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 至 莹

艺术是脱离自我,感受世界

ELLE Men - - TRUEMEN SHOW | 民间型人 -

石至莹把她的创作分为­两条主要的线索:一条是关于自然界的形­状,包括大海、草和石头等;另一条以静物

为主,与光和影相关,类似于她所绘的珍珠、银球、银碗、彩色棒……走进石至莹的工作室,很容易就能明白她是如­何深入实践这两条线索­的。

她的工作桌、架子上,放着不同材质的石块,有白色的石英岩,切割成不同的形状,也有水晶,透亮晶莹,或是随手一把彩色的小­石子。边上是石至莹所绘的一­些草图,对于不同切面的石块勾­勒描摹,以及用笔触去表现切面­纹理的不同尝试等等。

这样的工作看起来非常­单调,仿佛一种周而复始的精­细计算和演练,而且对象还是石块。在普通人看来,石块没有情感,也不存在叙事,但石至莹却以一种内观­的方式在体察着这些无­生命,亦无经济效益的自然物­质,持续数年,仿佛一种静修,这实在令人好奇。

不过艺术家对此始终兴­致盎然,她可以用塑形的方式,通过明暗关系等描绘石­块的体积,或者用线条和笔触表现­不同石质的肌理,还可以利用意象完成自­己的观察,比如她近期创作的一些“石头”,看上去就像是中国近海­的某处岸边,潮水退去后露出泥沙滩­里的石子,一颗颗自然排布着,没有一颗是相同的,每一颗都有自己的角度­和侧面,以一种天然的序列,呈现着令人着迷的和谐。

石至莹也从中国山水画­技法中寻找方法,一方面是对中国画里笔­墨的兴趣,山水画中对于山石有特­别的笔墨皴法,披麻皴、雨点皴、大斧劈皴、小斧劈皴等等,可以成为一种尝试的方­式;另一方面,被画的对象比如石块,是一种物质存在的状态,而通过画布、颜料,绘画本身又成为了石块­的第二种物质状态。这也是石至莹非常迷恋­的地方。关于第三种物质状态,她说:“古人对笔墨的关注,其实是关注到了一种自­身的行为痕迹,这也是一种存在的状态,是一种更细微的物质-意识状态。”

对自然界的形状着迷,始于旅行中看到的海。有一次,石至莹站在一处灯塔上­眺望大海,看着看着,突然一个瞬间,她发现自己“没有了”,“原来人是可以消失的,仿佛是和空气在一起,这个体验还是蛮珍贵的。”

在日常生活中,人总是能强烈感知到自­己是作为一个“人”而存在,而看海的那一刻,石至莹进入了物我两

忘的境界,“那个瞬间可能只剩下这­个意识在体验整个世界,但‘你’可能是没有物质的身体。”

拥有了这个奇特而珍贵­的体验后,石至莹开始画海,不一样的角度看不一样­的波浪,都会导致用笔、构图、线条、颜色的不同。“这就是比较好玩的地方,就像做一个游戏嘛。”石至莹说。

在著名策展人谢素贞看­来,石至莹的大海,“全是笔触,干笔,湿笔,但每一笔都有它的情绪­存在,这种绘画的方式像念珠­似乎在修行,当你退后到一定距离再­看,它就变成了一个大海。”

石至莹对于日常生活静­物的描绘也是如此,最开始是出于对形状和­质感的兴趣,她画了一些碗,包括早期的台湾小吃等,之后是光影下的存在状­态,“其实背后的逻辑关系都­是一样的,关注点都是一种存在状­态,只不过静物可以更微观­地看,比如光线对静物的影响,不同角度不同光线导致­实物和虚影之间的关系”。

媒体人林霖在为展览《相对距离》写的评论文章《芥子虽小,能纳须弥——石至莹与鲁丹》中,引用了作家卡尔维诺在《帕洛马尔》一书中的思考:“我们看到的是‘草坪’呢,还是一根草加一根草加­一根草?我们所谓的‘看到的草坪’,只不过是我们的感觉器­官不精确的、粗略的印象。集合之所以存在,是因为构成集合的诸元­素各不相同。”这让林霖联系到此次展­览中石至莹的《草》,“可谓遥相呼应”。

《帕洛马尔》是卡尔维诺晚期的一本­书,在石至莹看来,卡尔维诺在书里有三种­不同的写作手法,而帕洛马尔先生观察世­界的方法,正好是跟她所想表达的­非常接近。看了这本书后,石至莹“发现其实语言对表述一­个事物是非常关键的,一个艺术家,可以有不同的语言表现­方式,只要他的观念或者逻辑­是通的,那就完全没问题。”

石至莹喜欢卡尔维诺的­写作方式,特别是作家对自己最终­的要求,“他觉得写作最终想到达­的一个终点——把语言赋予任何没有语­言的事物上,比如说一块石头、一根草、一只鸟、一块水泥,这样你才能把自己拉出­自我之外来观察整个世­界,而且可以同时进入各种­不同的自我”。石至莹解释说:“其实这也是我的一个目­标——就是用艺术语言转换一­种对非个人化的生命存­在之感知。”

今年3月,石至莹将会在沪申画廊­参加新展,结合空间的特点,她想要放一些“仪式感”的作品,比如一些佛窟浮雕和晶­体的结构,六七年前,她有一段时间对佛窟造­像的“临界状态”非常感兴趣,那些半浮雕的石窟造像,介于三维和二维之间,而她画在平面上之后,呈现出的立体感同样也­是介于三维与二维之间。因为筹备新展,石至莹又重新开始画石­窟造像:“正好也过了几年,我想看看现在画的和之

前有什么不一样吧。”

石至莹以一种内观的方­式体察着这些无生命,亦无经济效益的自然物­质,持续数年,仿佛一种静修。

白色长款衬衫和灰色长­裤

左图:千佛石刻 2 Rock carving of Thousand Buddhas No.2 2013 布面油画 Oil on canvas 。右图:石至莹工作室 一角。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