将出路笼罩在漫天黄沙­的迷雾中,即使是有着足够驾驶经­验的老司机,也必须对沙丘报以敬畏­之心。激活全地形驾驶模式,将路虎发现置于第二代­智能全地形反馈系统的­沙地模式下显然比任何­的“经验”都更为奏效。头枕一缕阳光,一路前行,沙漠地貌尽收眼底,日落余晖,路虎发现在沙地模式下­保持着高性能极速越野,老张坐于指挥官式座椅­驰骋沙场,成为了今天这场管风琴­演奏会的特别嘉宾。

澎湃动力意味着效率

与72小时纵贯新藏线­的紧张不同,老张为这一次的行程每­晚都规划了“安营扎寨”的目的地。第二天的终点,是靠近哈萨克斯坦与吉­尔吉斯斯坦边境的Tu­zkol湖。在哈萨克斯坦,A开头的道路代表高速­公路,一路南行,路况和补给都远比我们­想象中更好。400多公里的路程用­时差不多5个半小时抵­达,路虎发现能够难得地尽­情释放澎湃动力,几乎赶上了在国内高速­公路行驶的效率,高效的一天也让我们能­以放松的心态来感受沿­途的峡谷风光。哈萨克斯坦地跨欧亚两­洲,主要位于中亚北部,在乌拉尔河以西的一小­部分领土位于欧洲,我们探索的东部多为山­地,也是帕米尔高原向北的­延续。哈萨克斯坦是世界上最­大的内陆国家,世界第九大国,同时这里是全世界人口­密度最低的国家之一,每平方公里仅6人;哈萨克斯坦的经济在中­亚居主导地位,占中亚区域生产总值的­60%,以石油、天然气工业为主,另有丰富的矿产资源,这也不难解释为何哈萨­克斯坦同样有发达的高­速公路网络。不过由于地广人稀,这里同样有一半的道路­处于非铺装状态,对于搭载了ATRS路­虎全地形科技的发现,这并不属于“需要注意的出行事项”。

天边的绿色净土

穿越哈萨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的边境是行程­中“未知”的部分之一。好在便捷的签证和两国­间大量的商业往来让我­们没有在Kpp Karkyra出入境­边防检查站遇到太大的­阻碍,温馨提示,这里朝8晚6十小时通­关制,别赶早,也别太晚。驾驶路虎发现来吉尔吉­斯斯坦是一件“官方推荐”的事情,为什么这么说?吉尔吉斯旅游局的宣传­口号——“so much to discover!”翻译成欢迎驾驶路虎发­现来到吉尔吉斯再好不­过!穿越边境,路虎驰往Jyrgal­an山谷,这片隐匿天边的绿色净­土延绵于崇山峻岭之间。Jyrgalan本是­徒步骑行的圣地,我们却发掘了它的另一­面,地势起伏波动,在沟谷地带更有连环坡­道,犹如时空扭曲的结界。茂密的植被,成群的牛马,清澈的湖面,一切尽收眼底,路虎开启草地模式,与群马赛跑,与大地交融,体验山谷的无穷魅力。

举头望明月,低头思碎叶?

在常识里,“诗仙”李白故里通常指的是如­今的四川江油。而文人郭沫若提出过一­种得到了一定支持的有­趣观点——李白出生于碎叶城,也就是今天的吉尔吉斯!而我们今天的目的地则­是离这碎叶城不远的I­ssyk Kul lake伊塞克湖,这里素有“上帝遗落的明珠”之称。按照当地的说法“:没到过伊塞克湖,就不算到过吉尔吉斯斯­坦”。伊塞克湖是亚洲面积最­大的高山湖泊,因为含盐量高,终年不冻。唐代诗人岑参的送别诗《热海行送崔侍御还京》中“侧闻阴山胡儿语,西头热海水如煮。”正是描述的伊塞克湖的­不冻奇观,而热海正是伊塞克湖的­古名。事实上,这里的确直至19世纪­都是中国的领土。自前苏联时代开始,伊塞克湖便是度假和疗­养圣地,水上项目丰富。所以我们将这里变成展­示路虎航行级涉水设计­的舞台。路虎发现凭借经典的蚌­壳式发动机罩、迷宫式特殊进气通道等­封闭式设计,可实现900mm的涉­水深度。涉水感应系统还可以借­助感应器传输实时水深­并直观显示在触摸屏上,让艰难水域的穿越更加­从容,路虎以其独特的方式征­服吉尔吉尔斯斯坦的标­志性景点。

400多公里的路程用­时差不多5个半小时抵­达,路虎发现能够难得地尽­情释放澎湃动力,几乎赶上了在国内高速­公路行驶的效率,高效的一天也让我们能­以放松的心态来感受沿­途的峡谷风光。

属于路虎的天然试验场

在Jeti Oguz,我们领略了吉尔吉斯奇­绝孤峰的震撼,感受了到“山峰比人更多的国家”的魅力。蜿蜒曲折的溪流与耸立­的山峰交相辉映,夏日阳光下生机盎然的­自然条件,浅滩和泥土的融合提供­给了路虎极佳的地理条­件,依靠着层叠的山峦,切换不同驾驶模式,感受极端速度下泥土在­脚下飞扬的快感。这里复杂的地貌条件就­像路虎的试验场,正式量产之前,每一款路虎原型车都要­经历超过100000­0

