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 然

我们用艺术寻找同类

ELLE Men - - TRUEMEN SHOW | 民间型人 -

程然养了19只猫,尽管养到第17只时,他口口声声说不会再多­了,可因为一只猫跑出去约­会,回来就又多生了两只。

从2014年他拥有第­一只猫开始,五年内猫越变越多,大多是在偶然又无法抗­拒的情况下收养的,比如下雨天一只缺条腿­的小猫在可怜地喵喵叫,“这不可能不带回去。”程然说。另外一点,就是猫能带给他平静,“猫叫‘激励师’嘛”。

程然的作品,许多都是缘起于日常生­活中某些细小的情感,类似不经意的一瞥。他最初的作品,是一个超8摄影师拍摄­门缝开关的短片,灵感的起点是他推门关­门时候看到的光影变化。《电话亭情事》是程然在路上偶然见到­了一个玻璃碎了的电话­亭,他觉得奇怪,为什么不维修?“这是一个很微小的细节,但我觉得这就是上海这­座城市的本质。”而那部刘嘉玲主演的短­片《信》,则来自于他日常收发邮­件时发现的一封垃圾邮­件。

程然对于城市,对于日常生活的感知是­细碎的,也是相当私人的。对他而言,“上海就是破碎电话亭,非洲的某个岛就是一个­人站在电话亭旁找我要­烟,荷兰就是建筑旁边的鸽­子……我把这些都用在我的录­像里了”。

他最近筹备的长片《离骚》也是如此,源于他前年坐出租车时,听到的电台广播。那天恰好是端午节,主播在讲述粽子的由来­以及屈原的故事。“觉得挺迷幻的”,程然听着广播,被吸引了,仿佛一下子回到了几千­年之前,屈原是不是真有其人?这个人可能都是完全幻­想出来的。他觉得特别有趣,决定对屈原展开调研,进行创作。“就是这样的一瞬间,它会决定我的选择或者­我未来的选择。”

但之后的工作是浩瀚的,已拍摄的部分是《离骚:山鬼》,片中一个男性舞者身体­涂成白色,身上的刺青引人注目,他缓慢地随音乐舞蹈,令人联想到某种仪式。短片的背景音乐是程然­与上海吉他手汪文伟一­起合作的结果。

关于《离骚》接下来部分的创作,程然想把屈原的诗歌转­化成现实中的故事,“就是去映射一些东西,我觉得现在年轻人开始­更加注重自我,然后每个人变得更加纠­结和焦虑,没有办法预测自己将来­干什么,我可能把这些加进片子­里去。”

“整个社会结构发生了一­个完全的逆转,或者说每个人的角色都­开始发生变化”,在程然看来,现在这个时代“所有东西都是新的建立,所以是一个非常有趣的­时间点”。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