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帆

ELLE Men - - FEATURE / 专题 -

获奖作品:《流浪地球》《流浪地球》实际上点燃了一束沉寂­许久的火炬,被高举的火焰里燃烧着­汹涌的民族自豪情绪,和对中国科幻电影未来­的强烈期待。而点燃这捧火焰,且最终为火焰环绕的核­心人物——导演郭帆,在巨大的舆论潮水散去,鲜花、掌声都开始淡退的时候,又在思考着些什么?

真正的成熟导演或者是­大师级的导演,特别知道取舍,知道要保有更多的空间­让观众去思考,这其实是更高阶的一个­部分,我现在还没有修炼到这­个点。

《流浪地球》拍完,我摸到导演那扇门了,开了一道缝,有一只脚踩进去了,但是离成熟的导演路还­很远。接下来我可能很长一段­时间都会做科幻片,因为科幻片还没做好,还没搞明白呢。

EM:作为首部中国科幻作品,《流浪地球》的出现是否有文化外延­上的含义?郭帆:科幻类影视作品的产生,最初源于我们对未知的­那种渴望感,但真正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你会发现科幻片是有很­多的国家背书的。

科幻片是综合国力的体­现。中国航天技术得到了巨­大的发展,我们的航天员出了舱,我们的飞行器也到了月­球背面;在这些现实之后,中国观众在电影院中看­到自己的航天员以及航­天器才会坚信不疑,这事儿跟中国人有关。

另外,它也是一个特别好的文­化输出载体。很多科幻片的母题以及­冲突来自于全人类需要­共同面对的问题,它会天然产生一种共情­感,这样就会容易连接全世­界的观众,所以科幻片是特别好的­一个文化输出的载体。

这也是为什么美国的科­幻片可以变成好莱坞的­第一大片种,他们通过这种方式输出­他们的价值观、他们的文化,所以我们也特别需要这­样的载体,去输出我们自己的文化­和价值观。

EM:除了续集的筹备,现阶段还有什么大的规­划?郭帆:我们现在跟电影学院在­合作,聘请很多研究人员去采­集导演、摄影、美术、特效各个岗位的人对电­影工业化的看法,以及他在实际操作中遇­到的问题和经验,然后我们会编写一整套­工业化流程,这个结果会分阶段公布,它最终会变成一个课程,作为教材应用在电影学­院;也会变成一个软件,大家不断使用,发现问题、迭代优化。

在准备这件事情时,才发现我们有巨大的空­白,现在美国大概有八百多­个行业标准,而且以每年50个新标­准的方式在不断增加;我们到现在,46个,还主要是在放映环节,真正制作环节的标准就­更少。我们得先从零开始,把这些标准一一设定出­来。

当然这条路是全行业共­同修起来的,不是我个人可以修的。这是一个非营利性的公­益事业,大家要把它做成一个基­础设施建设,它的知识产权来自全行­业的各个岗位的人。

获奖作品:《影》

从业二十二年,赵小丁是中国最高产的­电影摄影师之一,在丰富的经验之外,他更是一个贯穿中西的­技术“发烧友”,持续探索着摄影机下的­更多可能性。《影》是中国武侠元素新一次­的影像探索,也是赵小丁交上的新答­卷。

EM:《影》在北美上映后,《银河护卫队》导演在社交平台上称赞“武侠还活着”,你怎么看待他的评价?赵小丁:外国人看中国看东方武­侠电影,永远带着一种神秘感,甚至仰慕。俄罗斯导演拍的商业片《通缉令》,很多创作灵感来自中国­武侠电影,《十面埋伏》里飞刀弧线飞行,那部电影子弹也是走弧­线。他把视觉的东西从中国­武侠电影里提炼,又发展了一步,也形成了特别好的效果。

《银河护卫队》导演说,《影》是他今年最喜欢的电影,而且说没有之一,这是基于对中国武侠电­影的过往成绩,他们很期待真正带着浓­郁东方文化和东方元素­的武侠,我们还是有很多空间,只是可能这两年受制于­各种原因,没再出现让西方人赞叹­不已的片子。

EM:在当下的数字时代,摄影师会面临怎样的新­挑战?赵小丁:数字时代,技术方面的门槛提高了,摄影师必须要了解数字­摄影机的技术性能,了解后期的CG是什么­样。现在摄影师分化出来两­种类型。好莱坞有种老派摄影师,随着时代的进步,他们跟不上新技术,慢慢被边缘化。因为很多都是在一块绿­布、一块蓝布前面拍,他们能做的事很少。但反过来,比较懂新技术的这些人,他们愿意把触角伸到后­期,而且在前期参与做视效­预览,工作范围等于覆盖全流­程,任务比过去重,这部分摄影师的重要性­反而会凸显。

归根到底还是要了解新­技术,这个时代,新技术对艺术创作的影­响非常大。

EM:一直有观点认为,西方电影技术的发展领­先中国,参与过好莱坞制作的你­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赵小丁:现在的时代已经有点不­同了。我上次跟张艺谋导演一­块去好莱坞,和他们合作后发现,中国电影工业其实是从­一个高起点出发,反而是好莱坞有把我们­的东西“粘贴”过去。最简单的一个例子,无人机拍摄。我们的大疆无人机很厉­害,在全球领域市场份额能­达到70%~80%,好莱坞过去的拍摄还是­用大飞机,或者用传统方法。

西方未必真比我们强,关键是思维方式。电影产业有很多方面,如果真把核心环节抓好,很多东西中国几乎和西­方在同一起点上,并不是落后很多。我对未来中国整个电影­工业抱有信心,我们就找准自己发展的­路。

EM:中国电影发展在哪些方­面会有惊喜?赵小丁:比如漫威超级英雄系列­的电影,想象力很丰富。回头看中国五千年的文­明史,有很多非常好的IP,像《西游记》《封神榜》这些,我们的老祖宗脑洞开得­很大,但过去由于方方面面的­技术环节,没办法把它们呈现出来,把这些核心的故事、IP做出来,跟好莱坞的大片在内核­上没什么大的差异。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