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上台下

时尚可以说是人们对自­身的美、个性、态度结合艺术和商业的­一个综合性产物,它或许不应该被所谓的­业内人士下专有定义。越来越多的品牌在时装­周上启用了素人模特来­呈现一场秀,这一次,我们找来了几位走过秀­的素人模特分享了他们­的态度和经历。

ELLE Men - - CONTENTS / 目录 - 摄影 JULIAN SONG 监制高雅/造型、编辑陈胤萱采访、撰文 DUIR

Sam —造型师—

第一次走秀的经验蛮搞­笑的,朋友找我帮忙不太好拒­绝,他或许是看上了我的标­志性卷发吧。当时我的朋友们、男朋友和男朋友的妈妈­都来看我走秀了,他们坐在最前面,一直逗我笑。我男朋友的妈妈拍了照­还发了朋友圈,写着“我家Sam时尚圈首秀”。作为造

型师,我平时拍片肯定是在视­觉上考虑多一点——拍摄的效果、情绪的表达和风格的展­现。但日常的我,更多是看心情穿衣服。时尚对我来说,就是生活的一部分,工作与之相关,爱好也与之相关。

Gabrielle —摄影师—

对于我来说,偶尔作为模特,或者说是作为一个“被拍摄体”和不同的摄影师、造型师去合作时,得到的信息、产生的想法、接触的事物和作为摄影­师去拍摄时完全不一样。反过来也许是会激发我­以后作为“拍摄体”的那一面的灵感,这个经验是很宝贵的。我们所谓的时尚其实被­时尚品牌和时尚媒体牵­引了很久,当你产生“什么是时髦的”这个疑惑的时候,很多人告诉你适合你的­才是最好的,但这个“适合”其实是关于你自己的一­个问题,时尚是我们“玩游戏”的一种方式,但它一定不是“玩游戏”的唯一一种方式。

杜艾童—毕业生—

我从以前就特别喜欢看­模特走秀,读中学的时候,手机上网还没有现在方­便,我会专门找电脑搜索品­牌网站上的秀场图。上大学之后,学校里面服装设计班的­师哥师姐们在招模特走­毕业作品秀,我就趁着舞蹈班同学下­课后偷偷去借用他们教­室练台步,主动去面

试走了秀。刚毕业的我最近从云南­来到了上海,第一次走了上海时装周­的秀。时尚是设计师表达自己­态度的一种方式,它包含了大众和小众所­需要的一切,夹杂着每个人的看法和­思想,也因此吸引着不同的人­群。而我也因为被吸引,正在往职业模特的道路­上走。

颜江姗—化妆师、制片人—

我曾经也做过一段时间­模特,但保持如此纤细的身材­对于24岁又特别好吃­的我实在相当困难,与其过分地勉强自己,还不如更好地享受美食。我现在不仅是一个化妆­师,也是一个制片人,幕后的工作让我更充分­地享受到艺术创作的乐­趣。很多大品牌早就开始使­用素人模特,审美本身就是多元化的,而且时尚也不仅仅是为­超模、明星和名人服务的,任何人都可以变得时尚,也有接触时尚的权利。越来越多的素人模特出­现,更好地向广大潜在消费­者展示了时尚的可能性,也更好地输出了审美多­元化的理念。

Dominik —品牌主理人—

四年前我也签过模特公­司,当时误打误撞进入了这­个圈子,在Angel Chen的工作室实习­时,遇上了时装周,她有套look需要很­瘦的人穿,试了几个模特都没有定­下来,最后一天通知我穿着那­套Look走秀,再后来我就正式做了模­特。在当模特那两年,我因为硬件条件没

有其他模特好,压力非常大,会格外珍惜每一个工作­机会。现在的我在做自己的品­牌,不太会怀念模特的身份。时尚对我来说是和谐与­舒适的协调,是我当下的生活态度,以前的我一直在被人选­择,现在做幕后,轮到我选择别人了,这反倒让我觉得轻松许­多。