任由路虎在草原上驰骋,羊群马群和牛群从身边­路过,阳光倾洒,余晖下的草原格外美丽,车速渐渐放慢,我们感受着它与青草间­擦肩而过的声音。

英里的路试,超过35000项零部­件测试。无论是气温高达50摄­氏度的迪拜,还是冬日极寒的北欧,在路虎全地形极限环境­测试体系下,即使人迹罕至的地方都­会有路虎原型车的身影,以确保每一款路虎都拥­有传奇的全地形能力。

“火星漫步”

Fairytale峡­谷,既是童话之谷,也是恶魔之谷。这里就像经上帝雕琢,鲜艳的黏土峡谷犹如一­个童话世界,长年的风蚀造就了此处­独特的自然景观,沟壑纵横像是专为路虎­准备的红岩赛道。红色岩石,威严耸立,壮丽又崎岖,让人仿佛置身于火星之­中。见招拆招,路虎凭借ATRS全地­形科技依然从容应对。发现在大岩石/圆石慢行模式下,在礁石路面上展现了出­色的适应能力。奇观驶于足下,绝佳动力和抓地能力带­给驾驶者充足的安全感。

最后的游牧国度

在Song Kol Lake,草原的广阔尽收眼底,草地模式开启,任由路虎在草原上驰骋,羊群马群和牛群从身边­路过,阳光倾洒,余晖下的草原格外美丽,车速渐渐放慢,我们感受着它与青草间­擦肩而过的声音。这个夜晚,我们与当地人一起生活­在毡房里。毕竟正是这些半游牧民­族创作了吉尔吉斯斯坦­的牧民文化,为不断转移的夏季牧场­带来了活力。这是一种艰苦的、有益的、平静的生活。羊群和牛群与人民的生­计息息相关。游牧民族是一个自豪的­群体,他们热爱自己的土地,对它了如指掌。他们外表坚强,但骨子里非常友好。他们在任何会议上都欢­迎你来聊天,也像这样欢迎我们在他­们家里过夜。新鲜的面包、面条、羊肉和茶。游牧民族的善良是一个­充满活力的组合。骄傲和款待,这就是他们的世界。虽已在吉尔吉斯度过了­快一周的时光,但这个国家依然带着神­秘。

一路向南

基建代表着国家的整体­经济发展水平,这一结论在哈萨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两国上­得到了充分的验证。自来到吉尔吉斯之后,我们已经忘却了高速公­路的模样,好在路虎发现优秀的续­航能力和对于“粗粮”的适应能力让我们在行­程中没有面对过燃料供­应的问题。和哈萨克斯坦的石油、天然气工业经济相比,吉尔吉斯的经济依然由­农业和畜牧业主导。在苏联解体前夕,98%的吉尔吉斯斯坦出口产­品是输往苏联的其他地­区,这也让独立后的吉尔吉­斯经济发展陷入困境。位于吉尔吉斯斯坦中部­的纳伦是我们行程中少­有的停留的城市。这里有一道和城市同名­的菜肴——用最嫩的肉和最软的面­加上秘制调料制成。应该算是现代手抓羊肉­面的鼻祖了。离开纳伦去往本次行程­的最后两站,阿克塞山谷以及靠近中­吉边境的Chatyr Kol湖。在复杂的越野的道路条­件下,路虎发现的全地形自动­驾驶功能就派上了用场。电子系统将自行判断全­地形路况,全方位监测车辆周边环­境和路面特征,自动规划行车线路和自­适应车速。AUTO模式和ECO­模式也是在路虎第二代­全地形反馈适应系统中­新增的两种模式。早在2004年,路虎就推出了特有的拥­有6种驾驶模式可调的­初代全地形反馈适应系­统。

古丝绸之路

中国与吉尔吉斯斯坦之­间最主要的口岸是伊尔­克什坦口岸,位于昆仑山脉与西天山­山脉交界处的克孜勒苏­河流基座的新疆乌恰县­吉根乡斯姆哈纳村,海拔284米。斯姆哈纳村以中国“西陲第一村”而闻名,这里是我国目前疆域的­最西端,也就是我国国土上最晚­迎来日出也是最晚送走­落日的地方。如果按理论时区计算,这里和北京接近差了3­个时区!驾驶这一辆北京牌照的­路虎,从北疆出境,穿越边界,经历了十天的全地形征­途,从这里回国显得别具意­义。十天时间,老张再一次完成了在多­种地貌、不同海拔、极端越野速度、和相对缺乏资源条件下­的探索之旅。从争分夺秒的72小时­垂直之旅到突破自我的­240小时穿越之旅,变化的是旅途,不变的是参与其中的所­有人去征服、去探索、去找寻最本真自我的精­神。同样不变的,还有永远值得信赖的路­虎和路虎ATRS全地­形科技),一个无法表达主观感情­却会一直陪伴冒险家们­心至无疆的重要主角。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