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线彩条屋影业

ELLE Men - - FEATURE / 专题 -

EM:《哪吒》让“国漫崛起”再次成为大家热议的话­题,作为资深从业者,你如何看待“国漫”这一概念?易巧:所谓“国漫”,有面子和里子两个层面。面子,就是审美。中国本来就有自己的动­画,当年还影响到日本。所以在元素和在审美上,我们更希望挖掘自己的­东西,《大圣归来》《大鱼海棠》《大护法》,还有《哪吒》,你能很明确看到形象设­计、背景设计、元素使用,包括题材,都在尽可能挖掘中国元­素。

另外一个是里子。到底怎么去理解“国”?我觉得它是精神内核。皮克斯做了三十几年动­画,为什么美国人那么喜欢­看?它的内核非常中产阶级,关于人性、家庭、未来和生存,加入了大量对美国当下­的思考。宫崎骏的作品虽然很多­是神话题材、科幻题材,但也融入了对日本的思­考。

EM:什么是当下“国漫”作品的精神内核?易巧:我们非常在乎动画的现­实性——是不是中国人物,是不是中国主题,是不是在传达对当下的­思考?比如说《大圣归来》表达的就是导演田晓鹏­的中年困惑,一个40岁的中年人知­道做动画很难有出路,但儿子会觉得爸爸很厉­害,你是导演、你是孙悟空,是所有小朋友的偶像。《哪吒》也一样,哪吒就是导演饺子,表面玩世不恭,但内心想去证明自己。对当下困境的思考,也就是真正对“国”的理解。

EM:《哪吒》总票房定格49.74亿元,这样的票房奇迹从何而­来?易巧:有这个成绩,首先一定是因为大环境。真人电影起来之后,动画电影一定会崛起,这是全世界的规律。但动画制作周期相对较­长,一定会更慢,需要耐心。

第二,更多的作品给观众做了­比较好的铺垫。《熊出没》在低幼市场培养了大量­家庭受众,《大鱼海棠》《大护法》这些国产动画片的出现,让年轻人不再排斥动画­片。这样一个时间点,《哪吒》应运而生。

第三,我非常认可饺子这个人,以他的才华和对喜剧、动画的理解,能做出大家喜欢的作品。

EM:所以观众的成长是成功­的重要因素?易巧:“国漫”大家不是不看,是非常想看。美国的《疯狂动物城》卖到了15亿,《千与千寻》和《你的名字》在中国的票房也很高。观众的审美在大大提升,对“国漫”还是有要求的,他们已经知道什么样的­作品值得去电影院,所以更希望看到好作品。

另外,大家对中国动画一直有“不满意”。就像当年中国男足进一­次世界杯,爆发出来的能量可能比­任何一个国家都强,就是触底反弹!正是这种反差,当你真正能做出好动画,观众太惊喜,给予的奖赏也比其他多­得多!

EM:彩条屋已经深入到了动­画产业的上下游,你怎么看待现阶段整个­产业的发展,是否正在朝工业化生产­迈进?易巧:动画电影的工业化水平­非常初级,但比真人电影可观。工业化的一个标准就在­于系列化电影,没有《星球大战》、斯皮尔伯格的《侏罗纪公园》、卡梅隆,美国也不能建立起电影­工业。一定是系列化电影越多,工业体系越成立。中国真人片的系列电影­屈指可数,但动画片只要第一部没­问题,基本上都可以系列化。

我对中国动画的工业化­比较乐观,动画工业化会比真人电­影更早形成,很显然,它更容易形成系列电影。

EM:除了商业价值之外,你希望彩条屋的动画作­品承载怎样的文化含义?易巧:彩条屋成立的第一年,我给自己写了一句话——希望我们的每一部作品­都充满爱和想象力。这也是我们创作和投资­的标准。动画片满足的是我们童­年时代的想象,我一定要让它精彩。这是动画跟现实世界,跟真人电影不一样的地­方。

另外一个就是爱,我希望在动画片里去传­达真善美,因为动画片更极致。动画在情节上可能会更­简单,人物也更简单,但它就更好做吗?不是,它需要每个人物的情感­更加纯粹,才能够感染到人,所以我希望里面是有爱­的。

EM:《流浪地球》上映九个月后,团队是否针对电影进行­了一些复盘,会不会有新思考产生?郭帆:实际上我们刚完成映后­调研,观众在上映大半年后褪­去观影热潮,这时再看看影片本体有­什么问题,会相对客观一点。这是我们在上映之后就­准备开始做的,为了做续集。

我们调研发现,观众对影片的期望中有­一个最重要的指标——中国的“第一部”“首部”这一类字眼出现得比较­多,观众带着民族性的情绪,都觉得电影是值得支持­的,但当你做第二部的时候,这个就不会再有了。同时也会有一个特别客­观的结论,比如说我们拿掉“中国首部科幻片”这种字眼、把它和普通的好莱坞科­幻片去比,也就刚及格。

EM:那在续集拍摄时,最想提高的部分是什么?郭帆:续集我最想提高的就是­角色,让人物本身更丰满,视效的精度上再提高,场景的精度上再提高。我们会让观众看到更多­合乎逻辑、合乎他们预期的动态画­面——调研也发现很多观众说,我们不想看太多静态的­东西,但画面只要动起来就是­钱!(笑)

这样说吧,如果说在世界科幻影片­的范畴内,《流浪地球》这次是60分的话,我希望下一次能达到7­0分。

EM:《流浪地球》完成后,有什么针对自身的思考?郭帆:故事要再相对简单一点。通过《流浪地球》的剪辑,我就深刻地认识到我是­个年轻导演,年轻导演跟成熟导演巨­大的区别就是他贪不贪­心、懂不懂得取舍。

年轻导演往往要得很多,但观众在每分钟接受信­息的总量是有限的,所以画面、声音、故事情节、情感都饱和的时候,我们脑袋其实是会宕机­的。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