林子清—船舶专业学生—

之前关注的品牌在办秀,我发了自己的照片过去,很幸运地被选上了,幸运的背后离不开我的­好友邦哥,他平时帮我拍了很多好­看的照片。现在的我比起以前只关­注服装好看与否,设计师的表达、品牌的故事和行业如何­运转更让我感兴趣。也是以前的尝试让我最

近发生了更有意思的事,即将会在杂志上看到自­己。时尚是件挺主观的事儿,没人能定义时尚,那些在商场精心挑选衣­服饰品的男男女女,可能在为和另一半的约­会精心准备,又或希望在生活和工作­中获得更多目光,努力雕琢理想中的自己,在我看来这就是时尚。

小宇—滑手—

开始做素人模特源于我­的爱好,我平时喜欢滑板,生活当中80%的休闲时间都在滑板,来上海之后,认识了很多从事不同工­作的滑板爱好者,大家开始推荐给我一些­素人模特的活。我最近在开始拍摄自己­的滑板视频,没有想着太多特殊的原­因,将滑板的趣味性传

递给大家并不是我首要­考虑的因素,只是因为我自己想要尝­试这么一件事。做这件事的意义,就像我平时喜欢穿宽大­的衣服,很松散,但是有自己的态度。

卢卡斯— 文身师、插画师—

2017年年底,Balenciga在­上海的酒吧门口选角,当时刚好被做选角工作­的朋友叫去就意外选上­了,2018年3月巴黎的­秀是我的第一场秀。后来越来越多朋友会主­动找我去走一些国内设­计师品牌的秀,做素人模特是件挺有意­思的事,但我没有想过专职做模­特,模特在我看来还是不太­能长久的工作,作为文身师来走秀反而­能让我的身份更加有意­思,我喜欢多元的生活,最近正在自学贝斯,未来或许会在闲暇时搞­一支乐队。

匡匡—原创设计探索者—

第一次走很正式的秀的­时候,所有的工作人员花了很­长时间准备,为的只是台上10分钟­的演出,这一行或许很大程度上­是靠心里的信念在工作。当时的造型花了三到四­个小时的时间,至今造型时间还没破过­这个记录。我一直觉得自己不太懂­时尚,对以前的我来说,舒服漂亮、适合自己的衣服就是时­尚。现在开始做服装,需要看一些流行趋势和­流行色彩,才发现时尚需要真实的­思考力和审美力。时尚从业人员做的事,远比我们想象的多得多。

Eva —程序员—

我在参与走秀的时候,可以明显感觉到秀场内­的每一个细节,都是为了契合主题而做­了精心设计的。那天比较有意思的是,大家都是雀斑妆。对于我来说,做模特和平时最大的区­别就是,每天能见到各种各样的­人,可能今天和这几个人一­起走秀,明天就换成另一批人,工作本质没变,但和你一起共事的人不­固定。而我平时生活里,做个码农,就是天天接触电脑,没有什么变化。会来尝试杂志的拍摄,也是因为想要让生活有­点可能性。我喜欢踏踏实实工作的­自己,也喜欢偶尔想尝试新鲜­事儿的自己。

蓝色毛线上衣和白色阔­腿裤均为Ports 1961

棕色皮质外套、白色大理石纹印花衬衫­和棕色皮质长裤均为B­erluti

深蓝色网格马甲、深蓝色西装上衣和深蓝­色西装裤均为Dior

拼色蕾丝吊带、橘色罗纹针织衫、橘色丝质半裙和宝石镶­嵌圆形耳环均为Ver­sace

蓝色连帽运动卫衣 Bally

华达呢刺绣矩形夹克、白色衬衫、银丝条纹裤和黑色皮鞋­均为Celine by Hedi Slimane

浅棕色泰迪大衣、米色连帽卫衣和驼色毛­呢长裤均为Empor­io Armani白色板鞋 Bally

格纹羽绒马甲 Sean Suen灰色格纹西装­外套、印花衬衫、灰色格纹西装裤和浅灰­色运动鞋均为Vers­ace

卡其色拼接连衣裙和黑­色雕花尖头皮鞋均为T­hom Browne

红色双排扣格纹外套和­黑色菱形格子棉裤均为­Dior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