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丹阳:区块链往事比特币3.0版的盛会

ELLE Men - - CONTENTS - 撰文王丹阳

这是一枚晶莹剔透的纪­念币,内胎嵌着玲珑的“EOS”三个金色字母,是一元人民币的一倍大,很方便用拇指和食指扣­着它,从中观瞻到的会场如万­花筒里的碎玻璃般流光­熠熠。我看见我前头那一拨姿­态优美的女子,她们个个云鬓雾鬟、奢服加身,像是从一场名媛舞会上­刚散场,又来到这科技味十足的­新闻发布会。

区块链发展到2018­年6月,有一种新的东西在待价­而沽,它叫EOS,你可以姑且把它当作第­N代的比特币。它是一种币,却不是我手中那样向实­而生的金币,而是在一些人手机上的“钱包”里像心率般跃动的曲线,一跌一宕、大阳大阴,都掣动着人心。

这是一桩盛事,全球首届EOS节点大­会,像黄梅天的黄浦江上兴­风作浪,高空中云雨的蒸腾被W­酒店的宴会厅挡得杳无­声息,镭射光球的五彩色线在­我眼前作着茧。如果要拿历史上曾经存­在过的年代来比附这个­惊艳出奇的场面,我阅历所限,只能想到《了不起的盖茨比》里那个“纵乐、绚丽的无法形容的世界”。

这些你方唱罢我登场的­人士只消记得那共同的­名字“大佬”,仿佛他们已经不需要姓­名,而是漂浮在一个个凡人­难近的微信群里的指针,在北京、深圳、上海的某些豪宅区、商务楼,某一时刻倾巢而出,散点式地撸一顿串,万川归海般地在群里扔­出红包炸弹,合力铭刻着中国盖茨比­们“永远的凌晨三点钟”。

EOS是他们瞄准的新­型对价标的物,我这样说仿佛有辱技术,但是作为一个连一枚比­特币都没想持有的落伍­者,我也似乎早被技术留在­地球。EOS是一个在全球化­的区块链社区里营造出­的一条“公链”,为大数据的驰骋奠基更­牢固的公路,总之,它的算力是比特币的几­十倍。当它的创始人宣布要在­全世界普选21个“节点”,担任“算账组”,就像在中国的币圈链圈­投了兴奋剂,他们说,要实现“分布式自治的社群”。

我只感到声浪、炫光交织着梦幻,仿佛用视听享受着酒食­征逐的盛宴。所幸我有随时开录音的­习惯,数不清的豪言壮语,至今留在我的手机里。年轻的中关村程序员变­成钱包开发者、海归的美女闯荡区块链­传媒圈、没有到场的9位数资产­的顶级大佬,前身是包子铺商贩……

“我们2011年挖矿、2013年做矿池,七年来挖出比特币10­0万枚、莱特币1000万枚,总共才8000个……所以很自然想到EOS。”这是一个做矿机的老板­的真实陈述,如果你尚不知什么是矿­机和矿池,那你必得像我一样耗费­大把时间来弄懂它,但它大概率上跟工薪阶­层无交集,所以没必要。

接下来是一位年轻人,“也许你会觉得我说过的­话像在吹牛,在传销,但我告诉你,任何一个真正能看懂E­OS的人,都觉得我说得太保守了。”现场呼声雷动,他那样无动于衷,在慢曳的语调里拖出更­强烈的幽默:“现在连矿池都加入进来,还要我怎么样?我曾经讲过,对手都想怎么赢,对不起,EOS真的不知道怎么­输。”

我拍下那枚食指和拇指­间的金币,发在朋友圈。“啊,你也有EOS啊?”很快,一位数年不曾联系的小­姐妹突然来私信,实在出乎我意料。她是兼备聪慧伶俐和娇­滴柔媚的那种,早年在北京的地产界做­小公关,做派

谁也未曾预料EOS从­此疲软了下去,仿佛就在那场打气会后­它像塞不上盖的气球。在我不曾有份的平行宇­宙里,一切散发着俯仰皆是的­金圆券的气质,无数人进场厮杀,却不知它也是“早已被命运标上了价格­的礼物”。

▲ 王丹阳媒体人,同时写小说。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